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九月十五:一地袜子

(2019-09-17 19:45:03) 下一个

爸妈:

你们猜猜,家务事里我最头疼的是什么?不是做饭(我还挺喜欢做饭给大家吃,做的菜被吃得一干二净的时候,还挺开心),不是洗碗(虽然不喜欢,但天天洗也就习惯了),也不是洗衣服(现在洗衣服多方便啊,往洗衣机里一扔就不管了)。猜到了吗?是收衣服!

对,就是收衣服。以前,全家所有人的衣服洗干净之后,都搬到我屋里,一筐一筐倒在我的大号床上,然后一件一件分门别类地叠:内衣、内裤、睡衣、外套、T恤、夹克、长袖、短袖、长裤、短裤、裙子、运动裤、运动衣、浴巾、床单、被子、枕套……每样还得分成四堆,一人一堆。每次看着堆成了山的衣服,我都禁不住怀疑,这一周到底干什么了,为什么会洗了那么多脏衣服?!

每收一次衣服,都要化一个多小时。最麻烦的不是分辨哪条裤子是老大的,哪件衣服是老二的——她俩现在个子差不多高,穿衣品味风格也近似,有的衣服还混着穿,很难记清楚哪件是谁的。老三就完全分不来,所以,他总是理直气壮地说:“这活我干不来!我收一遍,你还得返工,更花时间。”

最麻烦的是收袜子!最开始,俩孩子还小的时候,我还能勉力区分哪双是谁的,比如带着小猫小狗的是老大的,小熊小刺猬是老二的,运动袜基本都是老三的,我自己的袜子我认识。后来,姑娘大了,不穿花袜子了,天天穿运动袜,大小和老三的号码也越来越接近,我就懵了,完全搞不清谁的是谁的。索性把全家的袜子集中在一起放一个筐子,谁穿谁挑,随便拿。

拿的时候随便拿,收的麻烦一点儿也没减少:很多袜子找不到对儿!要么,阿迪达斯图案的一只,彪马图案的一只,耐克的还是单只。要么,长筒的多了一只,短筒的又少了一只。要么,图案和长短合适了,颜色又不对……总之,光是坐在地板上给袜子配对,大腿都会被压麻。而且,每次,都会剩与上次不同的单只袜子,是非常神奇的一件事!

有几次我忍无可忍,罢工不干了,让她们自己收袜子。结果,第二天,姐俩都穿着不是一对儿的袜子。老大还好些,至少颜色是一样的,老二干脆一黑一白,居然宣称:“这是时尚!”可去她的吧!

看,这满地的袜子,我还得一双一双去配对!简直无话可说。唉,痛并快乐的日子啊……

我去忙了,爱你们。

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