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二)我遇到的庸医和名医

(2018-03-22 04:14:10) 下一个

我遇到的庸医和名医

2018年1月16日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朋友在海口温泉宾馆宴请著名相声大师马季先生,请我去作陪。在聊天时,我问他,你有一次相声表演时讲到拔牙吧?他说是呀!我告诉马季先生,1986年9月初,我在武汉市三医院口腔科拔牙的遭遇。那天看牙医的病人不多,医护人员有的在给病人诊疗,有的在聊天。我进去后,护士让我去一位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医生那里看病。我主动告诉他,我下面有一颗牙烂了三分之一了,他看了看,给我打完麻药就继续去聊天了。一会他过来给我拔牙,手拿钳子使劲拔还拔不下来。我感觉不对劲,让他停下来。他大声斥责:“不要讲话!马上就拔下来了!”果然,他最后猛力一下拔下一颗血淋淋的整牙。他要扔到垃圾桶去,我马上要过来一看,说:“你怎么把我的好牙拔了?”他还坚持说没有拔错。我再三说我要拔的那颗牙已经烂了三分之一呀?他坚持不认错。我立即去找院长,院长听说后又看了看我手上拿着的牙,立即请他们科主任来到院长办公室。主任医师是一位和蔼的中年妇女,她听院长说完之后,问我从拔牙到现在大约多长时间,我告诉她大约二十分钟吧。她马上说,还来得及,快点!我们去诊疗室吧!我帮你把这颗好牙栽上去,再把那颗烂牙拔下来。好牙当时就栽上去了,但是,为了固定那颗牙,主任给我整个下面一排牙齿都绑上了钢丝,让我几个月饮食都很不舒服。而且,当时医院领导除了赔礼道歉,就是免费给我两份“十全大补丸”作为补赏。我在痛定思痛之后,就写了一篇《拔牙记》发表在《长江日报》上。马先生听了我的拔牙故事后说:“我的那个拔牙故事是虚构的,没有想到还被你真碰上了。还真是有这样的庸医啊!”

再讲一个名医给我治病的故事吧。

大约是1969年吧,我们一批分配在武汉市水厂路中学的几十个年轻教师,为了抢救被暴雨冲走的建房木材,冒雨去抬木头。十几个人才抬得动的大木头在抬回学校准备放下时,由于动作不协调,我的腰被压成重伤。蹲下去就站不起来,上课只能撑着讲台慢慢讲。下课后,我的学生班长鲁智新问我是不是腰受伤了。我告诉他,受伤非常严重,好像腰断了一样。他说,我们班邓新国的爸爸最会治您这个病,等他爸爸下班后,我和邓新国两个来扶你去找他爸爸打一针就好了。

晚饭后,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把我扶到邓医生家。邓医生当时是武汉市宗关卫生院著名中医针灸师,听说孩子的班主任老师来了,非常热情接待,问了情况后就让我趴在竹床上,双手在我的腰部边按边问,找准了痛点后,一针下去,那种触电感直达脚尖。然后再在那个下针处拔火罐。做完这些后,他说,李老师,今天就不请你喝酒了。你趴在那里,等我去喝杯酒来,你就可以起来自己走回去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邓医生来拿下火罐、拔掉银针,让我翻身坐起来。我还犹豫着,两个学生正准备来帮我。邓医生又说,别管,让李老师自己起来。我照邓医生说的去做,真的自己站起来了。然后,他让我走几步,居然一点都不疼了。他对两个孩子说,你们都不要去送,让李老师自己回去吧!自那一针后到如今快半个世纪了,我那受伤严重的腰就再也没有疼过了!

庸医让我一辈子痛苦不堪!为了保住那颗拔错了又栽上去的牙,钢丝固定了它,却把其他的牙搞松动了,结果不到六十岁下面那排已经是一望无“牙”了!

名医让我一辈子不受痛苦!不仅非常及时解决了一时难忍之痛,而且一针管你一辈子不复发!

庸医与名医差别怎么那么大呢?关键就在于庸医无“心”,而名医有“心”。可见用心做事还是不用心做事对他人的影响是多么大!

如果说一个庸医医疗事故伤害的只是个人,那么一个庸师教育事故伤害的就远远不只是个人了。因此,我们有千万个理由要求教师,特别是幼儿教师和中小学教师要做教育教学的有心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