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个人资料
正文

说三道四(45)孔孟之道

(2020-12-07 06:07:31) 下一个

说三道四(45)孔孟之道

昨天写《让座》,谈到“孔孟之道”,上谷歌一看,“孔孟之道”与“批林批孔”原来联系如此密切。

1973年7月4日,毛泽东指出:“尊孔反法,国民党也是一样啊!林彪也是啊!”9月,毛泽东在接见外宾时说:“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社会第一个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林彪骂我是秦始皇。中国历来分两派,一派讲秦始皇好,一派讲秦始皇坏。我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

1974年1月18日,毛泽东批准江青、王洪文的要求,转发江青主持选编的《林彪与孔孟之道》,批林批孔运动随后展开。

那时年轻,懵懵懂懂,不知“批林批孔”为何?作为中学老师还要带领学生参加“运动”。所谓“运动”,也就是给学生读读报纸上“批林批孔”的文章而已。真可谓“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然而,当年芸芸众生,有几人知道其原委?

于是,就有了如下笑话:

解放军某部一连队指导员作政治报告,要求全连官兵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积极参加批林批孔运动。没有想到,他刚讲完,一个战士举手要求发言,他问指导员:“您讲了半天孔孟之道,我还是不懂什么是孔孟之道。”

指导员干脆响亮地回答:“什么是孔孟之道?啊!就是孔子知道的,孟子也知道!懂吗?”

大家热烈鼓掌,表示都懂了。

懂耶?非也。

1974年,“大叛徒、大工贼刘少奇”早就“批”死了;“永远健康的林副统帅”也摔死二三年了。平民百姓都不懂“批林批孔”的目的,其实是要批重病在身还艰难活着的周恩来总理。因此,当时“批林批孔批周公”甚嚣尘上。

然而,批林批孔不如文革初期《我的一张大字报》那样有号召力了,怎么着也开展不起来。而“愚民”对那时知青回城、工农兵推荐上大学“走后门”、紧俏物质“走后门”等天下不公之事深恶痛绝,自发地把批林批孔指向批“走后门”。于是,2月15日传“最高指示”:“批林批孔,又夹着走后门,有可能冲淡批林批孔。”2月20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提出“走后门”问题应该放到运动后期妥善处理。本来各行各业走后门早已成风,得到“通知”后,更是泛滥成灾,凡是当时凭票供应的紧俏物资,都可以走后门买到。

诚然,批走后门确实冲淡了批林批孔。但是,在一个整体文化水平较低的国家,要开展精神层面的批林批孔政治运动何其难!

一个基层连队指导员当时能说出“孔孟之道就是孔子知道的孟子也知道”,现在看来,连队战士们鼓掌没有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