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五月十九:欠一声再会

(2020-05-21 19:49:37) 下一个

爸妈:

目前,疫情在美国依然在蔓延,看不到拐点在哪里,我们的生活却无可奈何地被改变了。

又到了毕业季,可所有的活动、庆典、仪式都被取消了,学生期待了四年的毕业典礼、毕业舞会、毕业派对都没了。学生不能给老师道别,老师也无法给学生说再会。然而,欠了一声再会的,不仅仅是毕业生,还有要退休的老师们。

老大的美术老师这学期结束就要退休。正常情况下,最近正是学校一年一度的美术展,全校从幼儿园到毕业生,所有修艺术课的学生,他们的作品,无论是绘画、手工、雕塑、木工,都会在学校的体育馆展出。往年,我很喜欢去逛,从天真稚嫩的幼儿园学生的蜡笔画,到成熟新颖的高中生的现代艺术,无不令人感慨心折。画展结束后,就快放假了。学校会给所有退休或离职的老师,专程办一个派对,让大家有机会说再见。今年只能在网上办了。

老大的美术老师是个女老师,短发,瘦,一只眼睛有点问题,不能全然睁开(据说,是小时候和弟弟玩耍,不小心伤到的),但她全然不在意,总是笑眯眯的。她在学校任教十七年,深得学生喜爱。老大知道她要退休的时候,特别伤心,特意写了信去表达自己的不舍和感谢。今天的网上道别会,所有的老师、家长都被邀请,老大问我:“我可不可以参加?我也想给她说再见。”

当然可以。我也想给她道别。

然而,我们没有机会单独说话。这个活动参加的人太多,除了事先安排好讲话的人,其他人没有露面的机会。

今天,她穿了一件黑色上衣,戴了一串彩色项链,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对着镜头向所有的人道别。她表达了对学校的感谢,对同事和学生的不舍,以及对所有人的衷心祝福。话到最后,她依然笑着,但眼睛泛着泪光,微微哽咽。

我也在心里轻轻向她道别:“再会。”——但愿能再会。

这个特殊的时期啊,让一句短短的道别都没法说出口,怎不让人叹息。老大听见了,说:“妈我给你看幅画,刚画的。”看,就是这幅,她说叫“春天的云娃娃”。然后,她问我:“喜欢吗?有没有开心一点?”

我点点头:喜欢,充满希望的样子。幸好还有希望!

你们也多保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