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正文

光脚徒步百里旷野(4)

(2019-10-06 18:23:58) 下一个

光脚徒步百里旷野(1)

光脚徒步百里旷野(2)

光脚徒步百里旷野(3)

 

 

第三天。

因为营地没水,我们吃了点干粮就出发了。我们准备走几个小时到一条河边再生火煮早餐。果然如诗人所说,很快就开始下坡,没有路,一直在巨石上跳来跳去,坡非常陡。

昨天在走了一天腿很累的情况下走这一段确实有点危险。如果赶上雨天,脚下容易打滑,这段路确实有点危险 。乱石上偶而有AT的白漆标记指路,但有时看不到标记,容易走错方向。等我们下到底,然后又开始爬一个小山时,看到那群小姑娘走到那巨石阵前,从远处看,她们就象一群蚂蚁,很小。但是衣服花花绿绿让人很远就能看到。她们一路上欢声笑语,几里路以外都能听到。古月和我基本上是闷头走路,和她们形成鲜明对比。

这张照片上基本上看不到她们的人影,但是人的眼睛是能看到的。所以现在相机的功能虽然很强,但有时还是不如人的眼睛。 有朋友指出:是我照相技术不行。好吧,我承认。我照相,基本上就是为了帮助我的记忆,现在脑子越来越不行,做过的事情很快就记不起细节了。

那一段巨石阵从远处看是很陡的大下坡,几乎是垂直的。实际上走在上面的时候,是很多的大石头,虽然很陡,但并没有垂直的感觉。

我们穿过一条马路,以后诗人派人给我们中途送给养时,大概也是这样的土路。

走了两个多小时以后,我们来到了一条小河边 。

见到了水源我们就决定停下来煮早饭吃。

我们在那里停留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让我有点惊讶的是,后面的那些小姑娘们居然还没有赶上来。她们走那段很陡的下坡估计走得很慢。 吃完饭我们就继续上路。 没多长时间又要过河了。这又是一条需要脱鞋过的河。

我们过完河以后,在岸边擦脚。古月的鞋有点问题,他用胶布把他的鞋破掉的地方贴了起来。

在这时候正好对面来了一位20来岁的男青年,我就和他聊了几句。 经过几天的徒步,我已经知道怎样开始和陌生人聊天了。很简单,第一句话就是:你是走全程的吗?因为走全程的人总是受到人的尊敬,而走分段徒步的人地位次一等,最不引人注目的是一日健行的人(day hiker)。所以如果你问人家是不是走全程的,实际上是对人的一种尊重,如果是走全程的人,他/她会很自豪地回答:是的,我是走全程的。然后我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走的?他说从8月份开始从北到南走,每天大概走20英里。他的计划是11月份在南方还没有特别冷的时候把全程走完。

我想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以后如果我想走又不想耽误两个学期的话,可以从6月份开始从北到南走,这样请一个学期的假就可以。否则从南到北,三月开始,如果走五个多月,那要横跨两个学期。

古月粘好鞋后,我们就准备上路了。这时候河对面传来了小姑娘们的声音, 这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她们了。看到她们开心的样子,我心里隐隐有点遗憾:我的女儿没有这样的经历。也许以后会有。

今天我们要爬两座山头,第一座山比昨天好象容易不少。因为上山的时候是比较缓慢的上坡,而不是直上的陡坡。 下坡的时候我的脚指基本上没有痛感了。 我的心情也明显的好了很多,感觉体力也比前两天好多了。古月在前面闷头爬山,我在后面可以紧紧跟上他的步伐,而不象前两天,常常有要被他拉下的感觉。 因为今天感觉不错,我就和古月商量:我们今天要不要多走一点?古月还是坚持走12英里。 我本来还想再讨论一下这个问题,没想到这时候又一个上坡开始了。我按下了秒表计了一下时,这个大坡一直上,一共走了25分钟。 走到顶上两个人都是汗如雨下了。 我的心率到了每分钟170几下。到了山顶我大吼一声发泄一下:son of a gun!

有一段路,正在被维修。看起来工程很大。这些都是义务劳动者做的,真的很不容易。非常感激他们的付出。没有他们,徒步会更加困难。

下午二点多我们到了露营地Sidney Tappan Campsite。 搭好帐篷以后,我们先午睡了一会。

醒来以后很惊讶地看到那一对走500英里的夫妇也来到了营地。 我以为他们一直在我们前面呢。原来他们那天天快黑的时候,又往下走了三英里,走那个大下坡,把他们累坏了。第2天他们就起得很晚 ,所以我们超过了他们。 他们说:那天应该听我们的劝告,住下来,不应该再往前走。

