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十一月六日:附加分

(2019-11-08 21:29:53) 下一个

爸妈:

倘若要说美国和中国学校的不同,几本巨著也说不完。今天我说一件小事:老二的西班牙文课老师给了一个附加作业,凭自愿,不做不扣分,做了额外加一分。这个作业就是按老师给的方子烤一个西班牙传统面包。

老二从来没做过饭,顶多能自己烤片面包,热片披萨什么的,连蒸个米饭都不会。到目前为止,她进厨房就只会吃。这次不知哪根筋搭上了,决定要做这个附加作业,挣那附加分。当然,我肯定得在旁边看着。

做面包的菜谱很详细,要用的东西,黄油、牛奶、水、面粉、发酵粉、盐、糖、鸡蛋等各需多少的量,清清楚楚。步骤也分明,第一第二第三……照猫画虎应该八九不离十。果然,其他都好做,唯独一件事不好控制,那就是等面发起来。菜谱上给了一到一个半小时,我们用了两个半小时,调好的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我知道,时间再长一些,放到明天肯定就好了。可惜,她把这个作业拖到了最后一天,已经没有时间可等了,面包一定要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带到学校去,错过明天就不算数了。已经十点多了,还要烤四十多分钟呢!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能做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吧。

她按要求调好温度,定好时间,把面包放进烤箱就上楼睡觉了。等到了时间,关火,打开一看,虽然闻着味道还不错,可面还是没有发起来,烤之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只不过从一团软面,变成了一块硬面。我有心掰一块尝,又怕破坏了形状——样子已经很难看了,再缺一块岂不更丑?

今天早上,老二一醒就跑去看她的面包,放了一夜更硬了。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包好就带学校去了。

放学的时候,我没看见她拿回面包,以为被她们分着吃了。挺好奇地问:“面包味道怎么样?好吃吗?怎么没留一点给我们尝尝?”

她大笑着回答:“特别难吃!一定是世界上最难吃的面包了!而且特别硬,掰都掰不下来,特别尴尬。我就扔了。”

“那还算分吗?”

“算。做了就算分。”

“那,你同学做的好吃吗?”

“没人做。就我一个做了。”

好吧,她第一次下厨房开火做饭,烤了一个不怎么好的面包,就算大家都没尝到,能给她多挣一个附加分也不算彻底失败!只是,想等她再次下厨,还不知会在哪个猴年马月呢!对了,看照片,人家正宗的这种面包是长这样的。:)

即此,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