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五月二十七:那口高压锅

(2020-05-29 20:13:53) 下一个

爸妈:

老三喜欢吃手工拉面,汤倒无所谓,臊子汤、牛肉汤、鸡蛋汤、海鲜汤、酸菜汤都可以。一般情况下,我是冰箱里有什么做什么。有时候卤牛肉,顺便做牛肉面,就像今天。

家里卤牛肉用的高压锅,还是十几年前一个朋友回国的时候留给我的。那时候,我们都在新泽西,住在一个公寓区,我们在高尔夫球场这边,她们在另一边,晚饭后散步常常溜达过去。她女儿比老二还小些,老大领着两个小姑娘,在球场边的草坪上跑来跑去,追兔子撵鹅,我俩就在一旁聊天。 离得近,关系又好,有事没事凑一起吃火锅。后来,她们先买了房子,搬到半个小时车程的地方去了,我们就逢年过节碰个头。她家后院非常大,有篱笆,又是平坦的草坪,把孩子们扔到后院自己去玩,我们都不用跟着。

原以为就安定下来了。谁知她婆婆癌症晚期,她老公回国看护,在国内一待就是两年,婆婆去世后,她老公在国内的工作稳定又高薪,就想在国内再发展看看。万般无奈,她只好辞了工作,带女儿回国,与老公团聚。那时候,她又生了一个儿子,还不到一岁。走的时候还打算的挺好:房子、车都留着,明年一家人就回来了。我们去践行,吃完饭收拾东西的时候,她嫌高压锅占地方,问我要不要。就这样,那口高压锅就到了我手里。

然而,她这一走,就再没能回来。等再见的时候,已过了好几年。我们离开了新泽西,她却离婚了。再后来,我每次回国探亲,路过北京都会在她那儿歇脚,叙叙旧。孩子们还保持着她们的友谊,我们也保持着我们的友谊。

当年她走的时候,我们相信很快会再见,彼此都没送什么纪念品。那口高压锅,就成了她留给我的唯一念想。转眼十来年过去了,那口锅还很好用。每次用到,我都会想起她。

今天做完饭,我把锅擦洗干净,要收起来之前,突然就想拍张照片。老三笑话我:“你拍锅干嘛?又不是啥好看的新锅。”我笑了笑没说话。

是的,那一刻,我又想起了她,想起了她送我锅的时候,那不知前途有磨难的快乐时光。不能怪我们那时年轻,不知世事多变。谁又能料到明天会发生什么呢?!

我要珍惜那口锅,也要珍惜身边人。

即此,保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