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八月十二:针线筐

(2019-08-14 18:26:07) 下一个

爸妈:

外甥女是一个宅女,整天窝在家里不爱出门。她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网购。因此,她的衣服多多少少有些不合身——不能试呀!有的退了,也有问题没那么大的,将就着穿。这会儿,她妈拿着一条裸色真丝裙来找我要针线,说把裙边略微帮她收一收。

我的针线筐有好几个。白色塑料方盒最呆板无趣,只是大小相同的格子,毫无特色。好处是不同颜色分门别类,一眼就可以找到需要的。碎花布小篮子的那个,分两层,上一层浅,适合放针线;下一层深,放点杂物,纽扣、丝带、别针、松紧带、软尺、盘扣、剪刀什么的。篮子的盖子里面填了棉花,专门用来别针,很安全。我很喜欢这个小篮子,特别温馨可爱。不过不太常用,日常缝缝补补,塑料盒子里的针线就够用。最大的那个篮子,其实不是用来装针线的,只不过我一眼看上,拿来专门放绣花用的东西:绣线、绣布、花样、效果图、示意图等等,还有一些大东西,织毛衣的长钎子、毛线、佩花、布头等。这个篮子最常用,拎来拎去很方便,装的东西也多。

看我的针线筐,好像我多手巧,多会做女工。其实不然。也就日常收收裤边、裙边,缝个扣子,偶然把衣服改短一点。比起我妈当年做针线,那可差得太远了!

记得我妈有一个不大的针线筐,竹子编的,常年装满了东西,至今还能数得出来:针线自不必说,更有一叠纸剪的鞋样、糊好的大小鞋面、纳了一半的鞋底、粗粗的锥针、几个顶针、纳鞋底的一团团麻线、织了一半的毛衣、长短不一的毛衣钎子、不同颜色的毛线团儿、钩针、一把小巧锋利的剪刀、卷起来的布头、绣花的绷子,更有一本胖胖的书——几乎每页都夹了花线,不同颜色、不同粗细,所以,那本书变得特别厚。那时候,觉得老妈的针线筐特别神奇,总能变出新鞋子、新衣服、新包包……印象中,夜里,批完学生作业以后,妈总在煤油灯下做手工,额前的发丝在昏黄的灯光下闪闪发亮,特别温暖。现在想来,妈当年真是辛苦,全家老小的衣帽鞋袜,冬天棉的、夏天单的、春秋的夹衣服,都经她一手做成。真佩服她刺、绣、勾、织,样样精工。如今,我们姊妹仨无人能及。

我现在有时会做点十字绣,那原本就是最简单的一种刺绣。而且,随着科技的发展,花样都印在专门的布上,绣完一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不过,现代这种十字绣都用做装饰,没有实用价值,不能和当年我妈绣在衣服、枕头套、被套、沙发垫、各种家电套子上的相提并论。

不知妈当年做手工的时候是不是感觉累?因为很多时候不是因为喜欢,而是不得不做。我现在做手工只是因为喜欢,而且,做手工可以让我特别放松,不知不觉间心境会变得非常平和。特别适合在心烦意乱的时候用来自我调整。

总之,谢谢老妈的针线筐,给了我非常美好的记忆,也让我自然而然地拥有了自己的针线筐。这也算是一种传承吧?哈哈。

即此,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