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十二月六日:一朵白菜

(2019-12-09 13:36:16) 下一个

爸妈:

我今天要说的一朵白菜,不是做菜用的大白菜,而是一种花,长得像白菜,紫色。我们叫它“紫心白菜”。

其实,这种花应该是“包菜”,是羽衣甘蓝的一种,颜色自花心向外渐远渐深,紫到近乎墨色。远看,像一朵盛开在浓叶中的艳丽紫牡丹。这种花因为耐高温且耐旱耐寒,不挑剔土壤,花期又长,深得老三喜爱,每年都在入秋之后,其他花都难耐寒霜开谢了,就往邮箱下种一棵这种白菜,可以一直开到大雪纷飞的日子。倘若冬日的天气不是那么酷冷,还可以越冬,一直活到来年。图里这丛,就是去年秋天种下的。看目前的颜色和状态,今冬若非酷寒,或可活到明年去。

最初,我不太喜欢这种花,主要是不太喜欢这种颜色。大约,自己是一个简单快乐的人,凡事也以明亮开心为上,少有多愁善感的忧思。所以,无论高雅幽静的紫色鸢尾,一串串珍珠似的紫藤,带有异域风味的薰衣草,被誉为春之使者的风信子,被文人墨客珍爱的紫丁香,还是漫山遍野的紫苑野菊,我都嫌那种颜色太忧郁,不明亮,所代表的情绪也是低沉的、冷清的、伤感的,不能给人欣喜欢快的感觉。比如鸢尾,舒婷写道:“我的忧伤因为你的照耀/升起一圈淡淡的光轮/在你的胸前/我已变成会唱歌的鸢尾花。”再比如戴望舒著名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可是,在这个初冬,邮箱下的那丛紫色羽衣甘蓝,长得那么生机勃勃,大的那朵足有脸盆大小,花心那片紫色明亮得动人!无论清晨离家,还是黄昏归来,一看到那充满生命力的颜色,就忍不住会心一笑:忧郁与否,端看赏花人的心境吧?

看来以前,自己倒是太拘泥了!这种花也有不同颜色,嗯,明年可以多种几棵来看看。:)

你们多保重。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