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笑谈邂逅之二 幸遇市长秘书

(2018-12-07 13:50:42) 下一个

笑谈邂逅之二         幸遇市长秘书

话说我在华师一附中试教一周后,所有听课领导和全体语文老师一致认为,李培永完全可以胜任重点中学的语文教学工作。袁校长决定立即请华中师大人事处发商调函到武汉市教育局人事处。

不成想,武汉市教育局人事处接到商调函后,研究决定不同意调动。其理由是,华师一附中不归武汉市教育局管辖,而且他们要调的老师肯定是优秀教师,我们这么大一个武汉市比他们一个学校更需要优秀教师。本来我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一般中学的普通教师,只因为华师一附中要调我回母校,立马就成了优秀教师。教育局人事处长还亲自接待我,说他们研究决定把我调到也是省重点中学的武昌实验中学,并分一套住房给我。希望我服从组织的安排。我谢谢他们的好意,强调自己是华师一附中毕业的,想回母校工作,那里有熟悉了解我的校长和许多教过我的老师,请她放行!她坚决不同意,一定要我去武昌实验中学。我也坚决拒绝去武昌实验中学。

当时,在武汉43中安大庭校长的全力支持下,我已经在华师一附中上班,经常从武昌千家街到汉口滨江公园门口的教育局人事处找他们,要求调到华师一附中。差不多跑了一年,人事处始终不同意。

袁校长也想了许多办法,一直不能解决问题。这也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他只要见到我,总是非常亲切地说:“培永,你安心教学啊!好事多磨,我们来办调动手续,总会有办法的。”袁校长在一次教师座谈会上对其他老师说:“培永是我们自己培养的学生,所以我就直呼其名。对你们各位,我始终是尊为老师的!”

1980年中考之后不久,一位时任武汉市市长秘书的老校友,来学校找袁校长。请袁校长接收他只差2分没有被华师一附中录取的孩子读高中。当袁校长问清了他的具体工作后,就笑着说,现在要来我们学校读书的学生非常多,但是,我们非常缺老师啊!你们的市教育局卡住我们,不让调老师来华师一附中。你看看,是不是可以这样,我收下你的孩子,你去教育局人事处帮我把李培永老师的档案拿到我们学校。老校友心里想,对一个市长秘书来说,这点小事应该不成问题。于是,他立即表示,请校长放心,一定帮忙办。袁校长笑着说:“那就师生一起开学来报到吧!”

市长秘书怎么也想不到,教育局人事处长坚决不放,他请局长去说情也不管用。眼看开学在即,他只好请袁校长先收下学生,并向袁校长保证,一定在年底之前把李培永的档案送来。而且,他说不管李老师在哪个学校,都可以让他先来华师一附中上班。于是,袁校长通知我到办公室去见那位老校友,告诉我,以后直接找他去教育局拿档案。让我多与他联系。

后来,我常去市政府找老校友,每次去都有借口,其实心里都明白,就是为了调动那件事。见面次数多了,才知道,原来老校友五十年代曾经是武汉市委第一书记宋侃夫的警卫员,是宋书记送他到中南工农速成中学(华师一附中的前身)读书,毕业后考取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回武汉市政府给市长当秘书。眼看快到年底了,市政府的秘书长给老校友出了个点子。让我写一个请调报告,再请调出和接收的两个学校签署意见后,直接送市政府办公室。秘书长签字,请市长阅示。市长批示后再去市教育局找局长办手续。这一招果然奏效。真是难以想象,一个普通教师调动工作,居然还要市长干预才能办成。如果不是巧遇当市长秘书的老校友,我的人生轨迹也许还不会改写!

感谢袁校长,感谢老校友,感谢市长和秘书长!让我在新年伊始心想事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polar_bear 回复 悄悄话 一声叹息。感谢记录真正的历史细节。不知您老对这种经历,是喜是忧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