我去打泉水时, 这对夫妇正好在我前面打水 ,于是又和他们聊了一会儿 。那个女的是个中学教师,趁假期的时候出来徒步。飞机票返程的都订好了, 现在他们很为难:明后两天必须走32英里,否则的话他们可能会赶不上飞机,但是他们现在感觉很累,不知道两天之内走32英里是不是可以。 我还跟他们谈起来防熊罐的问题,他们说他们都不带,而是带了一个密封袋子,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就应该可以了,而目重量小很多,我回去一定要查一查。 打完水我们生火做饭,吃完以后也没有别的事情干,又进到帐篷里开始休息,并讨论明天的计划。我今天感觉很好,脚不痛,体力也觉得可以,于是我建议明天多走点。古月看了下面路,走17英里的话,有个营地。但是这17英里有不少山头,是个不小的挑战。诗人在我们出发前说:如果你们能走到了50几英里,就肯定能走完,因为后面地势比较平坦,没有太高的山。

我跟古月说:应该没问题,我们走17英里吧。我们前三天共走了14+12+12=38英里, 如果明天走17英里,就是55英里。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背包重量的问题,看到几乎每个全程徒步者背的包都比我的小(很可能也更轻),我觉这是他们速度比我们快的主要原因。我决定这次诗人派人中途来送给养时,我要让他把防熊罐,徒步靴,和其他一些没什么用处的东西带回来,我大概估算了一下,可以减掉5磅多重量!这样减轻重量后,看看会不会走得轻松些。想到减重的好处,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我们走前是让诗人在58.5英里处给我们送给养,但51.6英里处也有一条路可以送给养。我和古月商量,能不能让诗人他们提早来送给养。古月说明天手机有信号再看能不能联系上诗人。

我们商量得差不多了,正准备睡覺呢,这时候营地里来了一个独自一个人徒步的高个女青年 ,她不像我们用帐篷,她用的是吊床 。我看她手脚非常麻利的挂好吊床然后 ,就钻进了吊床休息。不知道吊床重量如何?回去我得做点调查。

晚上起风,我说要变天了,看来要下雨。徒步时最麻烦的事就是下雨。因为担心下雨,我说了好几遍。古月说: 你盼下雨啊?

睡觉前再检查脚指,红肿基本退了。左脚小脚指甲还是黑的,但不疼。唯一还有点问题的是右脚跟腱,隐隐作疼。再贴一片伤湿止痛膏。穿上所有衣服,钻进睡袋。睡前默祷:感谢上帝,让我脚疼减轻!

这几天早上醒来以后,我都要看一下心率。我注意到比我平常的心跳次数每分钟高了十几下。这说明这几天走路的强度非常大。一般在跑马训练的时候,我都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基本上都是高强度训练以后,第2天的心率就回到正常。

这几天徒步辛苦,晚上睡得很香。凌晨,被雨声惊醒,打开头灯一看表:3点10分。还好雨不大,一会就停了,我又接着睡过去了。不冷,没有冻得发抖。

今天晚上又听到狼嚎,没有昨天那么大声,但还是有点吓人的。我把匕首打开,放在枕头边,以防不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ckcountry' 的评论 : 我本来没打算穿五指鞋走的,只因为轻而带着备用的。没想到穿的徒步靴磨脚,没办法。
Backcountry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为什么您选择穿五指鞋走New England, 那里都是花岗岩地质,坚硬无比,山里乱石嶙峋,下雨天尤其不好走,下山比上山难十倍,ankle boots 硬底保护脚板和脚踝。
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写他们的经历,传播这种运动。我以前在Facebook 上写过几年,遗憾的是现在没有那样的内心了。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ckcountry' 的评论 : 谢谢点评,看过好几篇你写的关于徒步的文章,很有帮助!hammock确实很吸引人,不过在PCT上可能不行,因为常在树线以上。
Backcountry 回复 悄悄话 赞一个,偶尔看到您的这个文章,把前面3篇也读了一遍,非常敬佩。谢谢您有耐心把它们生动地记下来。
我看过去年有一个我们中国人AT through-hiker,他说全程用的就是hammack, 减轻很多重量。老狐在PCT的背包他说大约30磅左右。如果全部是ultralight, 可以做到。
AT和PCT特别不是单个人的话没有必要带熊罐,其实只有少数grizzlies出没的地方才真正需要。
请继续!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LF' 的评论 : 我有总的升高的数据,但没有每天的。比JMT差很多。
NLF 回复 悄悄话 不知步道状况如何,升高有多少。17迈不算少。
太幸福了,还可以有午睡:-))
脚不痛了,心情会大好!
NLF 回复 悄悄话 不知步道状况如何,升高有多少。17迈不算少。
太幸福了,还可以有午睡:-))
脚不痛了,心情会大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