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流长

淙淙溪水,源远流长,驻足芳园,滋润心田。
个人资料
小溪姐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39年长相思,家里第一次台湾来客(1)

(2021-03-20 21:36:36) 下一个

极地寒流过后,村里一片的残枝败叶里冒出了一树的欣欣向荣,春天终于来了。

想写这篇文是一月刚刚过去,二月初的时候。窗外的天空总是阴沉沉的,风也刮得紧,真好像有点儿“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思。作文刚刚开了头,题目也还没想好,还真就来了个名副其实的极地寒流。零下十几度,还停水断电的。寒流过后,还得忙着打扫残局,写文的事就不得不搁下来了。

今天,是春分,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辛丑年(牛年)二月初八。以下是我2019年这个时候在休市日本花园拍的一段视频。好一派。。乾坤平分昼夜,却是燕子来时。水边新绿野草,陌上桀然花枝(诗句摘自网络)。。

我坐在窗下的书桌前,面对着电脑屏幕,想着这过去不久,岁末年初的几个月里,有多少亲朋反目,家庭分裂。还有至新冠Pandemic以来,美国仇华,排华暗流涌动,暴力抢劫枪杀。。又有多少人忧心重重,义愤填膺,彻夜难眠。 不免思绪起伏,就想着要把这篇文继续写下去。。

恰逢城里王府正在热火朝天地搞“我的第一次”写作活动,于是来了灵感,这篇作文的题目何不叫着,《家里第一次台湾来人了》,更准确点说,是我家第一位从台湾来的客人,一位台湾外省人,祖籍江苏扬州。

他,我称为Q伯,是一位相貌端庄,戴着副金丝边眼镜,身材高大,腰背挺直的国民党退休军人,一位善良睿智,心灵手巧,曽经的资深空军机械师。见到了Q伯,方才恍然大悟,多少年来,被妖魔化的所谓“蒋匪帮,国民党反动派”,其实只是中国平常百姓人家的儿子,兄长,父亲。。

文革后,国门开启。80年代初,家里先后从美国,香港回来了小叔和大嬢。。想来我家老爸久病煎熬中,支持他活着的信念之一,就是想再见一面,49年后一别,就再未相见的亲人。虽然老爸走得太早了,但还是有福的。他是在满足了他心愿的第二年里,也就是见过了比美国小叔迟一年来探亲的香港大嬢后,才过世的。然而Q伯还有许许多多,因着各种原因离开了故土的游子,却没有我家老爸的幸运。。

后来,自己也走到了天涯海角。当读到龙应台的那句“所有的顛沛流離,最後都由大江走向大海;所有的生離死別,都發生在某一個車站、碼頭。上了船,就是一生。”

就想起Q伯和他的父母被分隔在海峡两岸,生死离别近四十年,于是有了更深的体会和感慨。。真是切齿痛恨那些拆散亲情骨肉,导致亲人不能团圆天人永隔,惨无人道,嗜血残忍,肮脏的政客和政治,人为的斗争和灾难。。

48年南京下关老火车站一别,Q伯正是风华正茂,再归来时已是两鬓斑白,年逾古稀。而他那慈祥的老父老母望穿了秋水,也没能盼到与自己的爱儿再见一面。等到孝子终于再踏上故土,也只能是长跪在安徽异乡僻壤间,两座清草萋萋的土坟外,香烟袅袅,伤心欲绝,热泪长流。。

侯德健 - 歸去來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reload=9&v=N5fSWc-Rsrw

记得第一次见到Q伯时是1987年,大陆台湾刚恢复民间往来不久。是个南京忽冷忽热,天气变化无常的季节(倒是很像休斯顿一,二月的气候,昨日寒冬,今天夏日地来回折腾)。那时候,我家已从老宅搬到母亲单位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分配给她的小区楼房里了。

那是个一扫前几日寒冷,阳光明媚,暖和的大晴天,我在三楼家里的阳台上晒被子,远远看到小区主干道上,一群孩子们簇拥在一高一矮的两位男士前后,叽叽喳喳地往我家的方向走来。等他们走近了,我才看清楚,难怪孩子们跟着呢,原来两男士中,那位身材高大的,穿着件三四十年代里的长袍马褂,头上还戴着顶合配的旧时礼帽,活脱脱像一个老电影里走出来的旧时人物。只见他们一行人进了我家这几栋楼的院门。

