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文H

滌荡襟怀须是酒,优游情思莫如诗。
正文

印度旅行笔记(七)斋普尔之琥珀堡

(2021-07-05 03:35:11) 下一个

七  斋普尔之琥珀堡

昨天一早,从乌代普尔出发,不再南下,而是沿东北方向上行。旅行车穿越印北浅山区域,日行八百里,于下午抵达拉贾斯坦邦的首府斋普尔Jaipur。

一路行来,所历之城,皆称普尔。如焦特普尔、热拉克普尔、乌代普尔,以及斋普尔。何来这么多的普尔?这是有典故可述的。

十六世纪,西来的莫臥尔帝国入侵次大陆,雄据印度北部,传至三世,其君主为阿克巴大帝。鉴于印西北拉贾斯坦区域的拉杰普特人骁勇善战,不易打服。打不服就拉,颇为明智的君主阿克巴,采取宗教宽容的怀柔方略,封土建国,置各藩王于原地,以“普尔”名之,普尔意为施行印度教的区域。于是,拉贾斯坦Rajasthan这个国王的地域上,就有了若干个印度教徒自治的土邦普尔。据说,当年一共有十八个这样的自治小邦国。

斋普尔邦国历史悠久。上溯至1037年,相当于中国的北宋仁宗年间(那年苏轼1岁),拉杰普特人中的卡其瓦哈Kachwaha家族,在此地建立阿梅尔Amer邦国。至今,此处还有阿梅尔镇。镇旁有丘,丘上有堡,这就是著称于世的阿梅尔城堡,城堡是王公拉贾•曼•辛格Raja Man Singh于1592年始建的王庭宫城。直到1727年,王公萨瓦伊•斋•辛格二世Sawai Jai Singh II在11公里外的平坦之地修筑新城,王庭迁至新城内的城市宫,此处始闲置。而新城就以斋•辛格而得名,始称斋普尔。

至于这Amer名称的来历,则有两种说法。一说是来自 Ambikeshwar Temple,这是供奉印度教三大神祗之一的湿婆的神庙;而另一说(源于当地人)认为,Amer取名来自Amba,Amba是湿婆之妻杜尔加Durga的母亲,也就是湿婆的丈母娘。总之,无论哪种说法,阿梅尔王国都是以神祗的名号立国,意在托神灵庇佑,以保国运恒昌。此邦国的国运也的确恒昌,从1037年立国到1947年加入印度联邦而寿终正寝,一直绵延了900余年。

但为什么Amer变成了琥珀Amber,则已不可考。一种附会的说法是,城堡由于多用浅黄、玫瑰红、奶白、橙黄的石料建造,黄中有红,红中夹白,远看犹如琥珀,故称琥珀Amber堡 (图1)。由Amer变到Amber,仅一个字母之差,化心中之神灵为视觉之神奇,可谓妙矣!

图1

琥珀堡的整体气势宜远观。远远看去,琥珀堡依丘而立,地险势雄(图2),规模宏大,古朴庄重。橙黄主色调的砖石建筑,在蓝天映衬下,既显城堡的雄壮,又有岁月的沧桑,居然还带有几分妩媚。这是中国以灰青色为主色调的城垣建筑难以达到的效果。城堡郊野有小规模的长城护卫,长城依山势而建,蜿蜒连亘,俯视着下面的琥珀堡和与城堡相依的阿梅尔镇。

图2

我们在导游米罗的安排下,乘吉普车前去。几辆越野吉普,首尾相接,轰鸣而上,穿行于小镇窄街之间。弄得沿途尘土飞扬,鸡飞狗跳。据说,当年的王公大臣们均乘大象入宫。想来,那景象一定很好看。大象队伍浩浩荡荡,行走蹒跚,华盖摇曳,乐声悠扬,扈从队伍前呼后拥,一路逶迤而行,既享受又威武。如今,骑象登堡则成为当地的一个旅游项目,花几许银子,即可以体验一下当年王公显贵们的荣耀。

城堡的主门,高大,朝东,称太阳门 Suraj Pol (图3),是当年王公大臣入宫的通道。城堡另有一处大门,朝西,称月亮门Chand Pol,为普通老百姓的通道。如今的游客,享受当年王公的待遇,从太阳门鱼贯而入。进入后,第一层的前庭院Jalebi Chowk,庭院呈四方形,视野开阔。据说,此处曾是王公集结军队出征誓师的广场。Jalebi Chowk语源于阿拉伯,本意就是战士出征之集合场地。图4是此庭院的一角,可以看见混含印度和伊斯兰风格的亭台。

图3、4

前庭一角,双台夹持处,有阶梯向上。其上有一大门,叫狮子门。迈过此门,穿过廊道,就进入城堡的第二层。第二层最主要的建筑是公众觐见厅。当年的王公就在此厅处理政事,听取臣民意见,接见地方贤达(图5)。大厅内的廊柱有60多根,有说法称,立柱数量与藩王打胜仗的次数有关。厅之右侧有观景廊道(图6)。立于此处,风景极佳,可以俯瞰城堡外的花园、小湖和远处的阿梅尔镇,亦可眺望远山及山脊上的长城(图7、8)。

图5-8

象神门Ganesh Pol是琥珀堡第三层的入口,此门是连接内庭的主要通道(图9)。之所以叫象神门,是因门洞的正上方绘有印度教的象神而得名。象神Ganesh为湿婆之子,是力量与成功之神。此门华丽,但更引人注目的是此门所在的整栋大楼建筑(图10)。楼分三层,横亘一方,以伊斯兰风格为主,但混含印度元素。如同其他伊斯兰建筑一样,楼面装饰极其细腻,繁复,且富于变化,色彩对比强烈。但两旁楼道和正中三楼的窗型(以及内门),却采用印度特有的通透设计和孔雀尾屏轮廓图案。

