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九月十七:阿弥陀佛

(2019-09-19 19:58:21) 下一个

爸妈:

你们来过美国,路上立的给动物让路的牌子,你们也是见过的。实际上,我好几次碰到给鸭子让路。双向的车都停下来,等着鸭妈妈带领众鸭子过马路。今年开学的时候,在全体职工大会上,校长给大家放了一段视频,一只鸭妈妈带着四十五只鸭子过马路。她说:“希望大家像这些鸭子一样,放轻松些,别太有压力。”

虽然,大家看到鸭子、鹅、鹿等动物过马路的时候,都会自觉减速停车。可是,也有猝不及防的时刻,尤其秋天,时不时会在路上遇到被撞死的动物,大到雄鹿,小到松鼠。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下意识地捏个莲花印,念一声:“阿弥陀佛。”老大第一次听我说的时候才小学,问我什么意思。我简单地解释了一下轮回和普渡,她不明白。我想了想问她:小动物是不是很可爱啊?想不想让它上天堂呀?这回她懂了,很肯定地点头,也照猫画虎地念声佛。念着念着就到了高中。现在,她已经能懂念佛号的意思,碰到这种情况,会娴熟地捏手印念佛号。有一次,和同学走在路上,又碰到了被撞的动物,她习惯性地做了这一系列的动作,惹得同学莫名其妙,只好解释给她们听,又讲不清楚相关的佛教教义,回来问我。

其实,我是没有宗教信仰的。只是佛教在中国文化中的影响太大,在民间流传太广,自己是熟悉的。比如看到死去的动物念声佛号,捏个手印,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并不相信那个动物曾经与上一世的自己,或者下一世的自己有关。也不相信因为自己的一个动作,就与这个生灵结下一个因果。只是单纯地认为:万物有灵,逝者为大,愿它安息。

唠叨这么多,是因为今天又见到一只倒在路旁的鹿。看上去完好无损,仿佛只是卧在那里睡觉。可是,紧闭的双目和地上的血迹表明它已往生。想起几年前的一件事。也是秋天,我路过河边的一条路,路两边是又高又密的树林,双向都是单行道。我突然发现路中间有一个东西,近了才看清楚是一头鹿。伤了左前腿,不能动,就那么睁着大眼睛,无声无息地看着我。我不知所措:不懂疗伤又不知该向谁求救,帮不了它。可是,看着它湿漉漉的大眼睛,又实在做不出绕边离开的事。想了想停了车:把它挪到路边总没错吧?好过横在路中央,多危险!可是,看起来没多大的一只鹿,我居然搬不动!正为难中,对面来了一辆车,下来一个壮汉,一把抱起鹿,轻轻松松把它放到路边的草地上。他有动物保护协会的电话,让我先走,他来处理接下来的事。今天看到这只倒在路边的鹿,我又想起那只鹿来,不知道它的腿有没有养好?

在美国,动物的生存环境已经非常宽松安全。可是,人有旦夕祸福,动物也一样。总有一些意外是难以避免的。这个时候,除了捏个手印念声“阿弥陀佛”,我亦无能为力。

愿它安息。

即此,祝你们安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