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回汉杂记之十一 一群海南武汉人

(2018-10-21 15:23:34) 下一个

回汉杂记之十一     一群海南武汉人

 

 

我们是曾经在海南农垦中学工作到退休的一群武汉人,今年五月中旬相聚在汉口繁华的江汉路。

我和老伴常年在中美之间奔波,刚从纽约回汉不久。李国光夫妇现在常住武汉,虽然他们已经持有加拿大的枫叶卡。胡承辉夫妇退休后虽然住海口,但经常在海口---武汉---上海之间往返,也是刚从上海回到武汉。水运生夫妇退休后常住武汉。于是,李国光夫妇邀请我们三家到江汉路刘胖子餐馆相聚。

二十八年前,我们虽然都在武汉教书,但是少有联系。机缘巧合,我们四家:李国光和李更仪夫妇、胡承辉和王孝模夫妇、水运生和张重瑾夫妇及我和老伴聂静仪,还有游丽昭夫妇、吴多星夫妇一起接受海南农垦中学赖瑞光校长盛情邀请,调到农垦中学任教。

1989年暑假结束了,我们一家从海南回到学校,我的高中同班同学、当时也在华中师大一附中执教的游丽昭,问我海南之行有什么收获。我重点向她介绍了海南省高考的有关政策和赖校长的盛情邀请,她问我的打算,我说为了两个女儿的未来,我去海南!她向来处事果断,马上说,我跟你一起去!当我把这个信息告诉赖校长后,赖校长非常高兴,立即邀请她去海南农垦中学考察一周。她回武汉就更加坚定了去海南的决心。

于是,我和游丽昭两家一起,于19 90年9月率先调往海南,接着,他们几家也相继调来了。

在我们准备调离武汉期间,一些老朋友分别举行告别聚会。我们湖北省及武汉市教研室组织领导的几个教改实验班的老师:胡明道、李更仪、蒋自立、黄若儒、陈文国,在李更仪老师家聚会,为我践行。李老师当时是武汉市教育局教研室语文教研员,李国光是汉口空军子弟学校的老师,他把我拉到他们的卧室,详细了解海南有关政策和农垦中学的情况,表示他们也想去海南。

水运生夫妇与游丽昭非常熟悉,他们听说我们两家准备去海口之后,表示为了他们的儿子,也要去。

赖校长得知这个信息之后,立即飞赴武汉与他们见面,并邀请他们去海南考察。从海南回来之后,他们就决定去农垦中学了。

最有意思的是胡老师调动的故事。

胡老师当时是湖北省重点中学----武昌实验中学英语教研组组长,他的夫人也是该校的英语教师,当他们决定为了女儿的未来调到海南后,向他们学校领导申请调离。当时实验中学的校长张广德坚决不放,再说他们两人的关系本来就非常好,胡老师好说歹说,张校长就是不松口。胡老师最后对张校长说,你如果在大年三十以前还不批准的话,我一定在那天凌晨两三点钟到你家门口放一万响鞭炮!张校长深知胡老师的为人和性格,知道已经挽留不住他了,就同意他调到海南了。

当时许多朋友听说我们这群武汉人要去大特区海南工作,有的不太理解,你们都是已过不惑之年的人了,还去冲浪下海?我说,我们不是下海,只是过海,我们过海还是去中学教书的。

他们不了解,当年海南高考录取分数线比湖北省低多少。我比较了一下,在湖北如果只能考取大专的话,在海南可以上一本。我们这批老师的孩子在武汉市都读完高中或初中,去海南参加高考肯定可以考上一个比较理想的大学。这也是赖校长当年说服我们去海南工作的最厉害的一招,确实是击中了人到中年的我们的要害。当我们的孩子随我们去海南,后来顺利考取大学之后,大约四五年之后吧,海南出台了限制“高考移民”的有关政策。可以说,我们是海南的第一批“高考移民”。也算是享受了一点点改革的“红利”吧!

说实话,当时我在华中师大一附中工作,而且已经是语文高级教师,老伴在武汉市十五中工作。两个孩子都在一附中读书。在外人看来,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没有必要漂洋过海去教育那么落后的地方。老伴也一直犹豫不决,记得有一次去她大哥那里征求意见。她的大哥坚决支持我们到海南。老伴说,我们去那里举目无亲,如果活不下去了怎么办?大哥说,海南岛四周不都是海吗?别人都可以活下去,你活不下去就跳海呀!大哥曾经是中国青年报湖北记者站的站长,不仅有深厚的文字功底、见过大世面,而且思想观念与时俱进,他的支持坚定了我们的决心。

我们这群海南武汉人,当年为了孩子的前途举家南迁,其实也是继承了中国文化的传统,二千多年前的“孟母三迁”早就成为历代家庭教育的典范。我们只不过是学习先贤而已!

