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文H

滌荡襟怀须是酒,优游情思莫如诗。
正文

印度旅行笔记(六)乌代普尔之皮丘拉湖和城市宫

(2021-07-04 05:53:07) 下一个

六  乌代普尔之皮丘拉湖和城市宫

下午4点左右,阳光依然灿烂。当再一次回望蓝天下的白色大理石神庙后,我们登车离去。车穿行于群山之中,峰回路转,逶迤盘旋,一路继续南行。拉贾斯坦邦的南部,沙漠消退,地势陡起,安納瓦利Aravalli 山脈由北向南横亘其间。山势并不陡峻,岗陵起伏,草木行列,满眼绿意,空气中带有些许润气,使人明显感觉舒服多了。

大约两小时后,我们到达了位于乌代普尔Udaipur远郊的一座宾馆。该处是一座既有旅店又有度假村的地方,占地宽大,环境幽静,绿地开阔,有露天游泳池。酒店的一个特色是只供应素食,估计他们秉承的是印度教的教义,以高贵的婆罗门等级自居。在古代,婆罗门只吃素,以为这样最洁净。我等凡夫俗子,习惯啖肉,本不想在这几天里充作高贵,但也只能入乡随俗。不过,这里的素食可口,品种繁多,是这么多天来所食者之最佳。

图1、2

第二天一早,我们来到了拉贾斯坦邦最南端的城市—乌代普尔Udaipur。拉贾斯坦为半沙漠之邦,唯独乌代普尔多水。城中有皮丘拉湖Lake Pichola,湖长约四公里,宽约三公里,其面积大约是杭州西湖的两倍。临湖而望,湖光潋滟.烟波浩渺(图1、2,图1取自网络,致谢!),四周建筑佳美,可观可赏之处颇多(图3-5)。而远处岗岭四合,青嶂峙护,湖光山色,浑然一体,俨然大观。有了青山,有了绿水,绿水青山掩去了城市的喧嚣和烟尘,乌代普尔城就显出了妩媚,故有“湖城”之美称。

图3-5

据历史资料介绍,这里先有湖而后有城。皮丘拉湖是一个人工修建的淡水湖,形成于公元1362年,名字源于附近一个叫做皮丘拉的小村庄。大约在湖修成200年后,梅瓦尔Mewar土邦国的国王乌代•辛格二世Udai Singh II相中了这块风水宝地,把王廷迁于此地。从此,地因国王成名,始称乌代普尔。

在导游米罗的安排下,我们首先游湖。船行波动,碧波荡漾,水鸟翱翔,清风徐来,酷热顿消,快意十足。湖中有岛,其大者有二,一曰加格尼瓦斯Jag Niwas岛,较近;一曰加格曼迪尔Jag Mandir岛,较远。上世纪80年代,詹姆斯•邦德电影《八爪女》《Octopussy》曾在这两个岛上拍摄,因而声名远播。

较近的加格尼瓦斯岛仅有4英亩的面积,约合16000 m2。全岛为一宾馆所据,名叫 “泰姬湖宫宾馆” Taj Lake Palace Hotel。宾馆通体白色,阳光下远眺,给人安祥圣洁的感觉 (图6、7)。令人称绝的是,岛上宾馆建筑的基座与水线相衔接。远远望去,岛就是建筑,建筑就是岛,俨然一座由湖水托起的白色圣殿。在蓝天白云之下,同苍翠的群山,荡漾的碧波互相映衬,显得端庄而典雅,纯洁而静谧。

图6、7

据说,入住此宾馆的旅客中有不少名人,包括肯尼迪总统的夫人杰奎琳•肯尼迪,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希拉里•克林顿等。当年英国著名影星费雯•丽 (代表作有《飘》、《红菱艳》、《魂断蓝桥等》)也曾入住此宾馆。据说,当时宾馆正在播放电影《飘》的主题曲,面对湖光山色,韶华已逝的她,竟然激动得泪流满面。

“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如今,此宾馆放下身段,对普罗大众开放。你只要花上几百美元(网上查到的最低价为£220),即可有非同寻常的享受。

我们要去的是位于湖远端的加格曼迪尔岛。此岛颇大,其上建有梅瓦尔王国的夏宫。登岸时的风景就不一般,迎接我们的是一排大理石象,四脚立于水中,双牙前突,卷鼻长啸 (图8)。据有关资料介绍,此岛上的宫殿和庭院营造时间颇久,自1551年起,前后历时近七十年,国王Jagat Singh I是最后完成者。由于笑到最后,故他将此岛和宫殿冠以自己的名字。

图8-10

岛上的加格曼迪尔宫(图9、10)小巧精致,庭院整齐。岛上花园颇大,花园中绿树环绕,灌木夹道,芳草鲜美(图11、12)。更有稀奇者,是采用墨绿色大理石修造的亭子(图13)。大理石建筑见过不少,多为白色、灰色,亦有咖啡色、红色,而如此沉着而纯净的墨绿色,实属罕见。宫内园中,游人不多,我等信步游走,沐十月之金风,赏异国之佳园,悠哉游哉,怡然自得。

图11-13

此岛还有故事,故事和莫卧儿皇帝沙•贾汗有关。正是这个沙•贾汗皇帝,后来为其爱妻修造了举世闻名的泰姬陵。1623-1624年期间的沙•贾汗还是王子库拉姆Khurram,因争夺太子位置,反对父王,失败后曾避难于於此岛上。梅瓦尔土邦国是莫卧儿朝廷的藩属国,王子避难,享受的待遇应该不错。据介绍说,王子在这里对加格曼迪尔宫殿的建筑留下了印象深刻,后来建造泰姬陵时,某些灵感即来自此宫。但依笔者来看,加格曼迪尔宫和泰姬陵,无论在规制、风格、甚至布局上,均迥然不同,此说似乎有点牵强,姑妄听之。

