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九) 评特级

(2018-03-25 14:53:14) 下一个

闲话人生(十六)

评特级

1991年教师节,海南省决定评选第一批特级教师。农垦中学可以上报四个人的材料,经过全体教师民主推荐,学校领导研究决定将L(物理一级教师)、Z(数学高级教师)、李培永(语文高级教师)和L(语文高级教师)上报(以上名单按得票多少排列)。

学校民主推荐得票最高的是赖校长。他说,这次是评特级教师,我当校长二十多年,虽然也是一个高级教师,但是一直没有上课了,等以后参加特级校长的评选吧!他的高风亮节,赢得了全校老师的热烈掌声。他的弃权,又让一位老师得到一次机会。海南省这次评特级教师的条件中有明确规定,必须是具备高级教师资格的才可以申报。学校民主推荐得票仅次于赖校长的就是L,他明明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一级教师,不符合评特级的基本条件,但是,他就是要占着茅坑。谁也奈何不了他!因为他是学校的党委书记。

经过农垦总局教育处研究,报省教育厅的只有我和Z副校长。

1991年12月26日省教育厅通知我到该厅电教招待所报到。报到后才知道:这次负责考评语文特级教师的是省教研室田主任、海南中学语文教研组长杨老师和三亚二中老特级梁老师。这次全省各县市和农垦总局,上报参加考评语文特级教师的共有十位,除我之外,他们都是校长。

十位全部报到之后,田主任主持会议,并宣布这次考评程序。所有参加考评的老师都必须上两节课:考评的第一节课,今天就在这里抽签决定上课的内容和上课的地点。内容是三本高中语文课本中,专家指定的篇目,抽中哪一篇就讲哪一篇,就在这里准备,不能回家;上课地点分别在海南中学、海口一中和侨中,抽中哪个学校就在哪个学校,不得调换。考评的第二节课,在参加考评教师所在学校自己执教的班级上课,听课时间由考评组决定,不提前通知,随到随听。

田主任还没有讲完,有三位校长问他,是否可以不讲课。田主任说,可以不讲课,但是不上课就不能参评。那三位校长说他们二十多年没有上课,不参评了,当时就走了。他们三位与赖校长事前就主动退出相比,简直是天渊之别呀!

田主任接着讲,在教学业务方面,考评小组还要检查教案和学生作业的批改情况。在教学研究方面,必须提交至少三篇,在国家级学术专业刊物上发表的论文。在德育工作方面,要考察班主任工作的业绩。最后,还要到学校听取师生的意见。

我抽的课文是高二的自读课文《警察与赞美诗》,要求一课时完成教学任务,地点在海口一中。听课的只有三位评委,但是,海口一中教导主任没有听清楚上级的电话通知,把我要去上课的那个班的学生,调到学校一个很大的阶梯教室等候。等我和三位评委走到四楼那个班的教室门口,一看教室空无一人。田主任立即打电话,该校教导主任马上去阶梯教室,带学生回自己的教室上课。尽管这节课来回折腾了七八分钟,还是上得非常成功。三位专家打的平均分为95.7分。我的教案平均分是95分;作业批改平均分是89.7分;教学研究得分97.7分;德育工作95.3分;群众意见84分。上述各项分数分别乘以“加权系数”,最后实得分为94.11分。“专家学科小组结论”:“完全具备特级教师条件”。

1992年教师节,海南省政府举行庆祝教师节大会,给首批特级教师颁发《特级教师证书》,在《海南日报》上公布首批特级教师名单,语文特级教师共五名,也就是说,通过考评又淘汰了两名校长。

用一句不那么优雅的话结尾:海南省第一次评语文特级教师,就有50%的位子被有权的人占据之后浪费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