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十一月十五:蒹葭苍苍

(2019-11-17 19:03:23) 下一个

爸妈:

咱们那里山上种麦子,山脚种稻子,有江有河。可是,真正的芦苇却没怎么见过。

我说过,老美特别喜欢种一些在我看来是野花野草的东西。我家屋后小坡上,就种了五大丛芦苇(也许是荻花,我也分不清),从春天一直绿过整个夏天,到了秋天,慢慢就开始飞花。不管是在楼上还是楼下,一抬头就看到。毛绒绒的花,挂在细细的枝头,在阳光下透亮,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特别柔软,特别多情,特别浪漫。

今天早上,一抬头看见屋顶铺了一层白白的霜,越过屋顶,就看到那几丛芦苇还坚强地挺立着。马上就想起那句著名的古诗:“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我想,即便没读过《诗经》的人,对这一句都是熟悉的。因为,在我们那个年代,有一本畅销的琼瑶爱情故事书,就叫做《在水一方》,里面有一首同名的经典主题歌,就是这句诗打头的。切不说琼瑶爱情故事的好坏,她的确有深厚的古典文学底子,很多故事里都有古典诗词的影子。当然,她们那个年代的人都有底蕴,有很多古典诗词,最初都是在小说里先读过的。比如,印象很深的一首词,“问人间,情是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就是金庸的武侠小说里先看到,后来才知道是元代词人元好问著名的那首《摸鱼儿》。

蒹葭在诗里、故事代表着深情、孤独、守望。无论是“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还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都是别离与求而不得,基调是冷清的、忧伤的。有人说,蒹葭是一种无望又悠长的爱情。

可是,今天看到那几丛飞花的芦苇的时候,我心里只冒出了一个词:麻烦。为什么呢?因为又到了割芦苇的季节。每年深秋,赶在下雪之前,我们都得把那几丛芦苇割了。看起来纤弱的芦苇,割起来特别韧,叶子还特别容易在手上拉出伤口。最初用大剪刀,后来用小锯子,都费人费力,幸好现在买了电锯,才不那么费劲了。

想着快要割掉芦苇了,我特意去拍了几张照片。效果不是很好,将就给你们看。

其实,节气上“白露”“寒露”“霜降”都过了。“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季节已然过去。天越来越冷了,你们多保暖,多保重。

即此,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树枝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我家还好,在后院。不太显眼。:)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照片拍得美,有意境。我搬来时前房主也在院子里种了一大丛芦苇似的草,我第二年就给除了,不喜欢这种引瑟瑟秋风令人感伤的植物。
树枝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我很感激有那样的父母。可惜离家太远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你父母真有福气,有这样的孩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