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一月十四:不知所云

(2020-01-16 17:33:49) 下一个

爸妈:

如今正是三九天,应是冰天雪地的季节,我们这里却温暖如春。真的,不骗你们,花都开了!迎春花黄成一串一串,三色堇娇艳欲滴,满地的迎春藤里星星点点地绽放着紫色的小花,玉兰的花骨朵日渐饱满,水仙、兰花、郁金香的苗已破土,露出嫩黄的芽。前天去邻居家还搬家具的车,他站在阴影里不肯出门,解释道:“今年花开得太早了,我的过敏已经开始了!”

古话说“反常即妖”。现代科学理论下,自然知道不是什么妖,而是全球变暖带来的异常。看到这些争先恐后绽放的花,我惊讶的同时满心忧虑:下个星期要降温下雪,这些无知无觉的花该怎么办哦,如何熬得过乍暖还寒的严酷?

然后,不由自主就想到了人。在时间面前,我们一如这些无知无觉的花,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兀自享受并挥霍着眼前的幸福……

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如此说来,人与花,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非要说区别,大约人是有感情的,遭遇了严酷会痛吧?可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我们不是花,焉知花不会痛?否则,为什么果农都知道,前一年划伤树干或修枝,来年果树就会增产呢?

西方人在这一点上比较理性。他们不从天地视角俯视世界,他们关注现实,说:“存在即合理。”且不说所有存在的是否真的都合理,但存在的必定有一个理由使之存在。比如这些花,之所以开在了异常的季节,是因为天气的异常所致。即便很快就要被大雪淹没,也是必然的,因为异常只在一时。至于再次春暖冰消时节,是否还能开花发芽,取决于是否在此前冰天雪地的时候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你们看明白我想说什么了吗?不明白就对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想说什么,心里乱糟糟的,不知所云……

总之,老爸老妈,“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你们加油,好好休养。等春暖花开,我就回去探望你们。

保重。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