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10-14 09:41:49)

现在,我的床头上放着一本书,它是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写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我在拿到这本书的时候,曾经读过它,可我竟忘记了书里写得内容。作家米兰.昆德拉用他对生命的体验和感悟写成了这本书,他不会忘记书中的情节,因为这是他的呕心沥血的杰作。但是,对于我,一个被生活中无数琐事烦扰而忙碌的人,却会忘记这本书里讲的故事。当我再次打开这本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0-11 20:26:26)

当年读三毛的关于“我的宝贝”一书,被她那不期而遇的描述所吸引。于是,我相信每一件东西和每一个人一样都是有缘分的。虽然大家都这样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在我们拥有它们的时候,我们还是很珍惜这一份情缘。每一件宝贝就像是自己的恋人,一见钟情地遇见了,因为喜欢就无比地珍惜和呵护,爱不释手。当缘分尽了,宝贝去了,它又有了新的主人。现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10-11 20:23:23)

我走进一家小理发馆,里面坐着很多人。老板娘一边忙着给人染发,一边热情地打着招呼。“是剪头发吗?进来坐。”我坐下来,看到老板正带着一位男士去洗头。一间小小理发馆坐满了人,我没有耐心等下去。“我先到别的地方转转,一会儿过来。”我找了个说辞,站起身离开了。刚走出来几步,又是一家小理发馆。我推门进去,看到小小的一间屋里挤着6,7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0 20:20:22)

秋凉了, 风起了, 叶子离开了母体, 在深秋里唱歌, 在风中漫舞。 叶子不眷恋大树吗? 它们不执着于根吗? 是的, 叶子眷恋着大树的怀抱, 它们执着于根的滋养。 但, 叶子有着自己的梦想, 它们有着自己的诗和远方。 在叶子脱离母亲的瞬间, 它们带着飘零的记忆。 经历过风雨后, 叶子倦怠地躺在大地上, 享受着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7 20:25:29)

我下了公车,进到地铁站里等地铁。我慢慢地向着车头的方向走了几步,当我停下时,我看见有一位挺着大肚子的黑人妈妈正坐在椅上,她的小儿子站在椅子旁边玩耍。小男孩大约4岁左右的样子,他把他的玩具小汽车放在那个双人的座位上。黑人妈妈看见我走过来,刚要示意她的儿子把小汽车拿开,我赶紧摆摆手,叫他们不要挪动,我站一站就好。孕妇妈妈对我抱歉地笑了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7 20:16:51)

前些时候迷糊同学闲得没事,她在网上溜达的时候,看到有人说想找50+的闲人一起出去散散步,聊聊天,吃吃饭什么的。迷糊同学觉得楼主帖子上说的正是自己的想法,她也正想找这样的朋友一起出去玩。不过,看来这个楼主还是比较谨慎,因为她只留下了一个电子邮箱的联络方式。迷糊同学可不在乎,她一向比较直接,尤其是在网上。 网嘛,就是一个真假掺半的世界,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7 20:10:06)

鼾声从客厅的沙发上均匀地传过来,秋水今天比平时起得早些,她打算把东西先放到儿子那里,然后再去上班。她轻轻地匆忙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家她就要离开了。 秋水并不想惊动那个在沙发上熟睡的男人,她觉得现在她就像是一个侵略者,占据了人家的睡房和睡床。当秋水被爱情打了个落花流水的时候,她仓皇而逃了。 “你要走了吗?今天晚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4 20:27:32)

一星期无话,到了星期五下午,迷糊同学按照和林哥约定好的时间,地点搭乘地铁去找她,今天所有的公共交通都免费。警察叔叔也格外地忙碌,他们在大街小巷站岗,维持秩序。迷糊同学开始还没有想到什么,只是觉得应该在闲人群里和大家打下招呼。 “童鞋们,今天乘坐地铁和公车都免费,有时间的出来转哈。” 等迷糊同学再次坐上地铁,她才发现在地铁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30 02:20:34)

把眼光放低,放低些,再放低些,我从豆子的眼中看世界。 豆田里的豆荚由嫩绿变成了土黄色,一眼望去,是一片成熟的景象。 我走进豆田,一束束的豆子整齐地摆列在垄上。豆茎就像一排排站立整齐的小士兵,而豆荚正像士兵们挎着的荷枪实弹。小士兵们在阳光下,威武地挺立着,它们雄赳赳,气昂昂地显示着勃勃的生机,给人以收获的喜悦。 我顺手摘下一个豆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29 20:30:36)

林哥加了迷糊同学的微信,迷糊同学看到林哥的头像用了一位网球名人的照片。照片中的小伙子穿着一身网球制服,他正帅帅地挥动着手中的球拍。 一会儿,林哥上线了,她说她是个女的。迷糊同学有点儿迷糊,女的干嘛要叫哥呢?迷糊同学以为这位女士是在用她老公的微信号,但她又想了想,好像还是不对。林哥说她姓林,迷糊同学想那就应该是她自己的微信号了。 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