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56)老同事乔斌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19-09-29 17:21:09) 下一个

闲话人生(56)老同事乔斌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乔斌是我们在武汉市水厂路中学的老同事。

今天早上,在纽约,我打开微信,就看到“水中”老同事郑三桥传发一个不幸的消息,说乔斌已于22日因病去世了!

3月17日,我们与乔斌在“水中”69届学生五十周年聚会时还见过面,当时听说他生病了,刚出院不久,是食道癌。但见他精神还不错,而且非常乐观,与老同事互致问候,谈笑风生。我们还相约,找个时间大家一起再聚聚。

后来,我们去海口了,从海口回武汉不几天,我们就启程赴美了,好遗憾!没有机会在一起回忆水厂路中学那一生都难忘的日子了。

乔斌,你还没有走远,一定记得我们曾在水中快乐的学习、工作、生活的情景。你和吴丽英结婚后住在教学楼二楼的教师办公室,我们住在三楼。我们那些喜欢打牌的同事,总在三楼玩牌,你不好此道,但是也时不时上楼来围观,来聊天。

在那没有书教的日子,我们学校这些年轻人都听刘政秀书记的话,而你是最听话的,只要她发话,学校大小事情总是你带头,领着我们一起去做,总能圆满完成任务。记得那年武汉下暴雨,导致内涝,学校堆放在操场的圆木被大水冲走了,我们这些年轻人,冒着大暴雨,不辞劳苦,硬是把所有冲走的木料全部找回来了。

还记得,你父母的家就在刘书记家附近,我们第一次应邀去刘书记家吃饭就是你带我们去的。在刘书记那次家宴上,我才知道,你,陈斌、江绍永和刘书记的爱人老肖,喜欢喝点小酒。我不好酒,也小酌了几口。酒后天南地北聊天,其乐融融。我永远记得,在大家聊得热火朝天时,刘书记领我去她的书房,把她早已经清理出来的五十年代的语文教学杂志全都送给我了,反复叮咛,“不要成天打牌啊,多看看专业书,以后总是有用的啊!”

我更难忘的,是刘书记决定在学校大门的围墙边,为我们年轻教师盖一栋教师宿舍。而且,宣布总务主任王羿謇和乔斌负责筹建工作。当时最困难的是缺建材,尤其差建房必须的红砖。刘书记在教工大会上号召大家千方百计找关系,买红砖,一定要把房子建起来。明确告诉大家,谁能为建房出力,将来可以优先分房。

刘书记发号召,大家都积极想办法。当时买建材,在城市找国营砖厂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我找住在葛店的二姐帮忙,联系到二姐夫的一位在葛店开砖瓦厂的远房亲戚,买到了我们学校建一栋三层楼十八套住房所需的红砖。到了发货的日子,王主任、乔斌、还有刘昌钧和我,四个人带着一辆货车,从硚口出发,去葛店搬砖回来。那个年代的武汉市郊区公路那个差啊,怎么比喻呢,就像电影里面的战时公路,到处是坑坑洼洼,就那么几十公里的车程,加上到砖瓦厂排队拿砖的时间,一天就只能跑一趟。每次运砖回来,虽然很累了,但是对即将建成的教工宿舍那个憧憬呀,真是难以言状!

要知道,我们这些年轻教师结婚后都是住的教师办公室。室内一张双人床就占据了超三分之二的面积,家里备有简单做饭菜的炊具,只能在寒暑假、节假日到走廊开伙,平时都在学校食堂就餐。而且教师办公室正对着的是学生教室,实在不是常人过日子的居住场所!刘书记急我们所急,千方百计筹措资金,动工修建教师宿舍楼,我们终于很快就可以住宿舍了。

一栋三层楼的教师宿舍很快就建成了,每一层两个单元,进门以后左右各一个单元。每一个单元有大小套间各一套,还有一个单间。三家共一间厨房,一个洗手间。学校兑现之前的承诺,我和乔斌、刘昌钧都分到二楼各一套。乔斌和刘昌钧,还有付奇贤住左边,我和一对华侨夫妇黄杞显、喻美琦,还有杨志辉住右边。

18套住房全部分给老师们了,学校所有领导没有一个人参与分房。刘书记和她领导的班子成员,没有一个人伸手要房子,虽然也有住房非常困难的领导。像他们这样不与群众争利的党员和领导,现在哪里去找啊!

乔斌啊!你一定记得,我们几个人拿到二楼的房间钥匙是多么激动!我们相约,连夜去“装修”。那时的所谓装修,就是把刚建好的房间水泥地面打扫干净,然后,刷一层赭红色的油漆,再把四面白墙下面刷一米高的天蓝色油漆,一个晚上的时间,装修工程就大功告成了。

当时,我们水厂路中学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这栋教工宿舍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全市只有我们“水中”解决了年轻教师的住房。而这里有你不可磨灭的功劳!

水厂路中学是武汉市教育局1966年建成的十六所新校之一,1967年我们这批高中毕业短训后分来的有21人,此前,还有华中师范大学1964和1965两届毕业生被武汉市教育局“储备”在学校的有19人,时称“储备生”。我们这四十人就是“水厂路中学的”的“元老”。

我们在“水中”生活、学习、工作了十年,在好书记刘政秀的领导与关怀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虽然恢复高考后,大家都先后离开了“水中”,但是,只要有机会,大家就相约聚一聚。

记得1984年4月中旬,改革开放初就回香港工作的黄杞显、喻美琦夫妇回汉探亲,大家送他们到武昌火车站乘车返港后,到住在华师一附中院内的我们家继续聊天。

乔斌那天是从他工作的武汉市广播电视大学(现为武汉市软件工程学院),特地请假赶来送老同事老同学的。那时的他已经是该校化轻系的书记兼系主任。后来又升任电大开放办主任。62岁退休,返聘该校任督导至69岁。然后又受聘武汉市老年大学,派去市军休办帮助组办离退休干部老年教育至75岁。

后来,我们漂洋过海,举家南下,调到海南省农垦中学。但是,我们只要回到武汉,一定要去刘书记家看望,一定要与老同事们聚会。

退休后我们赶上了微信时代,我们与时俱进,以乔斌的夫人吴丽英为群主的“水中老同事”经常相聚在群里,几乎天天见面。常住武汉的老同事们还觉得不过瘾,相约每个月聚餐一次,轮流坐庄。遇到有从外地回武汉的老同事来了,群主更要召唤所有在汉的老同事集中,或在汉口江滩,或在中山公园,先照相、聊天,再聚餐。大家欢聚一堂,快快乐乐享受退休生活。

乔斌经常因为公务缠身,不能参加聚会,但是只要他来参加,大家都特别高兴。他关心每一位同事,与每一位同事都有说不完的话,从风华正茂的青年,到退而不休的老年,不论在工作或生活中,他没有与任何一位红过脸,总是和颜悦色、一脸真诚的微笑,让同事、朋友如沐春风!

乔斌啊!你还没有走远,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1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