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个人资料
正文

说三道四(42)疫情期间我总在想

(2020-10-02 14:42:38) 下一个

说三道四(42)疫情期间我总在想

        疫情期间我总在想,甚而至于瞎想,却不是遐想。

        本来赏析诗词歌赋,首先应该好好领会其意境之深邃,再品赏其章法之严谨、语言之优美等等。而我在读白居易《赋得原上草送别》开头一句“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时,就瞎想,“原上草”的寿命好短暂啊!由此及彼,人寿几何?古时候人们以圣人孔孟大限为限,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现在我国人均寿命已达77岁了,已经超“孔”,正在追“孟”,百岁老人也不鲜见。然而,这次疫情中招的却多是老人。

        我总在想,世上万物都生有时,死有限,虽然从生到死的过程或短或长,但总有大限之日,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忽然在网上看到,前苏联教科书讲到社会主义社会下的具体制度时,说要彻底巩固。毛泽东说:彻底巩固这四个字看了不舒服。任何东西的巩固,都是相对的,怎么能彻底?宇宙间、地球上的一切事物,都是不断发生、发展和死亡的,都是不能彻底巩固的。又说:任何东西都不能看成永恒的。前苏联七十岁时分崩离析,死了。证明毛泽东说对了。那么,这次疫情元凶新冠肺炎之病毒,有没有大限之日呢?真会像“原上草”那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吗?

        在武汉疫情封城之初,人们都处在焦灼、无奈、期待情绪之中,不知何日还我自由。那时,微信传来“专家”之说,根据历史的经验,这次疫情可望在清明节前后结束。我即时把这个好消息传给武汉的亲朋好友,力劝他们自觉禁足在家。事态的发展果然如此,武汉全城清明节前解封了。这也就是说,“病毒”对武汉人的侵犯,终于败给现代医学科学,输给举国助力众志成城的武汉人!

        那么,人类与病毒斗争的历史经验是什么呢?

        有研究历史的专家在网上说:

        100年内爆发的大规模疫情有些是全球性的,比如1918年至1920年西班牙流感就是席卷全球的重大疫情,死亡人数千万;1957年至1958年的亚洲流感,死亡人数超过二百万;1957年至1958年的香港流感,死亡人数接近百万,1961年至1975年的第七次霍乱等,这几次疫情都是全球传播、大面积感染、大规模死亡。此外,比较大的疫情有1899年至1923年的第六次霍乱,集中在欧洲、亚洲和非洲; 1911年中囯哈尔滨的鼠疫、1974年印度的天花等。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全球大规模爆发的疫情依然在危害人类的生命。2010年爆发海地霍乱延续至今,截止到2017年的统计,死亡人数达9985人; 2013年西非埃博拉导致11300人死亡,2015年印度猪流感爆发,死亡人数超过2000人。

        网上学者们归纳为:疾病大流行影响了人类历史的进程。

        再从《圣经》看瘟疫。

       在旧約圣经裏面, 就有將近六十个地方, 提到有关瘟疫的问题 。瘟疫的問題, 不单只是纯碎公共卫生, 传染病的问題, 不是从医学或药理角度來理解, 瘟疫的问題絕对是和信仰有关系, 是需要从神和人的关系來处理瘟疫的问題。

        如果要查考有关瘟疫的次数, 全本圣经中瘟疫這个词就出现过七十次, 有一些也是有記載到這瘟疫維持多少时间及提到死了多少人, 但有一些经文却沒有說明持续时间及有多少人死了, 例如《出埃及記九1-7》,記载了法老王不容許百姓离开埃及, 抵挡上帝, 引致了瘟疫只降临在埃及的牲畜之中, 而不是以色列人中, 但沒有記载維持时间及死了多少的牲畜; 另一处经文是有記载时间及人数,是《撒母耳二十四11-17》, 有三日的時間, 神用瘟疫降在以色列人的身上, 死亡人数共有七萬人。

       《圣经》归纳为:

        1、瘟疫的起因:我们从这几场瘟疫中看到,瘟疫的起因皆是因着人的犯罪:悖逆神,发怨言,拜偶像,行淫乱,骄傲等。

        2、瘟疫是神刑罚的方式:人任意犯罪必然招致神的刑罚,瘟疫是神惩罚人的一种方式,意在警醒人认罪悔改。

        3、止息瘟疫的条件:一是有大祭司为百姓赎罪:如亚伦与非尼哈;二是人真心实意的悔改,筑坛献祭,恢复神与人关系。

       4、瘟疫的特点:我们看到,每次瘟疫都来的快,去的急,但来势凶猛,死伤惨重。

       5、瘟疫的时间短暂:瘟疫的时间不会太长,几天,最长几个月;在神所定的限度之内,因着神的怜悯,瘟疫总会很快过去的。

        武汉这次新冠肺炎从大爆发后封城到解封,我们可以看到官媒每天报道确诊病例多少多少,死亡多少多少。各地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抵达的人数、医疗设备及药物的数量等等。而许多关于武汉疫情的信息,人们、特别是在外地、外国的武汉人,每天都在期待阅读《方方日记》。

        所谓“疫情”,说白了,就是发“人瘟”,就是瘟疫。历史上的瘟疫死亡人数,是后人记载的;《圣经》上说的瘟疫死亡人数,也是后人记载的;这次武汉瘟疫的死亡人数是多少?《方方日记》没有记载。只有美国现在每天都在公布死亡人数,昨天已经超过了二十万。

        现在,武汉已经基本走上正轨了。又有“专家”说,第二波“病毒”将在今冬明春再次爆发!是危言耸听,还是科学预言呢?我们拭目以待。

        然而,我总在想,这个病毒真的会来第二波吗?

        先看看历史文化学者、沈阳故宫博物院原院长武斌怎么说吧!

        他说:“与致病微生物和瘟疫共生共存,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的真实经历。学会与瘟疫共生,在瘟疫后继续前行,是人类从一次次瘟疫灾难中得到的启示。

      ‘新冠肺炎有可能转成慢性的,像流感一样长期在人间存在,对此我们要做好准备。’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近日表示。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指出,新冠病毒会不会像流感一样长期存在,仍需要时间考虑,目前冠状病毒中,SARS病毒零星出现,但没有形成气候。

       不管新冠肺炎未来的发展态势如何,从科学和历史的角度看,我们没有必要产生过度的忧虑和恐慌,因为与致病微生物和瘟疫共生共存,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的真实经历。”

        武院长说“共生共存”的道理非常明白了。  

        但我还想用“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句成语,来表达我想说的意思。查百度告诉我们:“这个成语的意思是水太清了,鱼就无法生存,要求别人太严了就没有伙伴。”这样解释固然也没错,然而,总觉得有点意犹未尽。

        未尽之意就是鱼水不分离的前提是“水不能太清”!也就是武院长说的,人类“与致病微生物和瘟疫共生共存,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的真实经历。”至于“人至察无徒”,其实就是

“难得糊涂”,指人在该装糊涂的时候难得糊涂。“难得糊涂”是清朝乾隆年间郑板桥传世的名言,乃是他为官之道与人生之路的自况。不知道武汉疫情期间被免职的蒋书记和马书记,关键时刻是真糊涂呢,还是在装糊涂?

        未尽之意还有一点是“人至察无徒”与“水至清无鱼”,其思维方式就是相似思维。“水至清”讲自然生态必须符合自然规律;“人至察”讲社会生态必须适合社会生活。按自然规律办事,适应社会生活,人类必将在灾难后且行且珍惜。

        行文到此,觉得有时候,人瞎想一下,也许有益无害。当然,如果更进一步,能遐想联翩那就美不胜收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