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五) 算命和科学预测

(2018-03-24 19:42:44) 下一个

闲话人生(五)

算命和科学预测

我们这辈人,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打小接受的就是唯物论,不信神仙皇帝,当然,也不信命。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却如孔子所言:“五十而知天命”,到了“七十而随心所欲”就越来越信命了。套用中国某部一位著名 新闻发言人的话:“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那是在1991年,我受赖校长委托,邀请著名特级教师魏书生来海南农垦中学讲学。他于2月22日从沈阳飞抵海口,23日和24日我和赖校长陪他环岛游。

先去了在海口的“五公祠”。刚进大门,路边一对中年男女衣着道士服,在他们面前的地下,铺着一幅阴阳太极图。他们二人见我们三人西装革履走进来,就盯着我们说:“送你们三人各一句话,如果愿听详解,请留步片刻!”赖校长和魏书生笑一笑婉拒,我看那二位与以前看到的算命先生不一样,而且与我年龄相仿,他的那一句话,现在已经记不清楚是讲的什么,但是当时确实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我请他们说说。

在他们说之前,我请他们不要讲什么道理之类,讲具体一些。那位男道士看着我,笑了笑说:“好!你的夫人非常有福相,她的耳垂比一般人都要长一些。是不是呀?”

他这一问,还真难住我了。我们结婚都二十年了,谈恋爱三四年,我从来都没有仔细看过她的耳垂长什么样,有多长。只好含糊其辞应付他。对他说,就这样讲,越具体越好。他后来所讲的,大体上与我的人生经历差不多。我又说,不讲那过去的事情了,你可不可以预测一下未来呢?

他立即说:“你最近有贵人相助。”

“什么贵人?”

“你说她是中国人也可以,说她是外国人也可以。”

“贵人来助我什么呢?”

“助你发财呀!”

我们三人听了相视一笑。我一边付钱一边笑着说,谢谢你的美好预测,等真有那一天,我们有缘再会,一定重酬。

我们三人环岛游回到学校后,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看看我爱人的耳垂。当我要去拨开她的齐耳短发时,她说我出去转一圈回家发神经了吧。于是,我告诉她算命的事。

等我仔细看了她的耳垂之后,真如算命所言,我不得不佩服那位道士。

更让我惊讶的是他的预测未来!

当年四月底,我和赖校长一起去北京了解有关高考“三南试题”(那年教育部决定,海南、湖南和云南进行高考改革,不用全国统一高考试题)的信息。到北京后,我还是与以前一样,首先打电话找我的几位老校友。

老校友接电话第一时间就说:“你来得太好了?”

“有什么大喜事呀!”

“昨天从美国回来的H和夫妻俩就问我,李培永在哪里?”

“我告诉他们,你在海南。”

“他们说要去海南找你!你今天就来了,真是有缘啊!”

“他们现在住哪里?”

“你不要急,他们夫妇明天中午,在北京西苑顶层旋转餐厅,宴请在北京的所有老同学,已经通知到的大约有十几人了。明天我们都去那里见面吧。”

放下电话,马上就想到两个月前那位道士的预测,实在让我惊奇不已。H和P当时已经是美籍华人,不正是“你说她是中国人也可以,说她是外国人也行。”吗?而且,他们听说我在海南后,一定要去找我,岂不是贵人来相助吗?

赖校长听说我的高中同学是美籍华人,刚从美国回来邀请老同学聚会。就说,你明天去见你的同学吧!一定请他们到海南去投资!

第二天在西苑旋转餐厅聚会时,我请H和P安排时间去海南,他们一再表示一定要去看看大特区。后来果然在海口做了一笔大单生意。当年,他们一再要我辞掉工作与他们一起经商,我真的是钟情三尺讲台,不为利益所动。但是,我承诺在海口帮他们做力所能及之事,也确实帮她们做了一些事情。因此,他们为我配备了当时所有先进的通讯设备:可以直拨国际长途的座机电话、传真机、大哥大、BB机等。每个月办公费人民币2万元。也因此,我的同学和许多朋友都认为我下海了,我总是告诉他们,我是过海了,过了琼州海峡,但没有下海。

不管怎么说,那位道士一言成真,令我深思。

一是他从来没有见过我爱人,怎么就知道她的耳垂与众不同呢?

二是他怎么可以提前知道我的同学会从美国回来找我的呢?

后来看了约翰·奈斯比特写的《大趋势》,才知道科学预测。而且知道约翰·奈斯比特,未来学著作的销量已经超过1400万册。据《金融时报》证实,他最负盛名的《大趋势》一书中没有一条预言是错误的。

是啊,科学家预测的事情没有一条是错误的;道士算命两条都是真的。就那么巧啊?其中必有规律。只是现在只有少数人认识并掌握了规律,因此,他们就是“先知先觉”者。哥白尼生前遭到迫害和封杀,死后才被世人承认哥白尼原理,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一生就算那一次命,居然让我碰到了一位“神算”,深感幸运之至!由此也更加相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由此也更加坚信:是你的,终将是你的;不是你的,千万别强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