我回到屋里,没一会儿,就听见楼梯上的脚步,然后是门上的轻叩声。母亲在客厅看书,听见了,就起身去开门。我听见母亲和来人说话,接着是压抑的哭泣声。我赶紧也迎了出去。泪水涟涟的母亲正在把两位眼眶红红的客人(正是我在阳台上看见的那两位男士)往客厅里让,一边哽咽地吩咐我给小朋友们拿糖,谢谢他们热心带路。孩子们拿了糖,很有礼貌地和屋里的人说了再见,都高高兴兴下楼回家去了。

我赶紧去厨房沏了江苏茅山的新茶。两位客人见我端茶来,都站起身来接茶。我是小辈,他们真是太客气了。那位小个子先生对我笑着说,“小溪啊,多年不见了,你长这么高,成了大人啦。”我仔细端详他,认出他是Q公公和Q婆婆的那位在下关当中学老师的外甥,赶紧问候他。我下乡后的那个冬天,派出所那位复原军人L所长和居委会的黑皮主任,一起逼着Q公公和Q婆婆搬离了老宅,把他们赶到安徽水利工地上的小儿子家去了。我心里匆匆一过,真是光阴似箭啊,与两老的这位外甥已近二十年没见过面了。

那天,Q公公和Q婆婆(以下就称公公婆婆,我们从小到大的叫法)的外甥是陪伴他的表哥,那位高个子先生,公公和婆婆在台湾的长子Q伯比我妈略年长一些特意登门来探望我母亲的。Q伯接了我手中的茶杯,放在茶几上后,并不坐下,而是拉着我的手,满口扬州乡音,亲切地和我说话。。记得他是谢谢我帮着我妈照顾他的父母。母亲自两位客人进门,就一直止不住流泪,听Q伯这样说就赶紧插话,说以前自己工作忙(我外公外婆去世早,我爸又好多年在外地上班),我和姐年幼时,都是公公,婆婆在帮忙照看。

文革前,公公,婆婆和我家在那条民国路的老宅里,同住了约十年左右。因为57年我家搬进老宅时,老宅里还有空着的房间。征得房主(我妈的堂姐二伯伯)的同意,母亲就邀请了原南京老中央医院里的老前辈,老朋友,Q老先生和他的夫人来同住。

那天妈和我详细地给Q伯叙述了很多他父母生前的事。我主要说的是公公,婆婆对我姐妹从小的关爱,比如我上初一的时候,我爸被学院送去上政校,我妈下乡去四清,我姐上中学住校,我在学校包全伙,一人晚上在家睡觉害怕。每晚都是婆婆过来陪我睡觉。我和姐的毛衣大部分都是婆婆帮我们织的,更是吃过无数次婆婆烹调的美味佳肴。。

Q伯仔仔细细地听我讲着,然后说那也要替他的女儿谢谢我,因为我替公公和婆婆那位从未见过面,比我小两岁,在台湾出生的孙女儿在老人膝下承欢。。他说着,声音颤抖,泪如雨下。。

49年前,Q老先生(公公)在南京老中央医院工作时,是管理财务和总务的负责人。老先生写得一手王羲之体,娟秀的好字,他兢兢业业,精打细算,在医院勤奋工作了大半辈子。尤其是抗战期间,在重庆艰苦的岁月里,用非常有限的资金把医院还有附属护校里医生护士,老师学生员工的衣食住行,安排打理得井井有条,多年受到医院上下同仁们的一致敬爱。

Q妈妈”(婆婆)是旧时老中央医院里我母亲那辈人对Q老先生夫人一致的爱称。她对医院里年轻辈的医生护士,老师学生们一视同仁,视为己出,总是尽心尽力地关心照顾他(她)们。“Q妈妈”烧得一手好淮阳菜,她还有神奇的本领把粗陋的食材烧成了山珍海味。公公,婆婆家当年的饭桌上即有德高望重的医院院长,资深外科大拿第一刀,也有我妈这样的护校小先生,还有我妈护校里的一帮学生们。当年我爸肺结核病重,能在重庆老中央医院养病痊愈,其中就有婆婆隔三岔五喂养他营养饭食的功劳。

