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九月九日:不合群的羊

(2019-09-11 20:48:41) 下一个

爸妈:

我是不是从小就不像个女孩子?虽然一直留着长发。我就记得天天跟着我哥,爬树上墙,水里泥里,沟沟坎坎随便跳,“假儿子”的绰号一直跟到中学,连你们给我起的小名,都是个“番”字。这个字,是咱们那里用来说藏民的,叫他们“番子”,大概是从“番邦蛮夷”简化来的。可见我小时候的确不安生,不怎么随大流。

青春期虽然很喜欢眼睛又黑又亮的同桌,却不懂得怎么展示女生的独特,现在看老照片,那穿着、打扮、和发型,简直辣眼睛。哈哈。学校有活动外出的时候,从来不坐男生自行车,自己哼哧哼哧骑个二八大车子,还冲在最前头。全班去爬山,和男生一起在前面开道(因为自己是山里娃,有经验啊),从来没意识到女生好像都不会那么干。所以,被女同学嘲笑“爱出风头”,“清高”,“不合群”(因为不怎么和女生玩。其实我很冤,我的好朋友都是女生呀!)

到了大学就更独了。高中好友去了天南海北,只能鸿雁传书。在学校,除了和几个好友一起玩,剩下的时间就是我行我素。大学四年,班里很多男生连话都没说过。所以,现在记不得他们的名字,也是自然而然的事。硕士班就更小,只和几个同门师兄妹有联系。一读博士就结婚住在校外,只是隔三差五去趟学校,连同门师兄妹都是有事才碰头。到了美国,就真的只有自己和家人了。读书时候,那个小我十来岁的同屋信教,总想拉着我和她一起去教堂,她们组织活动的时候,也常常叫我去玩。可她自始至终也没能如愿,泄气地开玩笑,说我就是“那只迷途的黑羊”,不合群。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一直觉得自己宜静宜动,独处的时候看看书、听听音乐、弹弹琴、绣绣花,一点也不觉得寂寞。倘若聚会,自然和大家说说笑笑,喝酒聊天,并不觉得不合群。大家反倒夸我性格好,容易亲近。

可是最近,我发现自己也许真的不太合群?起因是微信。我不太用微信。除了必须的群,比如家群、学校老师群、学生家长群等,其他群很少加入。有些群,被拉进去一两天,实在不能适应群里的气氛,就悄悄退了。也有碍着朋友面子没法退的,就一直假装自己是个不会说话的稻草人。今天又有朋友要组个“妈妈群”,问我的意思。心里就很懒,真的没有热情再去主动认识陌生人,建一个可有可无的群,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看来,我真的多少有点像只不合群的羊吧?你们觉得呢?

即此,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