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文H

滌荡襟怀须是酒,优游情思莫如诗。
正文

希腊克里特岛游记(二)

(2019-10-22 07:46:54) 下一个

希腊克里特岛游记(二)

米诺斯Minos,在希腊神话中是宙斯和欧罗巴之子,古克里特王,在荷马史诗《奥德赛》和中世纪但丁撰写的《神曲》中,均有生动的描述。

神话源于生活。近代考古发现证实,在公元前二千七百年至一千一百年前,克里特岛上出现过米诺斯文明。我们在克里特岛的旅游,其中一个重要的节目就是参观米诺斯王宫,残存下来的宫殿建筑是米诺斯文明留下来的珍贵遗迹。从断垣残壁中,可以窥见三、四千年前,人类在地中海的这个岛上,发展出的早期文明的曙光。

米诺斯时期的宫殿遗址在克里特岛上有好几处,我们参观了其中最著名的三处。分别是克诺索斯宫Knossos Palace、斐斯托斯宫Phaistos Palace、马里亚宫Malia Palace, 而规模最大的是克诺索斯宫。下面较为详细地介绍我们在克诺索斯宫的参观所得。

克诺索斯宫的遗址在克岛首府伊拉克利翁Heraklion郊外,此处四周浅山环抱,古松掩映,泉水淙淙,天然形胜。宫址占地约二万平方米,建筑有四层(图1,取自网络,凡网络图片,下面将注明,在此致谢),共有八百多个房间。据考证,王宫始建于公元前2100年至前1800年。后遭受地震毁损,但屡毁屡建。

图1

宫内有大道、中庭、宫室、王座、剧场、仓库、供水系统和排汚通道等。中庭(图2)佔地约1400多平方米,位于東宮和西宮之间,这是当年举行宗教仪式、重大集会、或斗牛游戏的公共场所。

王座(图3)为石材所制,左右还有石制長凳,估计冬天坐上去会比较难受。红白墙面上有壁画,画有植物和Griffin狮身鹰首的動物,这是象徵王权的守護神。据说,荷兰海牙的“国际法庭”有一张这个“王座”的复制品,开会时由主席就坐,象征公平与正义。

图2

图3

宫室高低错落有致(图4,5),廊道迂回;高处宫室中,圆柱挺拔。奇怪的是,圆柱均呈上大下小的形状(图6)。图7据介绍是一净身池,位于王宫正殿前,有石柱围绕,外观整齐且奢华。据说在觐见米诺斯王之前,来者必须先净身,扫除污垢,清爽精神,方显来者之恭谨和国王之尊严。宫室墙壁绘有海豚彩画,其缠绕回环图形据说含有早期人类对生命生生不息,代代相承的理解(图8)。

图4

图5

图6

图7

图8

在遗址西北方的角落,有王宮的露天剧场,阶梯座位围绕,由長条石板层层叠成(图9)。約可容納400观众,並辟出包廂位置供王室人员使用。

连接剧场,有一条林荫直道(图10,取自网络),两旁林木环立,整齐而平坦,被称为是欧洲最早的“香榭丽舍大道”。

图9

图10

米诺斯文明时期,属于人类的青铜时代,岛上已有较为发达的农业。米诺斯人饲养牛,羊,猪;  种植小麦,豌豆,鹰嘴豆,培育葡萄,无花果,橄榄,甚至驯养了蜜蜂。但参观现场未发现青铜器的展出,倒是看见不少巨型陶罐(图11),据介绍说,这是用来盛酒、橄榄油和食物的容器。

图11

克诺索斯宫遗址中有不少的壁画和雕塑。现今均收藏于首府伊拉克利翁的考古博物馆中。此博物馆收藏颇丰,是游克岛必去之地。现仅就出土于克诺索斯宫的重器,作一简略介绍。

图12是一幅被后人称为《百合花王子》the Prince of the Lilies的壁画,一名站立的青年,头戴百合花冠与孔雀毛,黑发,細腰,右手橫于胸前,左手伸向後方,似乎牽着某动物。人物生动,富有动感,据说,这是政教合一体制下國王兼祭司的形象。其构图和表现特征,有古埃及的风格。