文革前,原南京中央医院里的那些专家权威,老朋友们常来老宅探望公公和婆婆,他们大部分都是着解放军军装的,老中央医院49年后被接管为南京军区总院。尤其是到了过年,公公婆婆的客人更是是络绎不绝。他们来看望公公婆婆,也会来我家坐坐。其中我见过有抗战时期,原中央医院撤退至重庆时的老院长沈克非教授(去北京开会,路过南京),总院留美的热带病专家(城里Alabama 兄的岳父),留美的牙科博士(我发小的父亲),留英的骨科主任。。

后来文革了,公公一辈子只是一名普通的医院职员,49年前,没有留过洋没有参加过任何党派,历史清白简单。49年后早早退了休,本应该是摊不上什么事的然而过去常来看望他的老朋友们,那些医学界精英们在文革中却无一逃脱被审查迫害的命运来找公公外调的人多了,这就引起了派出所那位片儿警(后来升了所长)的注意,查了一下,公公家竟然还有一个在台湾的长子,心里不禁大喜,打起了如意算盘。。出了派出所大门,直奔居委会黑皮主任家而去。。

 

未完待续

原创拙文,请勿转载,谢谢

小溪手机随拍,无任何摄影技巧含量,只为自己记录存档~上帝创造大自然和生命的神奇,和心悦的瞬间,以下是新西兰一瞥。下面的两张雪景,是从南岛往北岛路途中,所遇那年春天里,最后一场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2)
评论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康康好!谢谢你来读文留言。喜欢你的新头像,牛牛好漂亮。鹦鹉的智商也很高呢。希望康康能教牛牛说话。祝春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狗2014' 的评论 : 那个时候,老百姓都很听政府的话,老老实实什么也不隐瞒,没有想到后来斗人运动不断,秋后算账。土改时,把土地房产全部上交给政府了,还是逃不掉被枪决,坐牢。反右也一样,先鼓励大鸣大放,然后算总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感谢您临博,读文留言。您说得对,历史不能忘记,悲剧才不会重演。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牢记历史,感谢分享。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好,这次王府活动,真拜读了好几篇,过去没有读到的松松好文啊。顺祝春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北京妞儿好,感谢百忙中读文留言鼓励,祝春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是文城的保护神,每天拜访很多新老博友,又认真读文留言鼓励。王府金牌神探非菲儿莫属,令人心悦诚服。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董兰丫' 的评论 : 感谢兰丫妹妹的支持和鼓励,总能耐心读我老初二的作文。正是有像兰丫妹妹这样的热心友好读者们,我才有信心继续写下去。写写那些不应该被忘记的人和岁月。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鱼鱼说得太对了,听见看见,眼见为实。台湾还保留了不少国宝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文化和精神。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点点要上班,总来问候,感动谢谢了。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祝小溪姐姐愉快!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从我第一次踏上台湾岛,就知道又识破了一个谎言。
我们都曾经被骗得很苦!谢谢分享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问好小溪姐姐!祝春安!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好!

