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八月二十六:乏了就唱歌吧

(2019-08-28 20:15:33) 下一个

爸妈:

一开学,生活将步入正轨,也意味着我没时间包揽所有的家务了。想想我们还没上学就帮家里干活,小学就踩着凳子学做饭,一直手洗自己的衣服,就觉得这俩孩子也该分担一些家务了。

晚饭后,招呼全家坐在一起讨论重新分配家务的事。先把所有的家务列个单子,谁想做什么自己挑,然后按轻重再做调整。讨论了几分钟就搞定了,人人有事做,以后就各司其职了:

我:做饭,扫地,买菜,换鱼缸的水。

老三:浇花,协助换鱼缸的水。

外甥女:洗碗,拖地。

老大:割草,扫树叶,铲雪。

老二:扔垃圾,协助老大和外甥女。

另外,一. 自己的衣服、床单、枕头、被子,自己洗、叠、收。二. 自己的房间自己清理,包括清理垃圾、收拾床铺、整理书桌等等。三. 卫生间三人轮流清理,包括刷马桶、刷浴池、刷洗脸盆、清理垃圾桶、和拖地。

其实,这些家务都很容易,比如洗衣服,扔到洗衣机里就万事大吉,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把衣服的颜色分开。哪像我们小时候?!在山上的时候要把衣服背到河沟里去洗,进城有了自来水,可还是得用手洗。到现在我还记得我哥洗衣服的场景:一块黄色的肥皂放在粉红色的塑料盒里,一个有细小裂缝的木搓板,洗衣盆是铝的,很大,泡满满一盆衣服,白色的泡沫浮在上面,在阳光下变换颜色。我哥坐个小木板凳,洗干净一件,拧干,放在旁边的小盆里。很快,小盆里的衣服便堆成了山,大盆里的水则越来越黑。洗完一遍,换水,清一遍。再换水,再清一遍。洗一次衣服,要一整个下午。

虽然,名义上我们自己洗自己的衣服,我哥只负责你们和他自己的。可实际上,我们哪里洗得干净?很多时候不过是把衣服弄湿了,肥皂都洗不掉就捞出去了。最后还是我哥再洗一次。那时候,他特别喜欢洗衣服的时候唱歌。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你不乏吗?还有劲儿唱歌?”我哥回答说:“就是因为乏,所以才唱歌呀!”

那次对话,发生在咱们住在南桥路的小院子里。那时,阳光很好,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很绿,我哥很年轻,我很小。可是,我一直记得他的话:“乏了就唱歌吧。唱歌就不乏了。”

所以,我喜欢唱歌。尤其在做家务的时候,累了的时候。

我翻了翻旧照片,找到了一张我哥的。你们还记得他那时候的样子吗?我哥那时很帅是不是?:)

即此,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