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为

人世间所有事情的成败完全在于每一个人是否能够努力去尝试去想然后脚踏实地的去做!
正文

新中国的《大跃进》《人民公社》

(2019-09-28 06:04:56) 下一个

新中国的《大跃进》《人民公社》

 

1958年兴起的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运动,在为新中国建设带来长足进步的同时,也存在的严重错误。以大搞瞎指挥,煽动浮夸风,鼓吹“共产风”为特征的 “左”倾错误,使人民公社运动,大跃进运动遭受了严重挫折,使广大人民蒙受了很大灾难。

使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蒙上的阴影,严重曲解了社会主义制度,同时 给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蒙上了阴影;也给后来时至今日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们制造了复辟资本主义的借口。以至于改开复辟资本主义后反复攻击社会主义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理由!

那么这样一个关系重大的历史事件是如何形成的?   “左”倾错误的责任该由谁来负?至少 是我们以及后人都要明白的问题,不分青红皂白,别有用心全部推在毛泽东的身上,只能为中华民族带来灾难。 

将这样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的历史责任全部推给毛泽东的由来; 

毛泽东逝世不久,邓小平在《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中说:“‘大跃进’,毛泽东同志头脑发热,我们不发热?刘 少奇同志、周恩来同志和我都没有反对,陈云同志没有讲话。”(《邓小平文选》<1975—1982>,第206页。)邓小平这番述说,从而开始了使一些别 有用心的人,不吝笔墨,不惜唇舌,不厌其烦的攻击毛泽东。

邓党们把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运动发生的“左”倾错误——浮夸风、“共产风”、穷过渡、平均主义、 否定商品交换……不分青红皂白,恶意地挂在毛泽东账上,严重的损害了毛泽东的形象,严重的曲解了社会主义制度。

 这就如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之初提出的"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低俗的所谓理论,为后来官僚资本进行残酷掠夺血腥积累提供了思想理论上的依据一样,为社会发展带来了严 重的恶果。

 浮夸风、“共产风”、穷过渡、平均主义、否定商品交换这些问题出现的主要时间; 以上述三股歪风为特征的“左”倾错误,泛滥于1958年6、7、8、9、10月。8月9月,直到次年1959年7月,庐山会议召开才得以基本控制。

1958至1959年期间谁在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 ?  泛滥于1958年至1959年的左”倾错误期间,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刘少奇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由邓小平协助刘少奇两人共同负责。同时邓小平把关主管舆论宣传 口,这些事情,不仅在党内人人皆知,就是党内档案资料也有明确的记录。

 “左”倾错误的始作俑者是刘少奇!    1958年1月,中共中央在南宁举行会议,参加会议的有部分中央领导人和部分地方领导人,会议主要议题是总结第一个五年计划的经验,1958年的经济发展 计划……毛泽东对1956年发生的“反冒进”提出批评。

毛泽东认为1956年进行的“反冒进”,挫伤了群众的积极性,使6亿人民泄了气,影响了经济发展。 

毛泽东认为:1957年第一个五年计划胜利完成,建立起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初步基础,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工商业、农业和手工业三大社会主义改造的胜利实现, 生产力(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完成)、生产关系(三大改造的完成)这两方面的新形势,为国民经济的大发展提供了可能,一个大跃进的局面必将出现。

 随后,即2月13日到23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传达南宁会议精神,毛泽东继续提出对“反冒进”的批评。

 3月9日,中共中央在成都召开中央工作会议。会议作出《关于把小型的农业合作社适当地合并大社的意见》。毛泽东在讲话中提出了“大跃进”的思想。号召苦干 三年,改变落后面貌。 

4月,刘少奇一行从北京赴广州,途中在火车上刘少奇、周恩来、陆定一、邓力群闲聊。从半工半读,普及教育,扯到乌托邦,空想社会主义,进而提出人民公 社,……“人民公社”这个名称,在这里第一次出现。 

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于1958年5月5日—23日,在北京举行。刘少奇向会议作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向第八届全国代表大会第二 次会议的工作报告》,报告论述了毛泽东倡议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会议—至通过了这条总路线。

大会通过的《关于中央 委员会的工作报告的决议》,充分肯定了正在兴起的“大跃进运动”。并号召争取在15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内,在主要的工业产品产量方面,赶上或超过英国。

 1955年8月17日—30日,在北戴河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作出了《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

 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就是这样提出来了。

 在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运动中,刘少奇,  邓小平等一些人头脑发热,曾一度形成为一股“左”倾思潮,严重影响、干扰和破坏了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运动的建康发展。

