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十一月三十:门外汉

(2019-12-02 19:06:42) 下一个

爸妈:

按说,你们俩都爱唱秦腔,我们多少也该遗传一点艺术细胞。可对于艺术,尤其是现代绘画艺术,我真的是门外汉。每去一次现代艺术博物馆,就被打击一次,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俗人,完全没有艺术想象力。

今天也是如此。

陪老三朋友的孩子去DC城里逛,从国会山开始,顺着中轴线往林肯纪念堂逛,路过国家艺术博物馆,老大说其中一个展厅有她喜欢的现代艺术展,我们就去溜达了一圈。

老大带着老二和哥哥看艺术作品,我真的就是溜达,权当走路。因为不管是毕加索还是马蒂斯,还是其他的什么大家,他们的画我基本看不懂,只能如此评价:哦,这幅颜色乱七八糟,像打翻的调色盘;那幅乌漆麻黑,像一条沥青路;这幅色调简单,只是单色的红、黄、绿方块;那幅是撞色,大红大绿大蓝大紫的圆和线条;左边这幅完全就是做数学题时候的演草纸,毫无规律地写着一些数字和未画完的图形;右边那幅更绝,就像无聊时候用铅笔乱画的圈圈……

不信我给你们看两幅画,我保证你们也看不懂。这幅竖长的,是毕加索的《裸体女人》。我左看右看,只能看到黑的灰的大的小的深的浅的半圆的不规则图形,连女人的一根头发丝也没看出来。这幅彩色方块的画家的名字忘了,作品题为《老虎》。若是平常,在任何一个地方,有人举着这个黑白红黄颜色组成的方块,给我说:“看,老虎!”我一定以为那就是个神经病!可是现在,我只能挑挑眉头,质疑自己:天,自己的想象力贫瘠的可怕!到底怎样才能把它想象成一只老虎呢?!

所以,尽管我不喜欢看肖像,尤其是中世纪的肖像画,可是,哪怕只是为了安慰自己,也愿意去肖像艺术博物馆溜达的。毕竟,那些画我都能看懂,轻易就能分辨是男人女人大人小孩,不致于灰心丧气,觉得自己是一个白痴。:)

你们同意吗?

算了,门外汉就门外汉,又不是只有我一个!管它呢!

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