虽然文章只是开头,故事还没有进入高潮,我作为读者的心已经跟着收紧,本知道后面的故事不会轻松,却盼望着Q伯一家不要经历太多的坎坷,可是又知道那是痴人说梦。

姐姐慢慢写,不要太累了,我们耐心等着下面的故事!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栀子花开2020' 的评论 : 欢迎香花儿光临啊,喜欢香花儿豪爽快乐的性格哎,抱一抱。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的留言简约精湛 “权贵政治,你争我夺,受害买单的都是百姓。中国几代人的命运,令人唏嘘” 同希望故国再没有内战运动,国泰民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百忙中的小树临博留言啊,喜欢小树的文字,总是透着青春和美好。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一语中的,我姐当知青时,被选进县女篮队打中锋。所有知青球员都被上调县国有企业吃皇粮。唯一我姐因有海外关系,不被招工,淘汰下来。后来邓小平第一次复出,江苏出了个新政策,子女全下乡的,抽调一个回城。我姐才回城,留下我继续又刨了三年地。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古树羽音' 的评论 : 感谢羽音光临,读了您《杏花3月忆杏儿--也谈我的第一次》被您深情美丽的文字感动,杏儿有爱她和她爱的家人陪伴一生,是只好幸福的狗狗,我也很喜欢小动物。我家是喵星控。祝羽音阖家春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好,还要好好抱抱聪明善良,快乐幽默,心态永远阳光的弄弄。一直以为妹妹是个八十后,妹妹永葆青春的秘诀要写篇文章分享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村山人'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光临,我在有缘无我妹妹家见过您。我们都喜欢她的文字和为人。您家的台湾亲人联系上了,为您家的团圆高兴。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来也匆匆London' 的评论 : 匆匆好!昨天拜访了你家,你家在清迈的日子真快乐啊。为你全家高兴。也祝福匆匆阖家在清迈一切顺利,心想事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谢谢暖冬妹妹的理解共鸣,同希望故国再没有内战,运动,两岸的百姓都可以安居乐业,和平共处。昨天去妹妹家,盯着妹妹唱歌,打扰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小小对我一直的鼓励和支持。真是对不起,我的文章常带有那个时代浓厚的色彩,难免让人读了心里难受。不过老百姓写写自己知道的真实事情,写的人多了,也就写出了真实的历史。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邕' 的评论 : 被妹妹那篇红衣主教震撼到了,cardinal的世界太神奇,太美丽了。没有想到鸟儿世界等级这么深严。我家院子里难得来个一对两对的,看来造物主让它们成为冰雪里靓丽的色彩,所以北方多。妹妹用宝哥哥和宝姐姐拟人化的写法太灵动了,读了满心快乐啊。大家要是没有读过,下面链接,千万不要错过啊。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2200/202103/17957.html
我要写这篇文已经很长时间了,写完后可以说了却一半的心愿。只是对不起,让妹妹流泪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荷雨沁'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光临,感谢您的共鸣,一声长叹啊,故土是树欲静风不止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maninhome' 的评论 :谢谢家家读文留言鼓励,也很喜欢家家的好文笔和精彩故事。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感谢友明兄读文鼓励,上帝保佑您全家!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篱翁' 的评论 : 学长百忙中光临,我的文就一初中生作文,学长您真是过奖,对您的鼓励,鞠躬致谢了。您和学嫂多多保重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见到麦子好高兴,好好抱抱你,幸苦了。好在家里老人都安好。麦子回去尽孝照顾,自己也心安了。上帝保佑麦子全家。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圆猫小盗' 的评论 :圆猫猫,握爪握爪,谢谢圆猫吟诗唱歌欢舞,盯人幽默侦探百忙中,不忘为老溪加油鼓励。谢谢圆猫猫了。
圆猫小盗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应该载入史册。小溪姐姐的用心之作,读来让人感慨万千。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的回忆文总是那么感人,我终于能上文城了,先来报个到,姐姐发了那么多佳作,我慢慢补上。
东篱翁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故事真的像溪水叮咚,非常耐看,又滋润心田!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实在感人!尤其这一段:
48年南京下关老火车站一别,Q伯正是风华正茂,再归来时已是两鬓斑白,年逾古稀。而他那慈祥的老父老母望穿了秋水,也没能盼到与自己的爱儿再见一面。等到孝子终于再踏上故土,也只能是长跪在安徽异乡僻壤间,两座清草萋萋的土坟外,香烟袅袅,伤心欲绝,热泪长流。。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感动的亲情!好文笔。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感谢亮亮妈妈读文留言。春天来了,希望一切都能慢慢正常欣欣向荣起来。多保重!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谢谢云霞妹妹读文留言,当读到你的奶奶和父亲多少年后再见面时,相拥而泣,奶奶的话,我也流泪了。好好抱抱你。希望那些人为分隔亲人家庭的悲剧再也不要发生。多保重!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感谢您读文留言,49年后人斗人的运动不断,文革达到高峰。现在国内世风日下,一切往钱看,人与人之间,没有诚信,只有利用关系,也是文革遗毒之一。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点点百忙中来访,我也在等点点《深度寂静》的下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水鸟妹妹好久不见了,希望一切都好,忙中偷闲,常来城里走动。王府又搞活动,大家都想你呢。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是啊,墨墨,大陆台湾人为分隔几十年,中国老百姓遭殃,现在想想什么主义都不是,就是老毛老蒋俩政客争权抢地盘。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感谢杜鹃读文共鸣,出国后,尤其是现在,才更体会当年台湾外省人有家不能回的乡愁。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动荡,战争,最遭殃的是老百姓。小溪姐姐的文章真实,生动,感人。期待绪。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这种故事听过很多,同室操戈,相煎何急?还有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能再见...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问好小溪姐姐!令人故事伤感、唏嘘的故事。现在在民间海内两岸有不少来往算是一种无奈的弥补吧。有道是天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但愿下一代能看到两岸合一的未来。
羡慕你们的春天,祝姐姐你及家人愉快,春安!: )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等下集。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笔误,更正:
那年代,谁家没人被批斗,又有谁家没人去斗人?真如歌里唱的:“不知谁能,谁能躲的过去?”,期待后文。
云霞姐姐 回复 悄悄话 笔误,是“想起”。一流泪,字也模糊起来
云霞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含着眼泪读完小溪姐的回忆文,太感人了!
政治运动,让多少家庭分离啊……让我感起奶奶见到父亲那一幕:父亲十九岁扛着心爱的摄影机从香港回国,投入祖国的电影行业,一系例的政治运动,等到再与香港亲人见面时(八十年代开放后),奶奶看到父亲时,泪流满面说:“走时是个小伙子,再见巳是白发人… 呜呜呜……”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镜头下的春天很美。谢谢姐姐分享家族故事。
夏荷雨沁 回复 悄悄话 看文的同时,泪眼婆娑,唏嘘心酸,罪恶M时代,想做个有良心的老百姓都不成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那年代,谁家没人被批斗,有用谁家没人去斗人?真如歌里唱的:“不知谁能,谁能躲的过去?”,期待后文。
阿邕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的文读来让人泪目。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的故事令人感叹,唏嘘,那个年代,有海外关系的人都被挨整,Q伯的经历是一个缩影,不知有多少人家深受其害,亲人不能团聚,悲哀…………
姐姐pp拍的大气壮美,周末快乐!:))
雪狗2014 回复 悄悄话 当时人都老实,长子添上失踪是不是能避过灾难。期待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照片视频拍得都好!往事不堪回首。。。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小溪姐姐应该参加“我的第一次”活动:)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好漂亮的照片啊。 那时候搞统战,。。。 期待下文。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1

