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十月十八:铜火盆

(2019-10-20 20:49:35) 下一个

爸妈:

今天出门,路过一个邻居家,发现房子要出手,东西家具什么的也在卖。顺便进去溜达了一圈,看到了一个铜火盆,特别喜欢,可家里实在没地方放,又没有用武之地。犹豫了很久,最后也只拍了照片,憾憾离去。

看,就是照片里这张。我觉得一定是一个铜火盆。中间那个带把手的铜盆是活的,可以搬来搬去,四周是木头拼的架子。这个火盆有些年头了,边儿上的木头被摸得光光的。架子上装饰着大大小小的铜花,很精致,和桌腿上的铜脚相映成趣。一看到这张桌子,脑海里马上现出一个场景:窗外寒风呼啸,窗内就是这张桌子,中间的铜盆里红红的炭火燃烧着,火上烤着馒头片,炭火边上的灰里埋着小土豆,土豆旁有一个瓷壶,壶里的麦酒已经开了,冒出一片白色的水汽。架子上零散地放着几个小茶杯,蓝底白点透明的那种。一家人围着火盆坐着,聊天,一片温暖。

这个场景熟悉吧?

当然熟啦!那是小时候司空见惯的场景啊!那时候家家有火盆,咱家也有一个,不过是方的。正月里,走亲访友的人多,火盆里的炭火时时不断。火盆边永远煨着一个茶壶,烧水、热酒、煮油茶都好。男人们围着火盆喝酒吹牛谝闲传,女人们围着火盆做针线,孩子们就守着吃炭火里焖熟的土豆、烫熟的豌豆、烤得黄葱葱的花卷。温暖的炭火红红的,映得墙上的旧报纸也泛着微光。

说起来,咱家的火盆还在吗?上次回去都没看到呢。现在,已经没人再用炭火了吧?就算生炉子,也都用带烟囱的铜炉子,就像你们用的那种,对吧?那种更干净更方便一些。可是,我还是喜欢烧炭的火盆。今天没买那个铜火盆,一直心心念念,有点后悔。

老三觉得不能理解:“家里没地方不说,也不实用啊?你难道打算买炭吗?那空调还开不开?不开空调的话,就算烧着火盆也不够暖和呀!”

我知道他说的都是对的。可是,偏就喜欢怎么办?可惜这次错过了。如果下次再遇到,一定要买回来。不说别的,只要想一想“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句诗,就一定要有一个火盆啊,否则谁大冬天的喝冷酒啊,对吧?

即此,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