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搭帐篷,两人拾柴火焰高 2

(2019-09-08 07:40:47) 下一个
吃饱了,喝足了,我们就准备去爬山。抖擞精神,迈开脚步行走在山间总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林木郁郁葱葱,阳光斑斑驳驳,林间大是羊肠小路。刚开始,我们沿着指示牌一路前行途中还可以见到几个人,大家彼此笑笑,打个招呼。我和闺蜜都属于那种喜欢徒步山间的人,我们专挑一些像是通往深山密林的小径走。于是,我们从营地走出一段路以后,就开始上山了,在山上的途中也没看到任何人。司机朋友算是个随和的人,他跟着我们,任由我们两个随便在山上选路一直登高。我们走到后面,就把线路走乱了。因为这里也是冬天的越野滑雪基地,所以在山路旁的树上钉着线路号码和滑雪指示牌。偶尔,我们还可以看见绑在树叉上的红,蓝塑料条的指示。
我们一路走,一路聊,时而上,时而沿着小径不停地往前走。有时,走着走着,小路就断了,我们找不到任何足迹于是,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又掉回头原路返回,一直退回到有标记的地方,再选择另外一条小路继续走。我走在林中,发现树林里时常有很多非常大的石头,它们就像一个个老者那样稳稳地端坐在林间,他们一言不发,任你南来北往地从他们的身边走过。我正望石兴叹,闺蜜和司机朋友又走到我前边去了。闺蜜比我小几岁,人也瘦一些,她走得高兴时,还要跑上一段。偶尔,我也会跟着她跑上一小段,然后就开始气喘吁吁放慢脚步。我称赞她的身体轻盈,她“咯咯咯”地表示笑纳。
“不行,看来我还要减减肥。你看我这架势好像就要跑不动了。” 我对闺蜜说。
“你身体多好呀。你看你跟个小牛犊子似的。” 闺蜜笑着说。
“嗯,我这个人从小体质好。不挑食,也不馋,吃饱了就行,睡着哪里,倒头就到天明。属于特别好养活的那种人。” 我乐呵呵地说。
司机朋友和我的年龄差不多。今天他搭帐篷的时候,因为他穿着短裤,我注意到他的右腿稍稍有些静脉曲张。我问他,他说是因为以前经常站着工作。这一路上,他虽然没有跑,但也没被我们拉下。看来我们仨个,还是一组很好的玩伴。越爬越高,最后我们终于登上了山顶。
三人结伴兴致高,
登顶一览众山晓。
在山顶上,我们发现了一个临时搭起的小木屋。这时,正直午后阳光暖洋洋的,大家感觉累了。于是,我们索性就在木屋里躺下来休息。
“嗯,要知道这里有这么一个小木屋,我们就不用睡帐篷了,晚上就在这里露营正好。” 闺蜜开玩笑地说。
太阳毫不吝啬地普照群山,微风习习送来温暖舒适刚才爬山出来一身透汗,现在大家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如果时间能在这一刻静止多好平和,闲适而暖融融的。
“哎,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 我开始侦探似地打听闺蜜的隐私。
“我和朋友吃饭去了,然后我们又跑去跳舞。” 闺蜜老实交代。
“你可真行,还说我体力好。你昨天晚上跳舞,今天早上做吃的,白天又跑来爬山。你昨天晚上几点到家?” 我接着问。
“昨天晚上有一个活动,所以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去跳舞。昨天那个活动好多人,等跳舞的时候,人都挤在一起根本跳不起来。嗯,等我回到家,已经三点多了。”
“啊!你这家伙可真能折腾,还马不停蹄地到处跑。”
“不行了,要累死我了。我现在先睡会儿哈。”
说着,闺蜜就闭目养神起来。我们一直在小木屋里呆了40多分钟,然后恋恋不舍地起身往山下走。我们沿着山坡一直走到车子刚进山登记的地方。然后,我们又从登记的地方走回到露营地。就这样,我们在山上一路走走停停地差不多走了3-4个小时看来我们三个人的身体状况都不错,大家都是山中行走的能手。
