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九月十二:自己的时间

(2019-09-14 18:11:40) 下一个

爸妈:

我们教研室有个教拉丁文的女老师,暑假之前退休了。她在这所学校教了二十多年的书。除了教书,还特别喜欢种菜。以前总是往办公室拿她种的菜,西红柿、黄瓜、芦笋、甜椒什么的。我特别喜欢吃她种的西红柿,可以当水果吃,又甜又软,新鲜极了,超市里买回来的完全不能比。

今天,她受邀回校给七年级学生做演讲。午饭时间,我特地找过去和她说话:

我:“退休生活怎么样呀?”

她:“从来没这么好过!每天有大把的时间,自己的时间,想干吗干吗。”

我:“自己的时间?”

她:“对啊!只属于自己的时间。以前工作,都是为了孩子,为了整个家庭。现在孩子长大了,自己退休了,老公每天还去上班,所有的时间就都是自己的了。终于!”

我:“同意。那你在家都干吗?忙你的菜园?”

她:“当然。那是很重要的部分。不过,还做很多其他事情。比如:学钢琴,学德语,花很多时间读书,出去旅游。”

我:“学钢琴?从头开始?你太厉害了!”

她:“不,以前学过的。后来没时间就扔下了,现在有时间了就想捡起来。德语也一样。”

……

道别以后,对她说的“自己的时间”很是感慨。这大概是所有妈妈们的共同体验吧?年轻时候稀里糊涂就嫁了,然后稀里糊涂就有了孩子,然后就是无穷无尽的忙碌,直到孩子大了,自己老了,才真正有了可以独自支配的时间。倘若在国内,还不得闲,少不了要帮子女照顾她们的孩子,就像你们。

仔细想想,这几十年,你们自己的时间也少的可怜。除了秦腔,我甚至不知道你们有别的什么爱好?记得很小的时候,老宅偏房里的墙上挂着一把二胡,是我妈的。可是,我完全没有老妈你拉二胡的印象。那把二胡,好像还在老家的阁楼上?也许不是原来那把了。但一定有乐器在阁楼上,我上次回去还翻到过。有一段时间,记得你们爱跳交谊舞,那时我上大学,暑假回家还跟你们一起去跳过。后来,老妈打过功夫扇,跳过扇子舞,也学过广场舞。老爸打过太极剑,练过书法。但都是为了锻炼身体,修心养性。而且,我都没怎么见过。因为这些年,我一直不在你们身边。

反观自己也一样。结婚二十年,老大十六岁。怀孕之前的那几年还在读书,仿佛也没有过自己的时间。幸好美国日子简单,人际交往少,自己忙里偷闲,多多少少还能做点想做的事。就算如此,我还是期望着孩子们高中毕业后,能换一个时间更灵活的工作,得以认真安排自己的时间。

退休后,很多人碌碌无为,也有人终于实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梦想,像那位二战期间放弃游泳,80岁又重新开始,100岁打破100米自由泳100-104岁年龄组世界纪录的澳大利亚老爷爷乔治·科恩斯;像那位76岁开始画画,80岁开画展,活到101岁的著名画家“摩西奶奶”。她说过:“人生永远没有太晚的开始。重要的是保持充实。”

以此为勉。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