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我的东总布(二)

(2020-01-16 14:17:58) 下一个

曲老师

曲老师胖胖的,圆脸儿,总是笑眯眯的,也是很和气的一位老师。曲老师是我小学最喜欢的老师之一,原因就是她特别会讲故事。

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曲老师教阅读。我们小学虽然小,但也有个阅读室兼图书馆,有一些藏书。小朋友除了在那儿上阅读课,还可以借书回家看。我们的阅读课就是在阅读室进行,一次看书,一次老师给讲故事。看书的时候大部分时间老师发给你哪本你就看哪本。我最喜欢的是民间传说和童话故事,课后没看完可以借回家接着看。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尼尔斯骑鹅旅行记》,因为当时电视里正在播这个故事改编的动画片。

但我最最喜欢的是上曲老师讲故事的课。别看曲老师不是说书的,她讲故事却特别绘声绘色,每次最紧张的时候停下,让我们小朋友听得欲罢不能。大部分故事讲的都是反特、破案的。有一个《绿毛僵尸》的故事,里面的一个情节说主人公为了不中毒,自己撒了泡尿在毛巾上,然后把毛巾捂到口鼻上……。估计我后来对讲故事和看破案小说的痴迷就是从这会儿立下的。

杨老师

杨老师是我们三年级的班主任,短发,身材高大,四十来岁的年纪,是小学三个班主任里最和蔼的一位。不过我还是有一次把老师惹急了。记得那次老师上课的时候我觉得无聊,一直看窗户外面走神儿。然后老师叫我起来回答问题,我当然答不出。再然后老师就叫我站着上了一节课。然后就没有然后,就越来越乖了,哈哈。

杨老师是唯一一位带着我们班干部去家访的老师。有个同学是三年级留级来我们班的。她长得不难看,长圆脸儿,梳两个小抓鬏,眼睛大大的;但就是邋遢,衣服不整洁,那种带袢儿的布鞋又脏又破,总是趿拉着,还时不时地会拖着鼻涕。她家在小胡同的一个大院里,也是又小又脏又破。当时我们都印象深刻,对她充满了同情,家访以后也组成学习小组帮助她。可惜那会儿完全不理解她的生活环境,不了解她心思根本不在学习上。她跟我们升到了四年级,但五年级就又升不上去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李老师

李老师是我们从四年级一直到六年级的班主任老师,所以也是最熟悉最亲近的老师了。她自己的女儿也在我们班上,是个圆脸大眼睛漂亮乖巧的好学生。

李老师当时三十多岁,短发、圆脸、中等身材,也是大眼睛,应该说女儿和她长得很像。她是个有幽默感的严厉老师,让我们有时候害怕,有时候开心。

记得小时候老师说的话就是圣旨。李老师有一次说到牙膏和香皂的功效是一样的,大家不用牙膏洗脸不过是因为牙膏贵罢了。我回去就转述了老师的话给爸妈听,爸妈再怎么说我都不信了。

四年级有一次为了让大家提高生活技能,李老师还组织了大家到学校炒菜。大家自己从家里拿来各种材料,当场切,当场炒,最后就着各种大杂拌儿吃饭吃馒头,开心得不行。我记得唯一学会的就是西红柿炒鸡蛋,但就这个也是五年级以后才第一次在家里实践。可惜那天用的是菜籽油,我们小时候没吃过,不习惯那个味道。在凭票的年代,谁提供的这个油?真不容易,让我们给糟蹋了,呵呵。

我也被李老师罚过,是因为写作业作弊。老师当时让我们不要大家一起对作业,我却和班里一个女生一起做作业对作业。结果我们俩错的一样,被老师抓了个现行。因为害怕挨罚,我们俩谁都不敢说是对出来的。老师一看我们不听她话也就罢了,还敢撒谎,立马儿让站教室后头去。那次好像被罚站了得有半天,以后再也不敢作弊了。感觉小学就是一次次地吸取教训,一次次地成长啊。

石老师

石老师是我们班双胞胎兄弟孙宏、孙伟的妈妈,教我们高年级语文。石老师四十来岁,温和、沉稳,很少发脾气,但急起来脸就会红。我小时候很喜欢上语文课,每次发了语文课本都会拿来先看一遍。朗读课文和背课文是我的强项,汉语拼音、默写也不在话下。但石老师很公平,我并没有因此成为她特别喜欢的学生。只是因为她的孩子在我们班上,又是很受欢迎的俩小帅哥,小朋友们和她比较亲近。记得上初中以后过中秋节,我和妹妹,还有几个其他同学,还一起带了自己家产的枣去石老师家看她。石老师非常细心地用高锰酸钾水洗了枣给我们吃。

严(xiong)厉(xiong)的老师们

小学老师里比较严厉的还是有不少。除了魏老师,教音乐的王老师应该算一个,是我们都很害怕的老师之一。她是师范毕业的,很有才华。学校里有架风琴,王老师弹得非常好。她唱歌也好听,从来都是她弹琴教我们唱歌,还兼指挥。记得她也会拉手风琴。我当时是学校合唱队的,红五月的时候经常会课后练歌儿,算是和老师接触比较多的。上课的时候如果有小朋友淘气,王老师发起脾气来很凶,我们都怕得不行。合唱队的孩子比较听话,倒没见她怎么发过脾气。她的侄子王岩在我们班上,算是最淘气的小朋友之一。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立威?

还有个教图画的华侨林老师也很不苟言笑。一次我去机场送我爸出国常驻,请了半天假,其中就有她的一节课。回来她就有些不高兴:“谁没出过国似的。这还要请假送?”

有一位体育老师也凶,但是对女生很和气。我参加过他带队的小组,做小车儿,上面装着乒乓球,要在乒乓球不掉下来的基础上看谁的车跑得快(这以后我就知道自己不是做工程师的料了)。我后来听男生说老师上脚踢过他们吃惊得不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wzu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谢谢!欢迎来玩儿。也祝您周末愉快!
xiaxi 回复 悄悄话 小学的事都能记得那么清楚,记性真好!
周末快乐!
wzu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呵呵,我可能没说清楚,那车就是模型车大小,差不多像个足球那么大吧,
wzu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哦,那算西城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看到这题目必须进来, 北京的胡同嘛。 推兵乓球车可能更考验小脑平衡。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我住后海
wzu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agerty' 的评论 : 哈哈,快忘了,所以赶紧写下来。
wzu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是啊。我记得王妃是在大栅栏那边儿长大的?
hagerty 回复 悄悄话 这么多人和事你居然全记得。我小学唯一有印象的就是每周交两篇日记我偷懒就把过去老的日记又交了上去结果一下就被抓住了。当时是夏天结果我交了一篇以前冬天什刹海滑冰的。太不谨慎了。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你在东总部胡同小学?记性真好,我把小学老师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对我最好的和最不好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