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正文

光脚徒步百里旷野(5)

(2019-10-14 08:13:36) 下一个

光脚徒步百里旷野(1)

光脚徒步百里旷野(2)

光脚徒步百里旷野(3)

光脚徒步百里旷野(4)

 

第四天。

早上5点多一点,古月就起来了,几分钟以后我也起来了, 我们把帐篷收好。  因为今天要走17英里,而且有两座高山要爬,所以我们决定早上就不开火煮饭了,早餐就吃干粮 了。

我们走以前,那位睡吊床的女孩也起来了。我跟她聊了几句,她也是走全程的,走了四个月多点,速度挺快的 。问她路上遇到没有树的地方怎么办? 她说没有遇到这种情况,所有的地方都有树。我注意到一点 : 走全程的人里,男生个个脏得跟泥猴似的, 而女生们大部分都收拾得亮丽光鲜,不像在野外走了好几个月的样子。 红楼梦里的贾宝玉说过: “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 ,这话是有点道理。反正男人和女人在AT上形成鲜明对比。我想女士们还是比较注重自己的外观,会花时间收拾。男士们都不在乎了。爱干净是女人的天性吧。

6点 20分就上路了。

 没过多久, 就是一个大上坡,直到West Peak山顶。 还好早上刚刚开始时体力充沛, 虽然爬的时候有点累,但是还可以对付。 第2个高山是White Cap Mountain, 这是AT在卡塔丁山(Katahdin)上结束以前的最后一个 高山了。山虽然高,但是比想象的要容易些,因为山顶不是直上,而是缓慢的盘旋而上 。我们8点多登顶。 因为开始走的早,所以我们到山顶上的时候, 上面没有什么人。在我们后面的一个小伙子上了山顶,坐下来给他老爸打电话,告诉他爸2000多英里的行程,几天之内就要结束了,情绪有点激动。古月注意到这小伙子满脸长的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过敏还是怎么回事 。因为这座山和终点的卡塔丁山之间没有高山了,大家上了这个山顶都有一种马上就要到了的感觉,都很兴奋。 山顶上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坐在那里休息、吃饭、照相。天气好的时候,这里应该可以看到AT的终点,二、三十英里之外的卡塔丁山。但今天云太多,什么也看不到。

古月试着给诗人打电话,几次之后终于联系上了。这一路上手机信号基本只有在高山顶上才有。

古月请他们提前一天给我们送给养。 我在旁边听到古月和诗人说2点接头。我算了一下时间,5小时九迈,好象不困难。但其间还要爬坡,又要花时间过滤水。 所以我稍微有点担心是不是时间太紧了,正想跟古月说能不能再推迟了半小时,他已经把电话挂了 。我想算了吧,应该没问题。

在山顶休息的人里,除了那个吊床女孩,另外还有两个女孩,也是自己一个人单独走。 这些走全程的人好像大部分都是单独走。所以我推测在AT路上安全大概不是个问题。

高山基本上已经都爬过了,剩下只是一些小山头,而且我的脚也不疼了,再过五个小时,背包的重量还可以减轻,想到此顿时心情大好。我觉得今天走17英里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再计算一下, 8天走完100英里应该也没有问题,而且有可能会提前。 虽然今天是最难的一天,但是感觉并没有很挣扎。

走到这个路牌,看看距离,我们大概走了一半路了。

不久过一条小溪,停下来加水。我们估计了一下到下一个营地的距离和所需要水的量, 过滤了足够的水,花了不少时间。古月还怕万一水不够,又多加了一些水。古月的全马比我快半小时,确实体力比我好。我感觉已经不能再多背东西了,所以没多背水。我又泡了一会儿脚, 然后上路了。

我们正走之间, 那个满脸是包的年轻人大踏步地追了上来。 我让到路边,没想到他也停了下来。他满头大汗,问我们: “你们还有多余的水吗? 我的水喝光了。” 我刚才灌水的时候,怕太重影响速度,只灌了自己所需要的,并没有多灌。但是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我正犹豫之间,古月说: “我刚才多灌了水, 有一些富余的,可以匀一些给你。”小伙子接过水来,千恩万谢。

