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回国杂记(22)帅医生

(2019-09-24 14:16:18) 下一个

回国杂记(22)帅医生

帅医生不是帅哥。

帅医生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口腔科一位姓帅的女医生。

2018年在国内为装假牙还是做种植牙,先后去几家公立和民营口腔医院看医生,咨询。民营医院医疗设施完备,服务态度非常好,都认为像我这个年龄的老人可以做种植牙,而且,强调他们正在做活动,费用比平时便宜许多,极力劝我做种植牙。后来到中南医院口腔科挂一个“专家号”,找该科陈主任看牙并咨询。他非常认真仔细地检查之后,说:“我认为你还是装假牙好些!”“如果你同意的话,就去找我们科的帅医生看看。”

“陈主任,你们的医生都带着大口罩,我怎么知道哪个帅呀?”

陈主任笑着说:“不是长得帅的,是一位姓帅的女医生。”

帅医生接诊后说:“看您的身体不错,怎么下面一颗牙都没有了呢?”

“ 说来话长啊!”

“那就长话短说吧。”

“1986年8月底我去武汉市三医院口腔科找医生拔一颗烂了三分之一的牙,结果那位医生把我的好牙拔下来了。他们的科主任又帮我把那颗烂牙拔下来,把好牙栽上去,然后用钢丝固定栽上去的那颗牙。结果下面的牙全松动了,慢慢一颗一颗都掉了。”

“怎么可能拔错了呢?真是不可思议!”

“一切皆有可能啊!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我曾写过一篇‘拔牙记’登在当年9月的《长江日报》上。”

“我第一次听说这样不可思议的事。”

“你听过马季的相声《拔牙》吗?”

“没有。那是很老的吧?”

“对!是一个历史久远的相声段子。”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在海口温泉酒店,有幸与马老先生相识,我问他,您的‘拔牙’段子真有其事吗!马老立即回答,是虚构的,生活中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当马季先生听说了我的亲身经历后,笑着说:“真没有想到李老师不幸被我而言中!”

帅医生认真检查之后说:“你至少还要来四次,第一次来取模,第二次来试模,第三次来试戴假牙,第四次来戴假牙。”

前后经过个把月时间,终于戴上了帅医生做的假牙。为了让我尽快适应新假牙,她收去我的旧假牙,替我保存。

刚开始不适应新的假牙,咀嚼食物感觉有点疼。帅医生确实非常耐烦,一次次帮我打磨,每次打磨时就说:“您怎么那么怕疼呢?坚持一下,过了这个磨合期就好了。”

一直到我离汉赴美,磨合期还没有结束,走之前再去找帅医生打磨一次。到了纽约后,开始只是不能吃比较硬一点的东西,后来就只能吃面条了。不得已,让侄儿去医院找帅医生拿回旧假牙,托朋友带到纽约给我,才解决了吃饭的问题。

今年回国后,再去找帅医生。她说:“您的这副牙,已经打磨多次了,你还是不能适应,如果继续打磨,那就完全不能用了。”

“那怎么办呢?”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如果你能找一个医院的医生帮您做好的话,我全额退款。好不好?”

“帅医生,我万里迢迢回来找你,不是为了退款,更不是来扯皮的!我感谢你优良的服务态度,更相信你的医术,一定可以帮我做好假牙!”

我把旧牙取下来与她做的假牙对比着,请她看看,我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她认真看了看,说:“这副牙实在不能再打磨了。我再免费为你做一副,如果还是不能适应,你不能找我的麻烦。如果你没有意见,我们先签一份‘协议’,然后开始为你定制。”

我们签好协议后,她就开始制定计划,且保证在我离汉赴美前做好。

八月下旬,我如约去试戴帅医生新做的假牙,一次就成功了。戴上去,没有不适的感觉。

当面致谢后,我们互相加了微信。离开武汉前,我在微信中告诉她:“新牙试戴一周了,感觉非常好!感谢你的精心打造!”

帅医生回复:“好的!还是那句话,你的满意是我的目标。”

返美已经十几天了,新的假牙没有任何不适之感,究其原因,还是帅医生耐心倾听病人的述说,认真查看牙床的现状,精准制模,精心制作的结果,让我切身感受到了杏林春暖!如果我们公立医院的每一位医生都像帅医生这样厚待病人,具备医者仁心,我们每一位病人都坚信医生一定能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怎么会发生医患纠纷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