回到露营地,我们吃过晚饭,天色渐晚,山林中的气候明显地冷了起来。我把带来的一条长裤和一件轻薄的羽绒服全部套在身上。这时,司机朋友开始在火盆里点火烧木柴,大家立刻篝火旁围拢在熊熊的堆前身体顿时觉得被暖暖地包围起来。在这凉凉的寒夜,有火真是件无比幸福的事情。这是谁发现了火?真伟大。现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火,或许我们还可以生存,因为我们了电,但我们不能少了火的温暖和火的乐趣。在刚刚营地门口的那个服务店里,司机朋友买了两袋木柴。我当时还想,这山里到处都是林木,捡一些柴来烧火就好了,干嘛非要花钱买呢。
“他们老外可不管那些,这都是咱们中国人的想法。大家要是都像你一样,我看他们生意也没法做了。” 闺蜜听了我的想法对我说。
“他们都不会过日子,哪像咱们。你告诉他买一袋,他就会买两袋来。” 果不其然,一会儿,司机朋友就拎着两袋木柴走过来。我和闺蜜相视一笑说起过日子来,那还是要属我们姓中的。
现在,我看着眼前“劈劈啪啪”的篝火,心想幸亏是买了两袋木柴来,好像这木头不禁烧啊。买的木柴像是经过了加工似的火焰特别大,燃烧起来特别快,爆裂的声特别响,仿佛放爆竹的声音。我感觉我们的木柴好像不够用,司机朋友说这两袋木柴大约可以烧两个多小时。
隔壁邻居那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渐渐地安静下来,只是偶尔从旁边的营地传来几声小孩子的哭闹。夜越来越深了,周围的露营地隐隐约约地也可以看到篝火闪烁,湿湿的寒意夹杂着说笑的声不远处的营地飘过来周围的树林由白天的绿变成了晚上的墨黑,万物生机仿佛都笼罩在这神秘中。这时,如果有一个大自然的魔法师说要带我去到星空中翱翔,我会毫不犹豫地跟随着他去
我正在那里神游,突然看到闺蜜站起身向帐篷后面的树林里走去。我好奇地看她,她拿着手机当电筒,在里照来照去。不一会儿,闺蜜手里拿着一些小树枝高高兴兴地回来了。噢,原来她是去捡树枝用来烧火。我看看放在火盆旁边的木柴只剩下半袋了。闺蜜的这一举动一下把我的兴趣调动起来。对呀,这是我这个柴火妞最喜欢干的活儿吗?拾柴火。于是,我和闺蜜开始了捡树枝的活动。我们两个时而结伴一起捡,时而你来我往地分头行动。我们越干越起劲儿,一直捡得我们四只眼睛放这时,我们看到地下的小树枝就像看到了金子一般。
“哎,你看这个怎么样?多好的一块大木头。” 闺蜜拍了拍我们营地竖着的那个13号的木牌子。木牌子下方插在地上的一节正好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小木桩子,闺蜜又用手拍了拍木桩子,咧着嘴在那里坏笑。
“我真想把这个也拿去烧了。” 闺蜜说。
“还有呐。” 我起来?
用手指了指我们营地的那套木头餐桌椅。“这个比你那个木头好。要是斧子,我们把它劈着烧了这样,估计我们这一夜都不愁没有火了。”
玩笑话刚讲完,我们两个齐声地“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柴火贵如油” 现在看来这话一点儿不假这革命的火种好不容易点起来,哪能让它轻易就熄灭
我和闺蜜的劳动热情一点儿没减少,我们还在不断地往火盆里添加小树枝。一会儿,闺蜜提议去上厕所。于是,我们俩结伴走出营地,上了小马路。
“哎,你说,今天下午我们在山上走的时候,到处都是木头。当时我们就没想到,回来的时候一人拖两根木头回来。” 闺蜜还在想木头
“是啊!现在这片露营地也没什么可捡的了,估计被以前来露营的人捡光了。” 我和闺蜜闲聊着
“走我们到那边的路灯底下看看去。” 闺蜜提议说。
我和闺蜜捡柴的热情持续燃烧,我们满脑子里全是木头的影子,好像淘金努力地寻找金沙一样
“哎,我发现一根长树枝。” 闺蜜兴奋地说。
“还有,还有。哇,我这边还有很多小树枝。噢,我也发现一个大树枝。” 我们两个在一个露营地指示牌的路灯底下,影影绰绰地忙活着,我们越发地来劲儿,像发现了大金矿一般