图12

图13为米诺安执蛇女神Minoan Snake Goddess彩绘陶塑。女神身材窈窕,神态庄重,头戴高冠,身着华丽長裙,袒露丰满双乳。她两手伸开,各抓一蛇,好像在施行什么魔法。头冠上蹲伏的幼狮是米诺斯宗教的圣兽,层叠的长裙使人想起18世纪欧洲贵妇的装束,而蛇在西方远古時代中往往和生命的生生不息有关,代表着种族的生命力。但观看之余,却依稀感觉,此雕塑有小亚细亚文明的影子。

图13

米诺斯文明崇拜牛。其实这并不奇怪,崇拜牛乃农耕文明的一个共性。

图14为克诺索斯宫中的一公牛壁画像,巨颅长角,神态安详,正张嘴回舐,形态生动,栩栩如生。图15是一制作精緻的石刻公牛头,白色口鼻镶嵌着贝壳,眼睛饰以水晶和碧玉,牛角则是镀金木雕。其实它在当时是一牛头酒器。脖子为倒酒的入口,酒从鼻口流出。这是宗教仪式上用来祭奠神灵的重器。

图14

图15

在三四千年前,在米诺斯人的生活中,牛除了用来耕地,也用来体育和娱乐。图16是一幅记载当年先民“跳牛”运动的壁画。画着三位表演者,二女一男,跳者动作惊险,立者姿态优美。可以看出,数千年前,运动和娱乐在此岛上是男女皆宜的事情,男女地位颇为平等。

图16

图17和18是克诺索斯宫中发现的女子侧面肖像。女子均是大眼睛,波浪发,高鼻子,黑头发,甚至涂有口红。面带微笑,当然,这一微笑已经笑了三千多年。看着其华丽时髦的衣着,优雅庄重的神情,似乎使人感受到了现代摩登女子的风貌。故有人称她们为〝巴黎女郎"。

图17

图18

图19和20是古宫中作坊制作的彩绘陶器,其制作之精良,造型之高妙,令人惊叹。其表面的八爪章鱼图饰,显示了岛国的海洋文明特征。

图19

图20

克诺索斯遗址由英国考古学家阿瑟·伊文思Arthur Evans在1900年进行了最早的完整发掘,发现了大批米诺斯遗迹和器物。伊文斯发现的不仅是一座废墟,而是古老的克里特文明。虽然,斗换星移,沧海桑田,这辉煌的文明已成断垣残壁。但是,希腊伯罗奔尼撒Peloponnisos半岛的迈锡尼文明继承了米诺斯的文明,成为爱琴文明的新中心。以此为基础,欧洲文明得以进一步地发展开来。

这里还有一个故事,值得讲出。1887年,特洛伊的第一个发掘者,迈锡尼文明的发现者之一,德国人海因里希 施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乃是发掘克里特岛古代文明的先驱。他在仔细考察克里特岛上收集来的陶片和古物后,最后将目标锁定在克诺索斯之处。可惜,最后为了地面上的1612棵橄榄树,无法与土地所有者谈拢价钱,施里曼最终抱着莫大的遗憾于1890年与世长辞。直到10年后,英国人阿瑟·•伊文思,闻风而来,步其后尘,终获成功。

伊文思的发现引起轩然大波。施里曼对迈锡尼文明的发现,将欧洲史的序幕提早了将近一千年,而伊文思在米诺斯王宫的发现,再次将欧洲文明的起源更加提早了整整一千年。确凿的考古证据表明,始于公元前两千八百多年前的米诺斯文明是古希腊文明的先驱,而古希腊文明,则被公认为是欧洲文明的先驱。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