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十) 当评委

(2018-03-25 14:56:53) 下一个

闲话人生(十)

当评委

我被评上特级教师以后不久,接到海南省人力资源厅职称处的公函,聘我任海南省中学高级职称评委会的评委。该评委会负责评审全省各市县报省厅审批的高级教师资格。

我自参加工作以来,一直是站在三尺讲台上给学生上课,当班主任也只是领导那些学生,后来当教导主任管的也只是教学工作,从来没有接触过人事方面的工作。刚去评委会时,诚惶诚恐,甚怕因为自己不熟悉人事业务而导致的失误,造成对参评教师的伤害。因此,我对每一位老师送来的材料,都要认真读几遍,对照政策条文,逐条推敲后,才敢下笔书写审批结论。

当年省厅职称处处长每次评审都坐镇现场,反复强调一定要对每一位申报的老师负责,对符合条件的申报老师,结论必须明确具体。对不符合条件的申报老师要特别慎重,必须说明具体原因。如果是有些材料缺漏,比如缺少论文,请你们立即报告,我们要马上打电话给那个老师所在市县教育局查询,是不是送漏了。总之,必须对每一位申报老师负责,工作要细致,一定要慎之又慎!

再说评委会审批的工作程序也是非常严格认真的。首先由职称处的工作人员汇总各市县的申报人数,然后根据这次报到的评委人数,平均分配给各评委若干袋申报档案材料。评委会确定两个评委为一个小组,每人主审分给自己的若干袋材料后签主审人姓名,然后给另外一位复审,复审如同意主审的结论则签名,如有不同意见,两人必须讨论研究,或达成一致,或各持己见。如各持己见就提交全体评委讨论后举手表决,超过半数则通过。

当评委评审别人,不由得想起自己当年被别人评的时候。此时,尤其需要换位思考。

我虽然到海南时间不长,由于工作需要,也经常到下面农场去,亲眼目睹那些常年工作在农场的老师们,艰苦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深感他们能几十年如一日之不易。因此,我只要看到来自农场或农村中学老师的材料,审阅后,没有原则问题,一般都是签名同意。也曾几次与有的评委发生过争执,比如有评委在申报人“自述”材料中发现几个错别字,便大发感慨,这么简单的几个字都写错了,怎么当语文高级教师?我就说,人无完人,谁能不出点小差错?语文老师也不能保证自己就不写几个错别字,不能因为几个错别字就全盘否定一个人。特别是那些在边远地区的老师,年过半百,好不容易能有这样的机会参评,即使通过了,评上高级教师了,也许他所在的地区财政,一时还不能兑现他们的职称工资。仅仅只是满足了他们的心理需求,我们何必去伤害他们善良的心愿呢?

我当评委多次,每次都是这样一种心态,所以,经我评审的申报老师的资格一般都通过了,因此也被有的评委称为“老好人”。为了那些长期坚守在边远农村的好人心想事成,我愿做不为他们所知的老好人!

还有一次评审时的故事值得说一说。

海南省当时的民办学校规模比较大的、知名度比较高的有好几所。那几个学校不仅吸引了全国许多优秀教师来学校任教,还有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也去那几个学校工作。省有关部门出台了一项政策,民办学校符合职称评审条件的老师可以申报,直接报送省人力资源厅职称处交评委会评审。如果审批通过,其职称予以认可并颁发证书。但是,其与职称相应的工资待遇,则由申报单位负责调整。这本是一件好事,只要符合条件,我们当然会通过。可是,有一次一个民办学校的总经理在评审工作开始后来找我,希望我能帮她们学校一位老师补报高级职称并予以评审。我看了那个老师的申报材料,确实各方面都很优秀,就是缺一篇省级学术刊物的论文。但是,一个学术刊物编辑部给该教师的证明,明确即将在该刊物上公开发表她的论文,并附了那篇论文的清样。学校又在上面证明“情况属实”,老总亲自到评委会来恳求。我被老总这样爱才、惜才的精神所感动,于是对她说,你这是做好事,我请示一下职称处长试试吧!

我把上述情况向处长汇报了,他认真看完了材料后说,我同意他们补报,就请你帮忙审阅后签署结论,然后交评委会讨论,举手表决。没有料到,在评委会讨论时,个别评委表示坚决反对。他的理由是,高级教师在省级学术刊物上公开发表论文是评审资格的硬件,谁知道她的证明材料是真还是假。民办学校老总都把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弄到学校来,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亲戚关系?我当时就反驳他,你说的第一个问题确实是一个关键问题,有关证明的真假我不敢妄下结论,但是,那位老师的论文是有一定水平的,这不是假的。第二个问题与本次评审没有关系,我不想浪费大家的时间来讨论。但是我要强调一点,这位老师人到中年,远离故乡来海南支援特区的教育事业,无论是她的工作态度,还是她的专业水平,都是优秀的。老总亲自为她的职称问题到处求人,为什么?如果评审通过了,老总每个月还要多拿钱出来。老总都能为我们的优秀教师着想,我们这些当老师的为什么不能多为她考虑一下呢?我同意她评为高级教师。请在座的评委动动恻隐之心,给她一票吧!

举手表决结果,大大超过半数。

我在会上为这位素不相识的老师力争,就想到当年华师大邓校长也一定是这样,为了一位有志于教育改革事业的年青人敢于破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李培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鼓励!
smithmaella 回复 悄悄话 您写得真好。请继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