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五月二十二:昆虫记

(2020-05-24 20:53:53) 下一个

爸妈:

最近热衷听书,捡自己喜欢又不曾读过的科普书来听。法国博物学家、昆虫学家、文学家法布尔的《昆虫记》,是读书时候就知道的——它是最具有文学性的科普读物,享有盛誉。

这两天听完了一套,觉得很不尽兴——没有体会到那种文学的美。发音不标准的呆板朗读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翻译得不好。当然,这可以理解,原版《昆虫记》全套十册,历时三十余年才完成,倘若全部翻译,虽说不需要三十年,但好几年总要要的,又不是流行叫座的东西,不说赚钱,能不赔就不错了,哪有人肯花这闲功夫?再说,通常做科普翻译的,精确就好,谁还顾得上文字的润色?据说,中国最早介绍《昆虫记》,还是民国时期周作人根据日文译本再选译的。我搜索了一下,大多是节选,译文水平参差不齐,目前唯一的全版译本,是花城出版社九十年代末出版的。不知道这个版本的文笔怎样?

晚上,我给老三说:“我想从国内买一套《昆虫记》,不知道现在方便不方便。”

他很吃惊:“买书?谁现在还买书?上网去看就好了。”

“网上没有全本。我想读全本,十册。”

“那你干嘛从国内买?上亚马逊买英文版不好吗?”

“不行。一来英文版也是译本,二来里面的术语太多,会累死。”

其实,我还有个不成熟的想法:可能的话,我想把这套全版的《昆虫记》自己朗读一遍,录下来给想要听全版的人听(估计没多少人听,十册啊,想想都觉得没耐心,呵呵。但万一有人像我这样,想听又找不到呢)。原因很简单,虽然我听书不多,但有限的几个朗读者发音都太烂,zh ch sh z c s全然不分,语速快的太快,语调平的太平,没有起伏和节奏,听得人很郁闷。可能是因为科普读物,真正的声优大咖都不屑一顾吧?像赵忠祥当年给《动物世界》的配音,那才是经典。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是眼下闲来无事的冲动。等生活回到正轨了,估计也就没有这份闲情逸致了。:)

总之,听完《昆虫记》之后,很不尽兴。

今天就说这些吧。你们多保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