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六月二十五:端午

(2020-06-27 20:33:46) 下一个

爸妈:

今天端午节,哥哥嫂子和一帮人早两天就上山了,一来探望你们,送粽子;二来避暑。她们拍的视频里,老爸您明显比在城里精神。让我想起一句老话:“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八九十年过去了,您走遍了全国的名川大山,甚至出国旅游,可真正最适合您的地方,依旧是那个出生的小山村。

我早就打算今天包粽子,因为明天老三朋友的孩子要回国。他虽然是北京出生长大的,但父母老家都偏南方,所以我特意包了五色豆粽。若喜欢吃甜,还可以加蜂蜜和白糖。说是五色豆粽,其实不止五种:红豆、绿豆、小米、血糯米、白糯米、黑米、花生、莲子、红枣,就在我平常用来熬粥的杂粮里,随便抓了些。没想到最喜欢吃的居然是老三,他通常不吃甜,五色豆粽不加蜂蜜正合他的口味,又是素的。——因为生了那场病,他现在不能吃大荤大油的,以前最爱的肉粽里就只能忍痛割爱了。

现在做饭,老大经常打下手。粽子也是我们一起包的。边包粽子边聊天,自然说到了屈原,又扯到咱们那里的风俗。记得有一次我们回国正好赶上端午节,除了吃粽子,还绑了五色手链,收到了我贵爱姐她们缝的小香包。特别别致小巧的辣椒、茄子、北瓜什么的,针脚细密,花样繁多,串成一串挂在背上。说起香包,我倒真不会做。可能因为没见我妈做过,没人引导。不过,我记得往门口挂艾蒿。上次在老家的路边,您还给我们对比过艾蒿和水蒿的区别,我现在又忘了。应该是艾蒿矮小,色白,叶宽,有绒毛;水蒿高大,色青,叶细,光滑。对吗?我只知道闻气道,艾蒿药香浓厚,水蒿几乎无味。

我妈身体一直不太好。记得有时候她会用艾叶灸穴位。我那时小,既不懂她的苦楚,也不懂为什么要在腿上坐一排点燃的艾叶。只觉得她好厉害,不怕烫。唯一记得的是艾叶点燃后微不可见的青烟,以及空气里漂浮着的艾草的香味,很特殊,也很好闻。

美国应该也有艾蒿的。可我没见过。我只在中国超市看到有晒干的艾草卖。明年去买点来,磨细了做香包试试。:)

即此,保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