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六月二十六:空旷的机场

(2020-06-28 20:14:40) 下一个

爸妈:

谢天谢地,老三朋友的孩子终于可以回国了。他在这里滞留了百天,机票改了三四次,他自己倒还好,可父母还是操碎了心。这次终于成行,全家人都松了口气。虽然,他回国后还要在天津先隔离十四天。

这一百天,他住在阳光房就没挪过窝,连从后门出去透透气都没有过。好在窗户足够多,温度适宜,四周花花草草也不少,不会那么闷。而且,跑步机就在室内,即使不出门,也没宅出一身肥肉来。

他是个很独立的孩子。学校的一切课业、下学期的选课、换校区等等,都是自己搞定。从我们接到他,到今天他离开,只要出了阳光房的门,哪怕是去趟卫生间,他都戴着口罩。而且,他每天都按时按点跑步,难得的自律。对于刚离开家,独自远渡重洋求学又遭遇全球意外的他,这个经历想必也会成为一种财富,一个成长过程中的磨练。

为了以防万一,他提前一天到洛杉矶(从我们这里直飞的航班停飞了),后天转飞中国。送他去机场的时候,对高速路上畅通的交通毫不意外,但机场入口空荡荡的情景还是让我愣了一下。通常,那里人头攒动,车来车往,想要找到合适的停车位得见缝插针。

大厅里,只有美联航的柜台前还有人,其他航空公司应该还在停飞。我没看到新闻图片里身穿防护服的旅客,但看到几乎所有人,从旅客到工作人员都戴着口罩,即使口罩戴得没那么严丝合缝。可是,除了我们,没有任何人戴手套。大家都是徒手在出票机的屏幕上点来点去,工作人员也是徒手查看证件、接收行李、办各种手续。我还是有点担心:虽然旅客不那么多,但谁也不知道谁是从哪里来的,接触过什么人。就那么徒手操作,难免沾染到什么。主要是很多动作,摸脸、揉眼睛、清鼻孔等等,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不是自己想控制就能控制住的。

我送他进去后,转身往外走。天气很好,阳光透过又高又大的玻璃墙,铺在空旷的机场光滑的地面上,像水里的倒影,一波接一波的,渐远渐密。以往,熙熙攘攘的人群挤满了大厅,是看不到如此清晰而萧瑟的景象的。

我停下,拍了张照片。算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记录,期待着这座空旷的机场再次嘈杂而富有活力。

即此,你们保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