图9、10

内庭是王公日常起居生活之地,其中最让人流连忘返的是镜宫(Sheesh Mahal)。镜宫内外墙壁均镶嵌水晶、玻璃、贝壳、小镜,拼出各种花草、器物图案,花样繁复,排列整齐,遍及四墙、通道及厅顶,有伊斯兰马赛克拼图的风格,又有印度建筑通透的神韵。在阳光下,流光闪烁,熠熠生辉。可惜,镜宫已不再准许游客进入,我等只好睁大眼睛围绕探看,边看边叹,以畅平生视觉之盛(图11-14)。

图11-14

据说,晚间的镜宫特别神奇,只需燃起一点烛光,即可反射出千点闪烁的光芒,堪称世上绝无仅有的烛辉奇观。据阿梅尔镇的旅游人士介绍,镜宫是王公的寝宫。王公的嫔妃喜欢夜晚看天上闪烁的星光,却又不能睡在露天,于是设计修造此独特的宫室,用烛辉相映,千点闪烁来模仿夜空。此说有点想当然,不知确否?

镜宫面对一座花园,此园带有明显的莫卧尔伊斯兰风格。正中有一座四方八角、呈星形的大理石喷泉水池(图15)。八角形在伊斯兰文明中寓含深意。伊斯兰教认为,地狱有七层,而“八”则象征第八层的“天国”。放置在庭园中心的八角形状水池,象征的是在天堂饮水、洗浴的天池,因此是伊斯兰建筑的标志景观。

更有深意的是,正八边形的水池有一个中轴十字。此十字将全园分为相等四份,每一份内,灌木平整,花树低伏,圃块排列完全相同,两两对称。这是基于伊斯兰的chahar bagh理念,即所谓四花园理念,这正是伊斯兰传说中带有四条水路的天堂花园的模式。

如果细心欣赏,还会注意到,园中灌木绿圃多为六边型态。和八角星形水池一样,这是伊斯兰花园中的星形模仿。星在伊斯兰的理念中代表一种智慧的力量。当年的王公在世俗生活中,渴望天堂星辰的眷顾。

图15

看完第三层庭院,顺着廊道内的楼梯,可以步进城堡的第四层庭院。这里安放着王公的后宫。后宫的院落设计得十分有趣,整层庭院被分隔成十二个自成体系的生活空间,各住一位王妃。更有趣的是,还建有十二道独立的楼梯,分别通向各位妃子的居所,每位王妃的居所之间有墙壁分隔,不能互通声息。这样一来,王公要去一位妃子的房间合谐琴瑟,可以做到行踪隐秘,避免了后宫妃子间的争风吃醋。看来,为众多嫔妃们的和谐相处,当年的王公花费了不少心思。

此庭院中间,建有一座正方形的阁厅,四面通透,每方有三幅空门,门框轮廓为典型的印度风格的孔雀曲线。这是王室嫔妃聚会之处(图16)。各位嫔妃,独门独户,平时幽居静处,应该有交往谈天的需要。至于有些说法,指此处是后宫嫔妃发生争吵时,叉手骂阵的地方,则不太可信。嫔妃毕竟不是市井女人,哪里需要作狮子吼?至于另外一说,称此亭是嫔妃表演歌舞取悦王公之处,也许有可能。但依照王室规制,估计翩翩起舞者,应是外来的舞乐或地位较低的新宠,年长的后妃大概也在端坐观看。

图16

在此处眺望外面,风景极佳。可远观琥珀堡之上的另外一处城堡,此堡雄歭山颠,围墙坚固,更有军事上的意义。此堡叫斋格尔Jaigarh堡,由杰伊•辛格一世所建。是琥珀堡建成之前的王宫(图17)。

图17

游览琥珀堡,随处览观,入眼皆是古迹,或雄伟壮观,或美轮美奂,或带岁月沧桑,或显王室遗韵。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此堡不仅保留了拉其普特人的印度传统风格,更将莫卧尔的伊斯兰风格巧妙地融入进去。做到了印度教和伊斯兰教两种文明的水乳交融。

这种融合,和当年阿梅尔土邦国的王公的第二身份有关,也和阿克巴大帝的第二身份有关。阿克巴大帝是个头脑清醒的君主。面对骁勇善战的拉杰普特人,武力征服并非上策,他采用和亲,软化了阿梅尔邦国的抵抗。于是,阿克巴和拉贾•曼•辛格,这对战场上的对手,成了亲戚。前者娶了后者的妹子,后者成了前者的舅子,化干戈为玉帛。拥抱了莫卧尔文明的拉贾•曼•辛格,这位琥珀堡的首位建筑者,以及王庭的后代,就这样把两种文明用王室建筑体现了出来。

图18-22

王朝传至十八世纪初,萨瓦伊•斋•辛格二世当政。此公眼光更为远大,他于1727建斋浦尔城。并随之将王庭由琥珀堡迁于城内,其城内王庭始称城市宫,宫殿亦以原色调为基础,但更为宽敞,亦趋简约(图18-21)。此公虽是藩王,却爱好数学、天文、文学;但同时也是武士,亦善折冲尊俎,是所谓文武双全的人物。他设计创建了砖石结构的天文台,有世界最大的日晷(图22)。天文台至今保存完好,能准确测时,观天象。参观后,令人折服,叹为观止。它被联合國教科文组织列入了世界遗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ttw97 回复 悄悄话 看着都好干净耶, 没有像传说的脏乱哦。 开心跟读。 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