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说三道四之八 一概而论

(2018-12-01 16:07:53) 下一个

说三道四之八        一概而论

先说成语“一概而论”的出处。

战国·楚·屈原《楚辞·九章·怀沙》:“同糅玉石兮,一概而相量。”“量”,古代指斗、升一类测定物体体积的器具。

再说“一概而论”的意思。

“一概而论”是指处理事情、问题,不分性质,不加区别,一律看待。对待具体问题,要做具体分析,不可一概而论。

我说“一概而论”的缘由:

我的《回国杂记之十五·当年红卫兵相聚洪湖餐馆》在《文学城》上发表之后,受到很多读者的关注,非常感谢所有关注本文的读者。看了一些评论,不由得想到了”一概而论“这个成语。

首先,说说“十年动乱”中的“红卫兵”。

谷歌:“红卫兵是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特殊产物”。

自从毛主席第一次在天安门城楼接见红卫兵,并戴上红卫兵袖章后,红卫兵就席卷全国了。整个中国,不论年龄大小,也不管你是做什么的,上至国家主席刘少奇,下到环卫工人时传祥,全都被卷进去了,无一幸免。尽管如此规模浩大的运动,也不是所有的红卫兵都参与了“打、砸、抢”!因此,不能“一概而论”。

其次,就我个人而言,当年参加高考,因“不宜录取”政策,没有被大学录取,而被武汉市教育局直接录用为中学语文教师,送到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语文班培训一年。该校当时有六个语文班、六个数学班,约六七百人;还有高中部一千多人;幼师班六七百人。“文革”开始,本来互不相干的三个单位在学校统一领导下,成立“文化革命委员会”。我被选为短训班的代表进入该委员会,分管宣传工作。运动开始忙活了一阵,也就是写写文章而已。随着形势的发展,红卫兵组织逐步分化为造反派和保守派,大部分同学就成为逍遥派。我作为学校“文化革命委员会”的 成员,也是学校红卫兵的负责人之一。后来被造反派通缉,就与这次参加聚会的“红卫兵”到鄂西北的郧阳避风。我们聚在一起,没有丝毫“显摆”之意,忆往昔,“十年动乱”噩梦醒来,阳光灿烂!

再次,我们不能用当下的标准去臆想当年的“红卫兵”如何如何。

毋庸讳言,“十年动乱”伊始,绝大多数年轻人都是非常虔诚地投入到运动之中,“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亦步亦趋!后来发展到了毛主席的“最新指示”传达不过夜!毛主席的一句话传到哪里,哪里都是一片欢腾,连夜进行大游行,谁拿过“五毛”?所以,凡事都要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

最后,再啰嗦几句。我们十人小聚,是当年我们那个特殊的学校“红卫兵”相聚一堂。如果,没有“十年动乱”,我们学校的三部分学生早就各奔前程。高中生去考大学、读大学;幼师毕业的去幼儿园培育祖国的花朵;短训班结业就去武汉市各中学教书了。不曾相识,何来相聚?“红卫兵”是近代中国不可抹去的政治表象,一个群众组织而已,其中的个体,不论“中坚”与否,都不能一概而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