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笑谈邂逅之五 巧遇学友张菊香

(2018-12-13 07:08:42) 下一个

笑谈邂逅之五          巧遇学友张菊香

       1989年暑假,我应邀到海南省农垦总局教研室去讲学。一天课后,教研室吴多雄主任带我们出去参观海口市市容,顺便去看看在农垦总局附近的海瑞墓。当时我坐在面包车副驾驶位子上。当车停在秀英街十字路口等红灯时,突然发现一位正在我们车前面的斑马线上走着的女士,很像我们当年的红卫兵学友张菊香同学,于是,我朝着女士叫了一声:“张菊香!”那位女士转过头来,果然是她!

       等车开过路口停下之后,我立即下车去与站在路边的她见面。我们都非常惊叹,居然十多年后在远离武汉的海口市的马路上巧遇!互致问候留下联系方式就各人去忙各人的事情了。

       我们离开海口之前,张菊香同学特地来农垦总局第四招待所叙旧。

       张菊香当年就读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幼师43班,我在语文(2)班,“文革”开始之后,本来八杆子打不着的我们,相聚在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红卫兵司令部。我负责起草的大批判文章,有时是什么通知、号外之类的,她们一帮幼师的同学负责抄写成大字报,并张贴到大字报栏。有时工作忙起来了,到了吃饭时间,她们就去学生食堂把饭菜打回来。一群正值激情青春的少男少女,几乎朝夕相处在一起,为了“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而“战斗”,其乐融融!似乎都不曾有过“少男钟情,少女怀春”之事。那时也许是“伟大的无产阶级大革命”扫荡了“腐朽的资产阶级”情调吧。反正应该是情窦初开的都未适时而开!等到后来各奔东西,由于当时通讯落后,错过了“这一村”,就失去联系了。

       我简叙自己怎么有机会来到海南讲学的缘由之后,就听她说这十几年来的并不那么短暂的人生故事。

       她说,你们短训班结业分配结束后不久,幼师班也开始毕业分配了。当时大多数同学都分配到小学。她也分配到离父母家不远的惠济路小学工作。后来经同学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就结婚生子,一儿一女,有两个孩子。孩子他爸是海南人,华师大毕业后分配到武汉一所中学教书。1988年海南建省,他坚决要调回老家来,于是就举家南下到海口来 了。真没有想到我们能在他乡异地巧遇。她看了看我们幸福的一家四口,笑着说,真是缘分啊!连忙补充一句,应该是有缘无份啊!

       没有想到,一别十多年,她还是那么开朗!

       更没有想到,第二年,我们一家也跨过琼州海峡来到海口!从此,我们两家经常往来,虽在他乡,却是同乡,倍感亲切!

       还没想到的是,我们今年从纽约回到武汉,在这次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当年红卫兵聚会之前,组织者说不知道幼师43班的张菊香现在在哪里,我告诉他们张菊香在海口,我可以联系她,只要她回武汉了,肯定会来参加聚会的。一打电话,她真的就在武汉!

       世界真奇妙,许多事情就是那么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uckystarweiwei 回复 悄悄话 我也看成了张学友
玉面小飞龙_007 回复 悄悄话 我还以为邂逅张学友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