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说三道四之三 也来说说“一刀切”

(2018-10-24 03:34:44) 下一个

说三道四之三       也来说说“一刀切”

开始说三道四之后,说了“一支笔”,又说了“一把手”,今天就来说说“一刀切”。不成想,上百度一查,解释什么是“一刀切”之后,第一条最新信息是《人民日报》的《治霾不搞一刀切》。真有点像共享单车不小心撞到豪华奔驰车了!好在现代交通法规定各行其道,还是各说各的吧!他是国家喉舌说大事,我是一介草民就说点小事 。

还是在中南医院住院时偶然遇到的一件事。

医院的病人一日三餐一般都到内科楼旁边的大食堂用餐,几天之后就觉得食堂的饭菜差不多每天都一样,跟随处可见的标语口号“武汉每天不一样”相反相成。

有一天,早上七点左右吧,我随同病房的一位病友去医院后面的一条小街上“过早”(武汉话,吃早餐的意思)。

那条小街其实也不很小,两辆小车对向行驶也没有问题。街边几家卖早点的包子铺呀、热干面店呀,铺面本来就不大,早上“过早”的人一多,那几个小老板就在街边临时支两张小活动桌子,摆五六张塑料椅子,供来“过早”的客人用一下。

那条小街旁边还有一条巷子,里面地摊上是新鲜蔬菜、还有手推车上炸油条的、卖烧饼的,早上热闹非凡。

我第一次去那里“过早”,走走看看,居然在那小巷看到一位老太婆在她的小推车上在摊“米粑粑”,一下子就让我回到了六十多年前,在小学门口买“米粑粑”过早的情景,那香气扑鼻的味道,那焦黄可口的“粑粑”,太好吃了!立即买了一个,再到街边买一碗热干面,坐在那简易桌子边、塑料椅子上享受少年时代的味道。

突然见一位身着黑衣黑裤的年轻人,一边走过来一边在喊着:“搬进去!快点搬进去!”小老板笑眯眯地对他说:“马上搬。等这位老人吃完就搬。”

“等什么等?快点!”

我抬头仔细打量一下他,看他那一身打扮,就问他一句:“你是干什么的?”

小老板急忙说:“城管的,城管的!”

我说:“城管的执法怎么不穿制服?”

黑衣黑裤年轻人说:“你管什么闲事?”

我立即拿手机对着他,准备拍照。

他一边后退一边说:“你不要拍,不要拍!”

我问小老板:“他真的是城管的吗?”老板说肯定是的。

真是城管的他怎么怕我拍照呢?想不明白,就先不去想!

我想起还是几年前,我们一家在纽约中国城一条繁华大街人行道边发生的事情。那天下午,那条街上是车水马龙,小车延绵不断;人行道上的是摩肩接踵的人,川流不息。我的两个小外孙,看到街边一个小推车上挂着的草编小动物蚂蚱、蜻蜓之类的,就不走了,她们想要买那些玩意儿。女儿就带着她们在那里挑选。我和老伴就站在边上聊天。

那小商贩惊喜地看着我们说:“您家,读拟呀(轻音)或拟呀噶(武汉话)是武汉人呀?!”

我说:“是呀!我们是武昌的。你呢?”

“我是汉阳的。”

“来美国多少年了呢?”

“十多年了!亲属移民过来的。”

“就靠做这些工艺品谋生啊?”

“我们没有文化,又不会英语,完全靠这维持生活啊!”

“你在这大街上卖这些东西没有人管吗?”

他指着站在不远处的全副武装的美国警察说:“他都不管,还有谁来管?只要天气好,我天天都在这里。”

我们聊着,他还不断卖着。五美元两个。因为遇到武汉老乡,他还额外送一个。谢谢他之后,本来还想问问他,城管也不管吗?

后来想起了,“城管”是独具中国特色的机构,美国没有。

那么,中国“城管”到底该管什么呢?

曾在海口大街上看到,穿着制服的“城管”执法人员,粗暴踩踏小商贩的箩筐,折断他们的杆秤。不曾想,这样的小商贩居然能在美国纽约的中国城大街上靠做小生意谋生。

好多年前就听说过,中国的事情是“一管就死,一放就乱”。我看,为什么“一管就死”,因为“一刀切”;为什么“一放就乱”,还是因为“一刀切”。

我现在身在异乡为异客,突发奇想,如果中国城也有“城管”,我们的汉阳老乡也许跑都跑不赢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