 古月告诉他那一瓶水是未經过滤的溪水,要过滤后才能喝。 小伙子说: “那溪水应该很干净的我这一路都不过滤直接喝。” 一仰脖子就喝了。  我在开始背包徒步之前看到所有的有关文章都讲:不管什么水一定要过滤 。但是这里见到了一个喝没过滤过的水的人,好像也没事。 古月说也可能这就是为什么他长那么多包。谁知道呢, 不过我也想试试。因为过滤水很费时。如果不过滤就能喝, 那省事多了。 以前我小的时候在国内, 这样的泉水河水肯定是直接喝的,   过滤器连听都没听说过。

这个小插曲后,我和古月说:即使是走了两千多英里的全程徒步者也有犯错的时候。我们以后也要多加小心。没想到我们这样的菜鸟背包客也能救全程徒步者。

这个小伙子要了水以后,找一个地方休息了。 也可能不好意思要了水然后直接把我们超过去。我们两个人今天走得好象挺快的,一路上没有人超过我们。 当然也是因为我们开始走得早 ,在山顶上休息的时间也比别人少一些。 走到中午,我们计算了一下时间和距离,感觉到可能要晚了。诗人说送货人在说好的时间之前或之后30分钟之内到,再长了他不等。 我当时还问他: “你为什么不把东西就放在路边呢?” 他说不能放路边,有动物会来吃。不光是动物吃了你们的食物的问题。动物吃了以后,吃上瘾了,它以后就会攻击人,来抢食物。

我们一算时间,可能晚不止30分钟。这一下两个人都有点着急。 古月让我自己在前面慢慢走,他停下来在一个小山顶上试着联系诗人,想告诉他我们可能会晚40分钟。古月打完电话追上我,说: 手机信号非常弱没有联系上诗人。没办法,我们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冲下去,希望能在2点30分之前到。 我说:”如果你能走得更快的话,就不要管我,一个人往前冲。” 我话音刚落,古月撒丫子就跑起来了。我的妈呀,这不是徒步啊,这是跑山啊(trail running)! 跑山也不用背那么重的包啊。

还好那一段基本都是下坡, 今天我的脚痛基本上感觉不到了,体力感觉也还可以,所以我决定跟着古月跑。 穿五指鞋负重跑山可真不是闹着玩的,最大的问题是踩到小石子时咯脚,更怕崴脚。平常走路的时候,古月在前面带路,我都要仔细看我脚前的路,尽量踩到平地上或者大块的岩石上,但是一旦跑起来以后,常常来不及躲避,踩到小石子或者树根上,疼得龇牙咧嘴。什么叫狗急了跳墙,人急了上房?后者就是那天我的心情的写照。我咬着牙紧紧跟着古月,一点都没有拉下,两个人一路狂奔, 冲到了路口。一看表 : 1点58分,不但没有晚30分钟,而是提早了两分钟到。诗人派来送给养的人已经等在那里了。 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跑完了突然停下来,汗水真象雨水一样掉下来。把包放下,从送给养的人手里拿过送来的东西,我迫不及待的把熊罐、徒步靴、还有一些其他不需要的东西放在包里让他带回去。那个司机有点吃惊: 我往回带的东西比他给我的东西还多! 司机还带给我们一个意想不到的礼物: 他们给我们每个人带来一罐冰镇可乐! 那时侯又累又渴又热,喝一口冰镇可乐,那感觉真是太爽了。喝得太急了,我还呛着了,咳了半天才好。这时候真不怕人笑话了,估计那个司机这种情况也见多了。 挥别司机以后 ,装好背包,我们开始继续下山。天哪,这背包足足轻了5磅! 感觉好象身轻如燕,真是一切劳苦重担都交给了主耶稣 !

不但背包轻了,而且这次可以不用着急慢慢走了,因为离营地只有三英里路,路又比较平坦。我们大概以每小时两英里的速度往前走,眼看着最艰难的一天就要过去了,走完百里旷野应该没问题了。一高兴,我开始轻声哼起下个月诗班要献唱的歌:”哦,耶稣是我的力量,每日困难他必分担!”

