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笑谈邂逅之六 喜遇《语文学习》主编范守纲

(2018-12-15 06:26:54) 下一个

笑谈邂逅之六         喜遇《语文学习》主编范守纲

      我与《语文学习》主编范守纲在1984年“漓江之秋”语文改革研讨会相见。那是一次研究语文教学改革的全国性的盛会。参加会议的语文教育家、语文教学改革一线的中学老师、各省市的教育出版社负责人、各地的语文刊物的主编三四百人齐聚山水甲天下的桂林。

       我报到后,马上就分到一个标间,进门不一会,又来了一位中年人,非常礼貌地问我贵姓,我自报叫李培永。他立即上前双手紧握我的手说,“你好!你就是李培永呀!我是上海《语文学习》的范守纲。模范的范,遵守的守,语文教学大纲的纲。我就是模范遵守语文教学大纲的范守纲。”他不停顿地接着说:“我们九月初已经通过书信联系过了,没有想到大会把我们两人分到一起住了!太好了!我原来还想开完会后去武汉华师一附中找你呢!”我一听他快速说完之后,非常高兴,非常感谢他约我写稿!

       范守纲主编九月初给我来信说,他们已经决定发表我的学生写的作文《假如我是武汉市市长》,希望我继续提供学生的优秀作文。

       他放下行李后说,我们两个住在一起太好了,我先去找其他人谈事,晚上回来好好聊聊我打算找你约稿的事。

      当天晚上,他忙得十一点左右才回来。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开始聊天。他先说约稿的事,觉得《假如我是武汉市市长》一文已经广为传播,现在要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可不可以再找一篇优秀作文,你也写一篇评点作文的文章,发在明年《语文学习》第一期。你我这几天有时间再研究一下选文和点评文章怎么写。(1985年《语文学习》第一期发表了学生的优秀作文《夏夜纳凉小记》和我的评论文章《反弹琵琶出新意》)

      然后,他说这几天你跟着我去结识一些新朋友,以后多与他们联系,学习他们的教学经验。他先后介绍我认识了魏书生、徐振维、钱梦龙等著名语文特级教师。

     我们第二次见面在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以下简称人教社)。

     1986年9月初,人教社邀请我参加实验教材《作文·汉语》第一册的修订工作,同时还邀请了北京著名语文教师张必琨和江苏著名特级教师朱泳燚。据该社副总编刘国正先生说,这是人教社建国以来第一次请三位中学老师参加教材修订工作。

       国庆节前夕,范守纲先生来北京采访语文教育家张志公先生和叶至善先生。

      他与朱泳燚和张必琨也是老朋友了,他到人教社后,我们欢聚一堂。

       张志公先生就在人教社上班,第二天,我陪范守纲先生一起去志公先生办公室时,志公先生非常热情,见面握手后就拿烟,一边点烟一边说,医生、亲人都劝我戒烟,还有朋友告诉我,说吃糖可以戒烟。没有想到,烟没有戒掉,吃糖又有瘾了。这不,原来只要烟、酒、茶,现在还要加上糖果。

       范守纲先生真是一个采访高手,他在与志公先生的聊天中,不知不觉把他要问的问题都谈到了。我们在聊天时,志公先生还讲了一件趣事。他说,有一年,他陪吕叔湘先生参加北京市中学语文研讨会时,叔湘先生拿着会议议程单,指着一位发言人的名字问:“志公啊,这位老师的名字怎么读 呀?”志公先生一看,忙说:“不认识”。那位老师就是北京著名特级教师刘朏朏(fei)。我也因此又在范守纲先生的引荐下,到刘朏朏老师家中拜访了她和她的先生高原教授。后来还为他们夫妇办的《语文报》写了几篇说话训练的文章。

      范守纲先生还约我和朱泳燚一起去拜访叶至善先生。

      叶至善先生是叶圣陶老先生的儿子,那年也有七十多岁了,长相酷似叶老,满头白发,连眉毛都全白了。他还住在叶老当年住的四合院,那个四合院是北京市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正宗的四合院,属于“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我们在他们家客厅谈有关语文教学的一些事,范守纲以前曾采访过叶老,与他们一家非常熟悉。朱泳燚因以前写《叶圣陶的语言修改艺术》那本书时,常去叶老先生家请教,与叶老一家也非常熟悉,所以谈话非常自然,讨论也非常热烈,一下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临别时,至善先生一定要送我们出门,走到院子中,我们四人照了一张合影才依依惜别。

      感谢范守纲先生引领我走近语文教育大家,聆听他们的谆谆教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