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笑谈邂逅之一 路遇王仕良场长

(2018-12-04 19:01:52) 下一个

 笑谈邂逅

邂逅就是偶然相遇的意思。

偶然遇到一个人,也许是熟悉的 ,或是似曾相识的人。

人生漫漫长路,真是难以预料何时何地突然遇到多年不见的熟人;或是素未谋面,但相遇一聊,却与自己熟悉的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记不清是哪位哲人说过: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

阅人无数,不如贵人相助;

贵人相助,不如高人指路。

漫漫人生路,总会遇到贵人,就看你们是否有缘。

人生十字路,总有高人指点,就看你的悟性如何。

 

笑谈邂逅之一      路遇王仕良场长

王仕良场长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华中师大一附中校办农场的场长。他高高的个子,体魄魁梧,不仅懂农活,尤其善于管理到农场劳动的学生,与学生干部关系特好,团支部、班委会的成员到了农场都听他指挥。我只是受他指挥的学生干部之一。

1965年高考,自我感觉成绩不错,但还是名落孙山。退休后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看到原来我的档案中有一份“不宜录取”的材料。其他同学收到的是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收到的是武汉市教育局录用通知书,被直接录用为中学语文教师。

一个武汉市三好学生标兵、华中师大一附中毕业班的团支部书记,没有被大学录取,自觉无脸面见江东父老,从1965年高中毕业,到1979年路遇王场长,从来没有回母校哪怕看一眼,而且我的家就在学校附近。

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曾经在武汉市水厂路中学当过校长的安大庭校长,调到武汉市43中当校长,他要我跟着他一起,调到43中教文科班。1979年高考,我教的文科班终于有一个学生考取大学了。这对当时一个普通学校来说,真是一个特大喜讯。

1979年国庆节期间,在武胜路新华书店门口,我正准备进去,只见还是那么魁梧的王场长走出来,虽然我们十多年没见,瞬间就都认出来了。

王场长紧握我的手说:“好个李培永啊!居然十几年不回学校看一看!你现在哪里?做什么工作?”

当他听说我在武汉市43中教文科重点班的语文时,深情地对我说,回母校来吧!学校现在急需年轻人啊!当他知道我已经有两个孩子了,爱人也是教师时,他告诉我,如果你回来,你的两个孩子将来不论成绩是否达到省重点中学录取分数线,都可以到华师一附中上学!临分手时,他再三嘱咐我,假期结束来学校找我吧!为了你的两个孩子,你也应该马上回来呀!

当天回家与我爱人商量,决定先去华师一附中看看再说,如果真能调到省重点中学工作,不论对我,还是对孩子们的未来都是大好事。

假期结束,我如约回母校找王场长。十多年后再次走进母校,那一瞬间,真是百感交集啊!

王场长告诉我,现任校长是当年负责抓你们毕业班的副校长袁福,那天在书店门口遇到你,回来就对袁校长说了,他非常欢迎你回来。

王场长带我到学校行政楼二楼去见袁校长。袁校长当时正在与时任党总支书记韩之梓谈工作,见我进去后,非常热情,立即向韩书记介绍,他是我们自己培养的优秀学生,现在武汉43中教重点班,我准备把他调回来。

袁校长是个急性子,他马上叫王场长去请教导主任吴传忠、语文教研组组长吴六林两位老师来校长室谈我的工作调动问题。两位吴老师来办公室后,他说,李培永是我们学校65届的高中毕业生,没有大学本科学历,为了服众,我们安排他在高一年级试教一周,全校所有领导和语文组全体老师都去听课、评课。然后请教导处吴主任和吴六林老师写结论,看看我们自己培养的学生能否胜任重点中学的语文教学工作。请语文教研组吴老师具体安排在哪个班、上课的具体内容。时间就安排在下一周。袁校长就像一个军事指挥员一样,简捷明了布置完任务后就宣布散会。

当我回到43中,对安校长说,我想调到华师一附中时,他说,你如果能调到省重点中学工作,对你未来的发展及教学上的提高非常好,我支持你!下周你就全心全意准备去试教吧,你这边的课,我安排老师暂时代一下。真的好感动啊!感谢安校长的知遇之恩。

一周试教,非常成功。所有听课领导和全体语文老师一致认为我完全可以胜任重点中学语文教学工作。

袁校长非常高兴,拿着教导处吴主任写的报告,请韩书记去华师人事处要商调函发给武汉市教育局人事处。

当我把试教结果和华师一附中的商调决定告诉安校长时,安校长说,商调需要一段时间的,如果袁校长需要,你现在就可以去华师一附中上班。工资由我们学校发。袁校长得知这个信息之后,立即打电话感谢安校长的大力支持,再三强调李培永的工资由一附中来发。他说,我们省重点比你们一般中学要宽松一些,你就把他的工资拿去发其他老师的奖金吧!

在两位校长的亲切关怀下,我还没有拿到调令就提前回母校执教了。

路遇王场长,改变了我的一生,感谢王场长!感谢一路帮助我的袁校长、安校长、吴主任、吴老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