登岸午餐后,始游览梅瓦尔王国的宫庭。宫庭叫城市宫,一个极普通的名头,却有着极大的规模,的确像座城市。城市宫矗立在皮丘拉湖东岸,宫殿全部用花岗石和大理石建成(图14、15)。宫室营建,历来是王国的头等大事,故自1553年(一说1559年)始建起,此宫殿群的修造就没有消停过,前后经历了大约400年,始有今天这样宏大的模样。城市宫建筑群融合了拉贾斯坦、莫卧儿、以及欧洲的建筑风格。

图14、15

城市宫有一座极为气派的三开大门triple main gate(图16)。从繁闹的市井进入此门,迎面是一个长方形的庭院,叫Manek Chowk, 面积颇广,庭院里绿草铺地,矮树错落,整洁有序。庭院的一边是矮伏的围墙,一边是城市宫的巍峨正面(图17)。据说,当年王国的军队出征前,常在此庭院测试大象威力,演习布阵。想来,那一定是怒象吼鸣,大地震动,尘土飞扬,战旗猎猎的景象。

图16、17

城市宫本身就是堡垒。无论是临湖一面还是面向城区的一面,均是高楼壁立,自成封闭体系,唯有城门交通外界。我们由托兰门Toran Gate进入(图18)。宫城内,据说共有十一座宫殿,宫殿彼此衔接相通,间以庭院,甚至有露天花园。

我等穿廊过厅,游走于各个宫室之间,或低行,或高览,忽进忽出,高低冥迷,不辨西东。作为过客,行色匆匆,不能细心领会其细节之美,但其中留下较深刻印象的有以下几处。

其一是镜宫Sheesh Mahal的美轮美奂。镜宫,顾名思义,以镜子装饰的宫殿。满眼看见的是色彩艳丽的玻璃,玲珑剔透,大红大绿,对比强烈,贴满了室内的各个角落(图19)。

图18、19

其二是孔雀庭院,Mor Chowk (图20、21)。这里是一处顶层的露天庭院,整个庭院装饰华美,色彩亮丽。印度人善拼大理石镶嵌图案,且喜用各种矿物或植物颜料细致勾画出各种色彩瑰丽的人物和花草图纹。最值得称道的是一面墙上有三尊用多种颜色马赛克拼贴的孔雀塑像,分别代表印度独有的夏、冬、季风三个季节(而非我们熟知的春夏秋冬四季),表达了印度独有的地理气候观念。

图20、21

其三是Badi Mahal,亦称为花园宫Garden Palace。这是一座建筑在高27米的天然岩石上的庭院。设计师巧妙应用此高度造园,与城市宫的其他宫楼的四层高度浑然一体,从而形成看上去似屋顶花园而实际是实地花园的景观。园内方砖铺地,高树阴翳,颇为凉爽,是游人休息的好地方。花园中心有一方池,三面造有宽廊,大理石廊柱雕刻精美,带有典型的印度风格(图22)。据说,这里是当年王室举行宴会和节日庆祝的地方。此处凉快,且能登高望远,想来,王公大臣们在此望月赏湖,远眺青山,感觉舒服,胃口一定不会太差。

从这里眺望,整个乌代普尔城市尽收眼底。城中闾阎仆地,屋舍错杂,房屋多呈白色(图23、24),和城市宫和谐相处,故乌代普尔 有“白色之城” 的美称。

图22-24

其四为拉克西米庭院Laxmi Chowk,这是我们往下走,准备离开城市宫时经过的地方。在印度语中,Chowk就是庭院。这是一座面积颇大且游人稀少的长方形庭院。庭院一端,矗立着一座高亭,戴着一顶典型的印度风格的白色镂空圆顶。庭院地处底层,廊柱林立,高楼环伺。据说,这里现在经常举行大型晚会,是现代人夜晚享受的好地方(图25)。

图25

在结束此篇之时,有必要对梅瓦尔Mewar土邦王国稍加介绍。梅瓦尔是个长命的王国,其王族—西索迪亚(Sisodia)家族统治此国长达1215年(734—1949),用中国的历史打个比方,那就是从唐玄宗的开元盛世一直延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其王命之长,世所罕见。

和欧洲的长命王国不同,西索迪亚王朝更替时传男不传女。保证的办法和中国的皇帝类似,国王得有若干个配偶,类似三宫六院十二妃二十四嫔,以国王乌代•辛格二世为例,据说他的后宫就有多达20个有正式身份的女人。图26是城市宫内展出国王乌代 辛格二世的儿子,国王普拉塔普•辛格的塑像,他是乌代•辛格二世的第四个儿子,被拉贾斯坦的拉其普特人誉为英勇的国王和战士,因为他敢于和强大的入侵者莫卧尔国王阿克巴大帝对抗。

图26

梅瓦尔王国在1949年并入印度联邦后,国王失去了实权,王朝实质上算是终结了。但1949年后,西索迪亚家族的后代仍保留王公称号,仍富甲一方,且颇有影响力。有学者认为,这类似于某种程度的“君主立宪”,于是,他们称西索迪亚王朝是一个并未结束的王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ttw97 回复 悄悄话 开心跟读, 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