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跟踪小哥哥

(2019-09-20 08:47:13) 下一个
警察叔叔在市中心骑车上班,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抓一些不遵守交通规则和违法乱纪的人。
今天,一位警察叔叔把自行车停在了地铁站旁边。他坐在自行车座位上,一脚踏着脚蹬子,一脚踩在一段从地面上竖起的钢管上,用以平衡身体。这位警察叔叔全副武装,一身黑色的制服,带着黑色的头盔,脚下是黑色的靴子。他的腰间还别着警棍,手铐和对讲机之类的办公设备。
这时,警察叔叔正一丝不苟地目视着前方,在他的前方不远处就是大马路的十字路口。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过马路的人群按照红绿灯的变换时,一拨拨地朝着地铁站涌来。警察叔叔目光炯炯地看着从他面前走过的每一个人他就像一只老虎躲在茂密的丛林中,随时准备抓住他想要的猎物。
我按时下班,照常走在那条熟悉的回家的路上。我不紧不慢地来到了十字路口,和大家一样自动地停住脚步,等待红灯变成绿灯。我手里拿着我的ipad,脑子里想着今天中午出去时照的照片。人群开始移动,我夹在人流中过了马路。
上周末我去参加了一个徒步活动,回来后,在那个新微信群里和大家凑热闹,上传了自己照的照片。一不小心,还让群主选中了一张,受到了群主兼摄影师的肯定和表扬。结果,我一激动,今天中午出去的时候,俨然像个摄影师一样,左顾右盼地没闲着,脑子里想都是怎样找角度,发现好景致,拍出好照片。
我随着人流走过马路,自顾自地举着我的小平板,向地铁的入口走去。我抬起头,阳光好似流水般地正从地铁口的建筑屋檐上倾泻下来。光线有些刺眼,我低下了头我发现随着各式各样人们鞋子的移动,上折射出许多长长的身影这些身影晃动着,它们杂乱交织随着人们消失地铁口的阴影当中
我看得有点儿出神,并没有发现我的正前方,在地铁口的阴影还有一双虎视眈眈的眼睛。当我走近地铁门口,即将和他擦肩而过时,我才发现这里有一位警察叔叔。咦,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位警察?他还稳稳地坐在自行车上?我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警察叔叔,也看了看我。我心里“咯噔” 一下,我刚刚在他的前面乱照像,他不会把我抓起来吧这么一想,我就立即紧张起来我再看警察叔叔好像没什么反应,于是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时,我改变了主意,我并不想马上去乘地铁,我想要把我照的照片看完再走。径自走到地铁旁边有椅子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我坐在那里,独自欣赏着我刚刚照的影子的照片。不一会儿,当我抬起头,看到那个警察正在和一位小哥哥讲话。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哥哥为什么叫警察抓住了?警察正背对着,他身后印在制服上的黑底白字“警察” 两个字刺激着我的神经。再看那位可怜的穿着红格子衣服的小哥哥正听警察说着什么。我望着这位小哥哥,他好似一只梅花鹿正好被潜伏在丛林里的大老虎抓个正着。我猜想这位小哥哥一定是像梅花鹿一样蹦蹦跳跳一路奔跑着过了那个十字路口,但他没遵守规则,擅自闯了红灯,结果被迎面蹲守的警察拦了下来。这时,警察叔叔一边同小哥哥谈话,一边在本子上记着什么。最后,他递给小哥哥一张纸条,小哥哥顺手接过来,然后他迅速地走进了地铁站。
警察叔叔是不是给可怜的小哥哥开了罚单?他是不是违法了交通规则闯了红灯?
这两个问题出现在我的思维里,不行,我一定要去找这位小哥哥求证一下。我这样想着,迅速起身,朝地铁站跑去。我在地铁的走廊里远远地看到那个红格子的背影,我要追上小哥哥把问题搞清楚。我想到这,立即加快了脚步,最后一溜小跑。等我来到地铁的检票口,四处张望,我怅然若失。地铁口到处都是进进出出地铁的人,我连小哥哥的影子都看不到了。这位可怜的小哥哥已经汇入南来北往的人流,从我的视线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的问题还没有答案,我一下没有了情绪,蔫头耷脑地通过地铁检票口,下到我要乘坐地铁的方向等地铁。就在这时,我分明看见了那个红格子,在我不远处等地铁。嘿!正是那个被警察叔叔抓到的小哥哥。这回也叫我抓个正着。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你好!我刚刚看到警察跟你讲话,你是不是闯红灯了?” 我十分友好和善意地问小哥哥。
“是的。” 小哥哥点点头。
“他给你开罚单了吗?” 我又问。
“是的。” 小哥哥又点点头。
“那他罚了你多少钱?” 我小心翼翼地问。我怕小哥哥反感,我连忙解释:“我也有跟你差不多的情况,但不是过马路,是在划船的时候。”
“我都没有看。” 说着,小哥哥从裤兜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摺在一起的纸条,他把它展开来得让我看。
“48块!要罚这么多钱呐。” 我第一次知道闯红灯要罚款,并且还要罚这么多钱。
“你没有和警察说你这次没注意犯了错误,下次注意就是了,叫他不要罚你呢?” 我关切地对他说。
“没有。” 小哥哥摇摇头。“他们只认钱,没用。” 小哥哥补充道。
“真是啊!警察的态度很强硬,一点儿都不友好。而且他们好像也不是本着教育为主的目的,上来就开罚单。你说我这是第一次,下次一定注意改正,还是不行,就要罚你。” 我很同情这位小哥哥。今天辛辛苦苦地上了一天班,一半的劳务报酬都做了贡献。
“没用的。他们只认钱。” 小哥哥生气地说。我问他:“你们市政是缺钱吗?” 他说是的。
小哥哥在地铁上,这样和我描述着。
“而且,他还把我的地址写错了,我准备到法庭去投诉。” 小哥哥接着说。
“真是,这是他的工作。这样不负责任,也是不对的。我上次去划船,没有准备齐所要求的设备,被警察拦住,一下子罚了我275块钱。我说这是第一次不知道,要求他们给机会,他们也不理我,照样开罚单。那次,他们也是把我们的名字写错了。我本来想去投诉,可是又不在本市区的管辖内。那个地方太远了,我没办法,只有交了罚款。” 我在地铁上继续和小哥哥聊着。
“他们那帮人不可理喻,就是要钱。我们那个区有个女的在家门口无缘无故地被罚,后来她上了法庭,胜诉了,这都上了新闻。” 
这时,我们旁边有一位胖胖的男士插话道,他也许刚刚看到了小哥哥被警察罚款,所以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祝你好运!” 地铁到站,我准备倒地铁。
“谢谢!再见!” 小哥哥冲我点点头。
小哥哥乘坐的地铁从我身边急速地开过,我看着最后一节车厢消失在长长的地铁隧道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