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十八) 我第一次到美国

(2018-03-29 04:43:13) 下一个

闲话人生(十八)

我第一次到美国

2000年小女儿在美国新泽西州瑞德大学硕士毕业,我和她妈妈应该校邀请赴美参加她的毕业典礼。从此,我们开始经常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从北京到底特律

2000年7月9日,我从北京国际机场乘坐美国西北航空公司的波音747客机直飞美国底特律,然后再转乘美国国内航班飞往新泽西州的纽瓦克机场。我的小女儿和她妈妈将到机场接我。

我的小女儿2000年5月毕业时,学校邀请家长参加学生的毕业典礼,我们拿着瑞德(RIDER)大学的邀请函,以及其他必要的证件,前往美国驻广州的领事馆签证,签证官非常友好,热情欢迎我们去美国参加孩子的毕业典礼。女儿她妈早在1999年就退休了,签证完后,她就先去美国了。我当时还没有退休,只有等学校放假后再去。

当我一个人在美国底特律机场走下飞机时,环顾左右,很想找一位同胞问一下,在哪里转乘飞往新泽西州纽瓦克机场的航班,因为我不懂英语。所以,我见前面一位先生像中国人,就非常礼貌地问:“先生,请问您是中国人吗?”那位先生没有理睬我,也许他是日本人或是韩国人吧。此时,我没有想到与我同行的一位外国中年女士,用一口非常标准的普通话问我:“先生,您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助吗?”我说:“谢谢!我不懂英语,第一次到美国,底特律机场又这么大,我不知道到哪里转乘飞往新泽西州的纽瓦克机场的航班。”我们一边随着人流向前移动,一边继续对话。

她微笑着问我:“你不懂英语来美国做什么呢?”

“我女儿在新泽西州的瑞德(RIDER)大学读商学硕士,今年毕业,我是中学老师,这次是利用假期来参加她的毕业典礼的。”

“OK!新泽西州是花园之州,非常美丽!希望你在美国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听她说话的语气不一般,于是,我就欲言又止地说:“您是……”

“我是美国驻华使馆的工作人员,回国休假的。您从中国哪里来的?”

“海南岛。您去过吗?”

“非常遗憾!除了海南,中国所有的地方我都去过。”

“那确实非常遗憾,海南非常漂亮,欢迎你以后到海南来啊!”

她一直把我送到飞往新泽西州纽瓦克机场的候机处,带着我到一位黑人小姐身边,用英语对那位服务小姐交代,那意思是:“他不懂英语,到时请通知他上飞机。谢谢!”然后我们握手道别。

我没有问她要去哪里转乘飞机,也许她送我到这里时,已经走过了她的候机处,因为我们分别后,她是回头走的。我看着她匆匆远去的背影,心里想:在我们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从底特律到纽瓦克

我在飞往纽瓦克机场的候机处候机。由于时差的原因,昏昏欲睡,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候机的人们在听到广播后,立即排起了长队。我不知道广播里说了什么,但是,我听到了“纽瓦克”这个词,猜想一定与我所要乘坐的航班有关,于是,跟着别人去排队。刚好,站在我前面的先生好象是一位中国人,于是,我就问他:“先生,您是中国人吗?”只见他脸上那北京人特有的表情出现后,便听到那北京人自豪的语调:“是啊!北京人!您有什么事吗?”我说:“我不懂英语,不知道这是不是去纽瓦克的航班。”

“去纽瓦克的航班因为天气的原因已经取消,现在排队一是换晚上12点的票继续在这里候机,二是换明天这个航班,由机场安排吃住。”

“我现在与我女儿联系不上,怎么办?”

“你女儿那边你不用担心,她从机场,也许在家上网就知道航班已经取消了,不会去机场接了。现在的问题是你自己要决定坐哪个航班,然后再打电话通知你女儿。”

“那您打算怎么办?”

“我不急啊!我太太和女儿还在北京,一个礼拜以后才回。所以我今天就住这里了。”

“如果您不嫌麻烦的话,那我就跟着您了。行吗?”

北京人就是爽快:“没问题。把您的机票和护照给我,我来帮您办手续。”

帮我办换乘手续的先生姓王,出国前在原北京化工学院教书。王先生是中国最后一批上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大学毕业成绩优秀,留校任教,改革开放后,又非常幸运地第一批被公派美国留学。由于种种原因,后来就一直留在美国,他的太太后来也来了,女儿在美国出生。

手续办好了,王先生就带着我去机场安排的酒店。

到酒店后我们两人被安排在两间客房。王先生告诉我,这就是美国与中国的差异。因为我们两人都是男性,同性不能住同一间房,所以要一人一间。如果两人是异性,倒可以住在一起。王先生还告诉我,由于航空公司的原因,造成飞机晚点,航空公司免费为乘客提供吃住,同时还有一张25美元的电话卡,让乘客好与家人及时联系。我请王先生用这张卡与我女儿通了电话,告诉她,我们明天就可以见面了。

王先生在底特律有朋友请他吃饭,他走之前,带我到餐厅去,告诉服务小姐,送两份套餐和饮料。他说:“您慢慢吃,这有两张餐票,如果不够,还可以点的。我去吃完饭就回来,然后继续聊吧!”

王先生果然很快就回来了。也许是我们两人年龄差不多,也许是在异国他乡旅途寂寞,我们聊得很晚才睡。

王先生说,他这次回国是想找一个与自己专业对口的单位,他实在是太想回国了。他说五十岁的人啊,中国人那落叶归根的情结,随着年龄的增长与日俱增。他说,他在美国摩尔生物制品公司实验室研究药品开发,年薪十几万美金,有房有车有绿卡,但是,他感到没有归宿。这次回国又找不到适合的工作,只好再到美国来。听说他在摩尔生物制品公司工作,我立即告诉他,我女儿也在摩尔生物制品公司工作。不过,我女儿是在该公司的金融部,与他工作的部门没有什么联系。然而,在异国他乡偶然相遇的陌生人,聊着聊着,居然发现对方与自己的女儿在美国同一个公司工作,不得不令人惊叹: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李培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懒风' 的评论 : 助人为乐!我的第一篇闲话人生。我一贯认为助人为乐,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
懒风 回复 悄悄话 是啊,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忽然想起有次去机场送亲友机,送完后看到有个大约是说韩语的大妈东倒西歪地提着拉着三个看上去很重的大麻袋想找韩国航空的柜台,那样子就活像是乡村大妈带着大包小包土特产赶回家团聚的样子。我于是就帮她提着行李一路找到了韩航的柜台,那时还是大清早,没什么人排队。可是柜台地勤小姐一称她那些大袋子有些还超重了,于是她又满头大汗地把东西这个包那个包地倒来倒去。我帮着忙儿直到她看来妥当了才离开。心里说,幸好我在,不然这大清早要找个人帮忙可不容易,这大妈可就真够呛了啊。能给别人帮上点忙,心里还是很愉快的,呵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