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42) 君子之交淡于水

(2018-12-27 07:04:01) 下一个

闲话人生(42)        君子之交淡如水

      大约在1993年快到年关时吧,我老伴的一位同乡邀请我们去参加“同乡会”。聚餐时,会议组织者安排一位与我们年龄相仿的同乡在同一桌,还特地介绍说C是省政府的厅级官员,他看了报到名册后,一定要与你们当老师的坐在一起聚一聚、聊一聊。

       第一次见面,无非是相互自报姓名,留下联系电话,随意聊聊。现在也记不清当时说了些什么,感觉蛮投缘,谈得来,他没有一点点官架子,印象不错。

       后来,几次在与朋友聚餐时,与C不期而遇,越来越熟悉了。当他听说我当了教导主任还坚持教一个班的高中语文课,非常赞赏。然后,说他儿子读书怎么怎么的,我当时就表示,让我见见他儿子,谈谈怎么学语文吧。于是,以后每周日上午去他们家,辅导他儿子学语文,然后大家一起吃饭、聊天。

       C与我是同龄人,同一年高中毕业,参加“十年文革”前最后一届高考。不同的是他当年被大学录取了,我被武汉市教育局直接录用为中学语文教师。他大学学的是飞机制造专业,毕业后一直在工业战线工作,却不是他所学的专业,加之他后来当了官,且逐步逐级被提升,也就只有大学专业学历,没有专业经历了。

      其实,我看当官也蛮累的。记得是我们两家的孩子都上大学去了,他们夫妇两人到周末,吃了早餐,就来我们家打麻将玩。我们那是真的玩麻将,虽然也带彩,不过玩几圈下来,输赢就只有几元人民币。然后,他开车,带我们去郊外走一走,去农家乐吃点新鲜果菜。每一次来玩,他们都是关闭了手机,留给自己一天休闲时间。有一次周末上午十点多,我们正在玩麻将。我的手机呼叫不停,我只好接听。原来是他在湖北H市当市长时的秘书找他,说省长找他有急事。我赶忙让他接听,他听完电话说了一句“我马上到”,立即下楼开车去省政府。没有想到,大约个把小时后,他们夫妇又回来了,说:“紧急会议开完了,没事了。继续玩一会,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他和我一样,也是一个助人为乐的热心人。但是,他身在其位,处事有方,坚守底线,从不违规。

      记得,我的大女儿大学毕业时面临分配,我找他咨询。他问我们的想法,我的意思是让孩子回到海南工作,但是找工作不容易,想到银行工作就更难了。他想了一会,打电话给一位银行行长,约他下班以后去喝酒。然后,他让我去那个银行旁边的川菜馆预订一个小包厢,说:“就我们三个人,我带酒,你定几个喝酒的菜就够了。”

       下午下班后,他自己开车带着我去川菜馆。我们在包厢坐下不一会,只见进来一位与我们年龄相仿的人,看着他说:“老市长!找我有什么事呀?”,原来,他是那位行长的老上级。

     “坐下来,先喝酒吧!边喝边说。”

     那位行长看了看我说:“还是先说有什么事吧。”

     他就向行长介绍我说:“他是农垦中学的特级教师,女儿今年大学毕业,想去你那里工作,可以吗?”

     “你女儿学什么专业的呀?”

     “中文。”

     “好!喝酒吧!老市长!”

     “现在请你说清楚再喝也不迟。”

       行长就说,他从湖北调来一二年了,最头疼的是办公室文员的写作水平问题,能力也差。所以,今年下决心进两个大学中文系的毕业生。

      三个人,几碟下酒菜,一瓶茅台。在恰当的时机,有热心助人的朋友帮忙,女儿的工作单位就这样敲定了。

       这对于我们平民来说是大事,他热情相助,而且顺利办成了。平时,哪怕一些小事,他只要知道了,也是 热心快肠,及时相助。有一次朋友聚会,他打不通我的电话,就让别人转告。晚餐见面时,他问我怎么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告诉他,昨天晚上坐出租车时,下车把大哥大忘在车上了。那个司机讹诈我,要五千块钱才还给我。他听完后,马上打电话,请来一位民警,请那位民警去帮我要回大哥大。我们吃完饭后,跟着那位民警,很快就找到出租车司机,拿回来了。

      退休以后,每次我们离开海口来纽约,他要为我们饯行;回到海口,他还要为我们接风。而且,他一直坚持亲自为宴请我们买单,尽管每次都有其它朋友要抢着去买单。他在一次卖完单后,悄悄告诉我:“老李呀!告诉你吧!我现在比上班时钱多多了啊!按照国家政策规定,我是一个上市公司的‘独董’,当‘独董’是有年薪的,你知道吗?”

      他也算得上是一位高官了,而我是一介草民。我们相识、相交二十多年来,他给予我的太多太多了,不仅帮我解决一些具体困难,而且让我认识了许多朋友,大家都说他是一个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你好运气遇到贵人相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