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身边人,身边景--2018蓝山-布鲁斯半岛-汉诺威之行(下)

(2018-11-16 14:03:15) 下一个

一早起来,天空开始下起小雨。

出门在外,最不能把握的就是天气了。cottage主人似乎早就明了了我们的心情,在壁炉上放了一木块,木块上一行字: 

 

A Bad day at the lake is better than a good day at work.

 

Exactly!

依依不舍地告别了cottage,沿着休伦湖一路向南。

行不多远,我们来到了Sauble Beach. 地处休伦湖畔的Sauble Beach是世界上最长的淡水湖海滩之一。11公里长的沙滩在加拿大排名第二,仅次于Wasaga Beach(14公里长),它被誉为安省最好的淡水沙滩。

据说夏天的时候,这儿非常热闹。沙滩排球、立式单桨滑板,钓鱼,游泳。。。。湖畔还有很多餐厅和酒吧。只是深秋的现在,沙滩上空无一人,只有几根木桩,孤零零地。

 

傍晚这儿的落日应该非常壮观。

忽阴忽晴的天空,大雁高飞而过。。。

来到今天的第一个歇脚点: Kincardine

1848年,出生于苏格兰家庭的Allan Camerom,以及来自英格兰的William Withers来到此处,成为Kincardine最早的居民。小镇也由此传承了浓浓的苏格兰风情。

坐在小镇的咖啡馆,昏黄的灯光下,端起一杯香浓的咖啡,慢慢品茗。咖啡馆的招聘上自豪的写着:

 

Naturally.... the way coffee should be...

一万多居民的小镇,镇中心非常安静。

这栋漂亮的建筑是Kincardine的老邮局

建于1851年的卫理公会教堂

Kincardine码头。在这儿儿子和LG跃跃欲试,恨不得拿起鱼竿立刻抛竿,但想着今天还有好几百公里的路途要赶,我坚决阻止了贪玩的父子俩。

很多人不知道Kincardine这个小镇,更不知道这儿有着世界上第二大的核电站。

 

安省有三座核电站,分别在Pickering、Darlington及Kincardine。不知道这儿的居民会不会因此而紧张,都说加拿大核电站技术是全世界最好的,但如果真的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离开Kincardine,沿着田野小路继续前行。

这些年我们在安省周游,去过很多以欧洲城市命名的小镇。这儿有巴黎(Paris),伦敦(London),剑桥(Cambridge),甚至还有一个小镇曾经叫柏林(Berlin),只是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候,为了避免和周围英国后裔的居民产生冲突,不得不于1916年投票改名为现在的Kitchener。

 

 

我们眼前的这个小镇,就有一个典型的德国名字--汉诺威(Hanover).

1849年 Abraham Buck 一家在这儿的Saugeen河上建立了一个农场和小酒馆。后来陆陆续续的来自德国的移民在这个地方安下家来。1855年,当地建起第一个自治政府,开始这个地方叫 Buck's Crossing , 以后又叫着Adamstown,最后名字才定为现在的这个名字Hanover(汉诺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期的德国定居者大多来自于德国汉诺威地区,把新世界的第一个家起一个故乡的名字,也算是对故土的某种思恋吧。

1905年这儿正式建立了行政镇。现在镇中心的小广场还竖立着2005年庆祝建镇100周年的纪念牌。

这些年,虽然跑了很多地方,但是可能是由于LG曾经在德国生活过的原因,我们全家对于德国,这个在欧洲算不上第一线旅游热点的国家,有着一种特别的情节。

 

我们曾经7次赴欧,走过西欧,中欧,南欧多国。但是这7次中·,我们有三次把德国放在我们的行程里面,我们一路走过波恩,科隆,法兰克福,海德堡,慕尼黑,柏林,康斯坦兹,德累斯顿。。。当然更少不了二次回到LG曾经生活过2年的斯图加特。

 

虽然父亲的经历没法让儿女感同身受,但是儿子,女儿似乎也比同龄人对德国这个遥远的地方有更深的感情。当然这个感情对于他们来说,更多的是在美食方面。虽然德国不是一个美食大国,但女儿一直对德国白肠念念不忘,而儿子也永远忘不了博登湖畔的那家牛排馆。

第一次去德国,父女俩在斯图加特。那次是LG离开德国7年后第一次回去,当我们刚刚从HauptBahnhof火车站上来,站在国王大街上,某位同学当时就激动地老泪纵横。

 

那一次为了陪LG怀恋往昔,我们在斯图加特特意停留一晚。LG把我们的住处订在一个啤酒馆的楼上,方便下楼就可以喝到他朝思暮想的Krombach。

那时女儿才10岁,儿子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

第二次回德国,爷仨在波恩。

火车上的姐弟俩。

我和一双儿女,走在斯图加特国王街上。

这2次去斯图加特,我们都会陪着LG回到他住过的位于Johannes straße的三层小楼,故地重游。

LG永远忘不掉的Johannes教堂。

第三次回德国,那时女儿已经大学毕业,走上职场,不再和我们同行。这次我们去的是德国北部。

 

我带着儿子,在德国国会大厦。这是我第二次去柏林。

勃兰登堡门前搞怪的儿子。。

经过100多年的变迁,在安省汉诺威这个小镇上已经看不到多少德国的痕迹了,不知道的路人,大概也就把它当着是一个普通的安省小镇。但是,我想,这儿的很多居民的家里,在他们保存的影集里面,一定还有那么几张发黄的照片,那上面是他们的祖辈,曾祖辈在故乡德国的某个地方的某个小照相馆拍的照片。

在小镇街上闲逛的儿子。

这儿还有一个小小的音乐花园,这是我在安省别的小镇不曾看到的。也许这算是德国文化的一个印痕吧。毕竟德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那么多的古典音乐大师。

花园里有一个小小的音乐台。我想,夏天的时候,这儿的露天音乐会演奏的是巴赫,贝多芬。。。还是舒曼,勃拉姆斯的作品?

汉诺威小镇的图书馆。这大概是我在安省看过的最气派的图书馆了。

 

这儿的居民是否像我在德国U-Bahn, S-Bahn上到处看到的手不释卷的人们一样,也特别喜欢读书呢?

钟楼

市政厅紧邻图书馆

我们到的那天是长周末,整个小镇只有一家餐馆营业,它号称是小城最古老的饭馆。

只是这家的手艺实在不敢恭维。

离开汉诺威,行至本次出行的最后一站: Conestogo Lake Conservation Area.

这个保护区占地2300公顷,是安省著名的垂钓地。

密林深处,枫叶终于红了。

 

在红枫,蓝水,绿草,白鸥的环绕中,2018年深秋的这次短途旅行,就这样画上了一个句点。

这篇游记是我在美篇上写的第60篇了。两年多年,走走,听听,读读,写写,我很欣慰,在这个节奏越来越快的社会里面,我还能够在某时某刻,安坐下来,静静地写下曾经体验过的某一段旅途,曾经感受到的某一段思绪。

 

人的记忆是很不可靠的。随着我们逐渐老去,终有一天,我们会将曾经的过往大半遗忘,但不怕,我们还有文字。也许在那时的某一个黄昏,我们再翻开曾经写下的东西,细细读来---此生无憾。。。

写到这儿,窗外下起了今冬第一场大雪。

 

搁笔之前,再回望一眼逐渐远去的那个热情四射的夏天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真美! 以后有时间再补读。 谢谢。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