“不行我们要把这些树棍藏起来不然等我们上完厕所回来恐怕就没有了。” 闺蜜悄悄地说。
“就是。我们先把它们都藏到大树后面,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再来拿。这都我们的劳动果实,可不能叫别人发现。” 我极力地附和着。
于是,我们把收集起来的树枝,木棍都放在了一颗大树的后面。等我们上完厕所返时,我们又走过去拿我们的柴禾。我和闺蜜每人抱着一小捆捡来的树枝和木棍往回走,一路上我们看着自己的影子闪闪晃晃的,不觉有些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感觉。我们两个彼此看了看,越看越想笑,越想笑越觉得可乐,最后我们一直笑两个人都觉得肚子疼了。
“幸亏这里没有警察,不然,他们一定以为我俩在做什么坏事。” 闺蜜继续笑着说。
这时,我已经笑到不行了。我们两个大半夜的跑到野外像是抽了风,拼命地捡金子般的小树枝这也只有我和闺蜜能干出这种事来我知道那是因为我们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女孩,她们都会在我们最简单快乐的时候,跑出来和我们一起玩
“哎,来,来,来。你看,你看,这是不是一根大木头。” 我正前仰后合地笑得岔气,闺蜜又在前面不远处的马路中央叫我。
“哪里?在哪里?” 我抱着柴,紧跑了几步追上她。
“这里,在这里。” 闺蜜用脚点着地面说。
“什么呀!?” 我大声地笑着,叫着。“拜托你,请你看清楚点好不好。这是人家横在马路上的水泥管子,哪里是什么木头啊?” 咦,闺蜜今天晚上没喝酒,怎么就醉成这样了?兴奋上了头,开始说胡话了,而且眼睛也产生了幻觉。在小马路上,明明是横着一道微微凸起的水泥管子。水泥管子在昏暗的月光下泛着白花花的影子,可我不管怎么看它都是一个水泥管子怎么可能闺蜜就把它看成一根大木头呢?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们的篝火在我和闺蜜的辛勤努力下一直烧到了半夜12点。这时,天蒙蒙地下起了小毛毛雨。
“明天好像有雨。” 司机朋友说。
“这已经是明天了。” 闺蜜更正道。
夜越来越深,四周全部寂静下来。火苗越来越小,篝火在火盆中做着最后的残喘我们洗漱完毕,陆续地钻进了帐篷。
“哎,他把中间的门给拉上了。我还说看他睡的厚垫子多舒服,如果我晚上睡不着,我跑过去睡呢。你说呢,反正我们都有睡袋嘛。” 闺蜜有时天真纯洁地就像是个小孩子她才不会考虑到男女授受不清的问题不像我。
“是我把中间的门拉上的你赶紧过去吧,正好把你的瑜伽垫子给我垫厚实一点儿。我这身子底下好像有石头,有点搁。” 我打趣地说。
深了,雨更大了。雨点儿打在帐篷顶上,就像豆子散落在了伞上,发出有节奏的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夜进入沉沉的梦乡,不远处,隐隐地传来了均匀的鼾声。今天晚上捡柴的情还在我的脑子里演映,我不禁又想笑了。
看看身边已经在睡梦中的闺蜜,我替她轻轻地掩了掩被子一个生活有些艰难的女又是个有少女心的女孩子这也是我愿意和她一起玩儿的原因,天真无邪,快乐不忌。因为她总是热情地来敲门,我的天真快乐才会出来。大多数时候,我们总是在人前戴着面纱,装得一本正经的样子。只有在这深深的雨夜,我们才愿意真心地和我们纯洁的灵魂对话。简单而快乐自我在内心深处,而不是写在脸上的那个我。
我闭上眼睛,赶快入梦。希望明天醒来,天可以放晴,我们继续爬山。

 

闺蜜和我捡的小树枝

买的木柴

闺蜜嫉妒的司机朋友的厚垫子

帐篷上的小蜘蛛

餐桌上的小甲壳虫

清晨雨后,晾的睡袋

营地的烤火盆

我们的露营地

雨后清晨散步的母女俩

和狗一起跑步的女士

林间骑车的人们

群山叠翠

白桦树上的蘑菇

山中的小路

秋叶开始红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