走了四天,第一次这么轻松而又愉快。其实今天应该是难度最大的一天,但是难度怎能敌得过心情?!

下午3点40分到了54英里处的营地Cooper Brook Falls Lean-to。营地景色不错(其实前几天的营地景色也可能挺好的,是我心情没有今天这么好。)营地边上有条小溪。

我们找了一块比较平整的地方,搭起了帐篷 。

过了一会儿,陆陆续续有好几个走全程的人也都到了。我觉得我们今天确实走得不错。好像只有一个人超过我们。我们和这些走全程的人基本上差不多的速度,走的距离也差不多。也没有感觉体力不行。 那个睡吊床的女孩过了一会也到了。他们几个走全程的人互相早已熟悉了,坐在路边聊天。吊床女孩还一直在上网。我还奇怪她今天怎么不先搭吊床呢? 看到她一边上网,一边拿出一些湿纸擦脸腿和手。怪不得走了几千英里外表还是那么亮丽,原来每天都花时间擦洗。而这些男士们大概没有一个会这样做的,所以都是脏兮兮臭哄哄的。她坐在那里上网大概有一个小时,说是查天气,还有跟亲戚朋友联系。 更让我惊讶的是,一个小时以后, 她背起包来,说要继续往前再走五英里才宿营。那时候已经5点多了, 我想天黑了的话走路肯定不安全,为什么刚才上网上怎么长时间? 也许人家艺高人胆大吧。 而且她走得快,五英里可能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天还没黑呢。

5点多钟的时候,走500英里的那两口子也拖着疲惫的步伐到了营地。 大家都大声地为他们加油。 今天走了17英里,他们明天只要走15英里就可以了,而且没有高山,所以这两口子喜笑颜开。前一天还怕走不完路程,误了回程的飞机呢。他们说今天可以好好地放心地歇一个晚上了。

我们今天有很多时间,先到溪里打水做饭。我发现大家都不打溪水,而是接从一个劈成一半的竹子里缓缓流出来的水。问我前面打水的人,他说这是泉水,比溪水更干净。我跟古月说:我也要试试不过滤,直接喝泉水。古月说:你还是小心点。

吃完喝完后,我们到河边去泡了泡脚,古月还洗了个澡 。

7点多钟,我们钻进各自的帐篷。隔着帐篷商量后面的行程。我今天情绪高涨,极力主张下面两天再走快点,每天走23英里的话,我们六天就可以走完,比计划提前两天。古月则倾向慢点走,他说:我们这次是来练习的,不是比赛。六天走完,除了回去后可以吹吹牛,别的没什么好处。没想到古月有如此冷静的头脑。对比之下,我常常想挑战极限,有时会把自己推入险境。行前看网上的百里旷野徒步指南,上面说:九到十天走完很轻松,七到八天走完是平均速度,五到六天走完是个很大的挑战。一听挑战,我常常激动起来。也该改改这毛病了。我被古月说服了。

讨论完行程,我们就准备睡覺了。迷迷糊糊的快睡着的时候,听到营地里的脚步声。一个女孩子说:“对不起,要打扰你们了,你们来了新邻居了。” 我已经快睡着了,说了一声嗨,就进入梦乡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LF'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鼓励!有共同爱好的人容易有共同语言。
NLF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光盐行者' 的评论 : 哈哈,对我来说,爬爬山比写东西容易多了!你的徒步爬山的文章我差不多都读过:惠特妮,大峡谷...受益非浅!特别是读了大峡谷一文后,我就下定决心,除非不走,若走一定是R3...否则会留有遗憾...印象中你是要走一次R3的:-)) 再次谢谢你分亨你的旅行经历。读着是一种享受!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LF' 的评论 : 谢谢点赞!你常徒步,想看你的博文,点进去,没有文章。为什么不写呢?我从别人的徒步记录里学到很多东西。
NLF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好!真佩服穿五指鞋还能走的那么快。不愧是牛人。
在大山里,由于懒,我也常喝没过滤的溪水,但大多时候是高山上的雪融化形成的溪流。
前几天进山,遇到几个由北向南走PCT的,也是女孩都收拾的干干净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