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九月五日:生死一线间

(2019-09-07 21:30:32) 下一个

爸妈:

一开学,生活又回到既定的轨道上。我的课基本在上午,大半个下午都空着。于是去走路。沿着那条熟悉的小道,边溜达边抓精灵宝贝。

忽然,听到旁边传来劈劈啪啪的声音,好像两只鸟在打架,翅膀不停在地上扑腾,动静很大。环顾四周,只有一排车停在路边。可那个扑腾声分明就在身边,我蹲下看了看车底,还是没有。到底在哪儿呢?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仔细分辨声音来处,一点点去找。

然后,在旁边一辆车上找到了:不是两只鸟,是一只蝉和蜂,一只正在生死搏斗的蝉和蜂!蝉的个头大,翅膀有力但处于劣势,被一只比它小但比普通蜜蜂大的黄蜂叼住了腹部,后背着地在扑腾。刚听到的劈劈啪啪声,正是蝉拼命挥动翅膀的声音。而那只蜂,腰背拱起,死死叼住蝉的腹部,任它扑腾,绝不松口。不一会儿,蝉的翅膀挥动得越来越慢,扑腾声越来越小,终于停止。只有不时抽搐的腿,表明它还活着。但很快,抽搐也停止了。那只蜂,一直死死地叮在腹部,直到蝉完全不动了,才开始活动。它在蝉的腹部爬来爬去,寻找下嘴的最佳位置。

我估摸了一下时间,从我听到声音到蝉丧命,前后不过一两分钟,真正生死一线间。我知道蜂有毒针,是会螫人的。但我从没见过蜂怎么通过昆虫进食,是吸取血液吗?我盯着那只蜂看。那是我从没见过的一种蜂,长满绒毛的大头,黄色的身体上有尖尖的黑色三角花纹,褐色翅膀短平有力,六条黄色的腿。一眼看过去就富有侵略性。

我等了几分钟,只见蜂埋头在蝉的腹部,还在努力,看不清具体情况。决定接着去走路,回头再来查看。二十分钟以后,我回到那辆车旁。蜂饱餐一顿,消失的无影无踪。那只蝉的尸体凄惨地留在原地。走近一看,我大吃一惊:那只蝉的腹部,有一半已经被掏空了!露出红红的残肉。原来那只蜂是食肉的!唰的一下,我打了一个寒战!难道那是一只传说中的“食人蜂”?!

马上上网查,对比了很多图片,确认那是一只黄腿胡蜂,毒性是普通蜜蜂的5-7倍,可以反复螫人,毒素会引起心脏、肾脏等各种器官衰竭,过敏体质的人会非常容易休克。更可怕的是,它们的毒素中包含信息素,可以通知同类:“这儿有一个坏人!”被螫后若不能迅速离开,就非常容易被围攻。而五只胡蜂,就能杀死一个人!这是一种食荤却不产蜜的可怕杀手,各种昆虫包括普通蜜蜂都在它们的菜谱上。它们性格暴烈,领域感极强,最火爆的一种甚至不能忍受其他生物进入它的地盘二十米以内!

我这才感到后怕。刚刚还凑那么近去拍照!幸亏它忙着捕杀那只蝉,无暇理会我。好奇心能杀死一只猫。以后可得小心些。:)

对了,你们见过这种胡蜂吗?国内可能叫马蜂。

即此,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