好棒的第一次征文。小溪姐篇篇大文都让人感慨万千。我今天的也是讲台湾来客。期待续!
栀子花开2020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大作啊,横跨几十年,图文并貌的
就是故事有些悲凉,但特定年代里的事儿,也只能唏嘘两声了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赞小溪姐姐用心的佳作。权贵政治,你争我夺,受害买单的都是百姓。中国几代人的命运,令人唏嘘。片片都很漂亮!小溪姐姐,周日快乐!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美美的贴,暖暖的文字,赞哦!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姐姐“海外关系”复杂啊:)那个年代真是令人无语!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期待续!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大博文,好文章,娓娓道来,都是真情!祝平安喜乐,感谢分享了!!
傻猫儿 回复 悄悄话 喜欢看小溪姐姐家的故事。歌儿好听应景,照片美哉。
古树羽音 回复 悄悄话 本是同根生呀!谢谢分享美好的景色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的家史就是中国100年来的历史片段,慢慢看你写:)照片真好看!
来也匆匆London 回复 悄悄话 文笔细腻!我家也有台湾的亲戚,去了台湾的山东人不少,以前一听我妈讲这些事都忍不住落泪。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又一篇回忆佳作,Q伯一家人的遭遇真是让人唏嘘不已的,那个年代,多少人家破人亡,Q伯回了故土却不见双亲,这种悲哀让人心痛长叹。
期待下文,小溪姐姐不着急写,不要有压力。姐姐周日快乐!
东村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我家的台湾亲人,也是80年代才联系上的。
好在现在大家一直保持联系。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