再说,我们这群武汉人调到农垦中学以后的情况吧。

我们都是湖北省重点中学的高级教师,三个语文老师、两个数学老师、两个英语老师、两个化学老师。一到农垦中学引起的震动就不必说了,只说赖校长当时决定让我们到应届高三去抓升学率,我对赖校长说,您这样安排,可以说我们这群武汉人去抓一年,明年学校的升学率肯定可以上去一些。但是我恳请您从长计议,我们都是正式调来的,不是只在这里工作一年而是一辈子,如果现在把那些教了两年毕业班的老师撤下来,我们去教,就算明年升学率上去了,别的老师,特别是那些被换下去的老师服气吗?我建议,您考虑并组织学校主要领导研究制定一个三年计划,初中高中都从起始年级抓起,三年后,我们这群武汉人不仅让其他老师对我们刮目相看,而且一定会让农垦中学在海口市乃至整个海南省引起轰动效应!

赖校长不愧是优秀校长,不仅能礼贤下士广招人才,而且虚怀若谷从善如流。他尊重我的建议,制定了一个把农垦中学建成全省一流中学的六年规划。而且,安排我们这群武汉人都从起始年级教起。我和游老师任高一年级的班主任,她的班偏重理科,我的班偏重文科,我们两人互教对方班的语文和数学,胡承辉老师教教两个班的英语。也就是说湖北省两个顶尖省重点中学的三位高级教师负责的两个班,曾任武汉市教育局教研室资深语文教研员的李更仪老师屈就语文教研组组长。三年后要是不出成果那才是怪事!

三年后,果然不出所料。我们这一届的高考升学率名列海南省第二名,直逼年年第一的海南中学,轰动全省,引起省教育厅的高度重视。时任教育厅长谢锋逢会必讲“低分进高分出”,是农垦中学的成功经验,比“高分进”的海南中学更值得各学校学习。

那三年,我们这群武汉人在农垦中学踏踏实实抓教学,不仅把湖北省重点中学华师一附中和实验中学的先进教学理念和管理模式带到了农垦中学,而且充分发挥了我们与教育界顶级专家学者联系密切的优势,加之赖校长舍得花钱培训教师,采取“请进来,走出去”的方式,请专家学者来学校讲学,派优秀教师去教育先进地区听课学习。                      

那几年,请到农垦中学来讲学的著名专家学者有:人民教育出版社副编审、著名语文教育家、诗人刘国正先生,广西教育学院院长王世堪先生,全国中学语文研究会秘书长、人民教育出版社《课程教材教法》研究所所长张定远先生,全国第一届十大杰出青年、著名特级教师魏书生,北京市著名特级教师刘朏朏,华南师大附中著名特级教师张贵和,黄冈著名特级教师汪道惠,华师一附中著名特级教师詹炳椿、尹一冰等。还特聘北京市全国著名语文教师张必琨先生当学校的顾问、兼任游丽昭老师班的语文课,当年他教的学生至今难忘。他每周参加语文教研组的集体备课,他经常深入课堂听课、评课,他的谆谆教诲激励每一位老师潜心研究教学,提高教学质量。我们还请时任全国语文高考命题组副组长、北大附中著名特级教师章熊先生来校讲高考命题的理念、原则、方法,以及高考命题改革的大趋势等。曾到全国各地讲学的著名特级教师魏书生在与赖校长告别时笑着说,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在一所学校讲三天啊!

我们这群海南武汉人,只有吴多星老师不幸因病去世了,其他都还健在!而且,“海南武汉人”这个微信群活跃着一群70后,思想观念与时俱进,国事家事大事小事都关心。心态平和与世无争,加薪加奖无论多少都高兴。饮食平衡顺其自然,吃荤吃素不论多少七分饱。适度锻炼不争先后,快走慢走不管速度就行了。微信发帖自作主张,原创转帖无关“违规”就无所谓了!

最后要说,我们这群海南武汉人每年能聚会一次真的很好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微波仙子 回复 悄悄话 华师一附中可是非常有名气的中学。
云本无心 回复 悄悄话 看成回汉杂居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