这股 “左”倾思潮最早见诸于1958年3月成都会议上吴芝圃的发言。他提出河南省今年粮食产量可增产几百亿斤,河南的粮食问题今年可望过关。为此受到毛泽东的 批评。

吴芝圃的发言,对于后来形成的“左”倾思潮还仅仅是一个“苗头”,或“萌芽”。

而“左”倾思潮的始作俑者当是刘少奇。刘在1958年6月14日、6 月30日、7月14—18日、7月19日,在北京、天津、山东的多次讲话,意味着“左”倾思潮的形成;而8月6日他所派出的共产主义试点小组去河北省徐水 县搞共产主义试点,则进一步表明,这股“左”倾思潮以浮夸风、“共产风”……为主要标志。 

对刘少奇上述几次讲话,分述于下: 

1958年6月14日,刘少奇在同全国妇联党组织谈话时,当谈到妇女解放时说,妇女的解放,包括从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要摆脱家务就要普遍建立《公共食堂》。

 他还举了一个例子,说:河南有一个农业社,有500多户人家,其中200多户搞公共食堂,家庭不再作饭了。组织起来之后,出工人数增加了三分之一,从前 200多人作饭,办起食堂后,只需40多人作饭,而且还吃得饱些、好些,还节省了粮食。他并且大胆地预言,到将来我们到共产主义不要多远。15年可以赶上 美国,再有15年等于三、四个美国。再有40年、50年中国可进入共产主义。

刘少奇认为,中国已具备了空想社会主义者所不具备的条件。欧文等人(法国 的空想社会主义者)的未竟之业可以实现了。还说:中宣部印了一本有关空想社会主义的资料,有一段是康有为写的《大同书》,其中提出破九界,即国 家界限、男女界限、家庭界限、私有财产界限……毛泽东讲话也提到康有为的《大同书》(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书中说:“康有为写了《大同书》, 他没有也不可能找到一条达到大同的路。《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471页),空想社会主义的想法,在那时没有实现的条件,现在马克思主义者抓 住了阶级斗争,已经消灭阶级或正在消灭阶级的过程中,这样就把空想社会主义不能实现的实现了。

刘少奇把托儿所、公共食堂,这样—些社会服务性事业,当作共 产主义萌芽,共产主义趋向。这些公共事业办得多了,普及全社会,共产主义就实现了。到了那时,象空想社会主义者所说的,到处有花园,老人有养老院,有戏 院、电影院、图书馆,小孩子多大年龄上什么学,小学、中学、大学。(上引刘少奇谈话,见刘少奇:同全国妇联党组织谈话<1958年6月14 日>[A]人民出版社资料室: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言集,<1958.6—1967.7>) 

1958年6月30日,刘少奇在同《北京日报》编辑人员谈话时说:共产主义社会的基层组织,现在开始实验(当时搞农业合作社并社,小社并成大社,包括 工农商学兵,当时还没有“人民公社”这个名称。这里说的共产主义基层组织,就是指后来的人民公社),恐怕不能像现在这样,种地的净种地,做工的 净做工,现在就要搞工农商学兵。他还作了解释,不能搞单打一,现在农业社已经开始办工厂、商店、银行,服务事业:洗衣房、食堂,学校,还要发枪练操,工农 商学兵都有了。他进一步指出:我看三、四十年可以到共产主义社会。你们看要不要这么长。(上引刘少奇谈话,见刘少奇:同《北京日报》编辑人员谈 话<1958.6.30日>,同前[A]) 1958年7月5日,

刘少奇在北京石景山发电厂同工人谈话时说:工厂要办食堂、托儿所、洗衣店,办学校、办农场,发点枪给大家操练,总之工农商学兵都自己 干。又说:这样下去,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大有希望,不要几年就好了。现在苦干几年很有必要。不然过不了关,苦干几年就不那么落后了。大家干劲这么大 嘛,不计上下班时间,干完才算数,有这么股劲,我看七、八年就行。又说:靠什么?一是党的领导,一是大家努力好好干。大有希望。中国进入共产主义不要好 久,你们大家都可以看到共产主义。现在赶上英国不是十几年,两三年就行了,明年后年要超过英国。这不是假的。钢铁、煤炭明年就可以超过,电要慢点,多几 年,大概五年,五年不行七年,他大都是二年三年。15年超过美国的问题。其实也用不了15年,七、八年就行了。……中国人口等于三个苏联,四个美国。美国 就是多几吨钢和其他工业产品。15年我们要超过整个欧洲(包括苏联)。欧洲共六亿人口,和我们一样,面积也差不多。欧洲几十个国家,不互相帮助,我们几十 个省可以互相支援,发挥地方积极性,15年许多省要超过一个国家,河北要超过英国,河南要超过法国,再一个超意大利,再一个超西德……我们大有希望。前途 好得很。我们在报纸上所以不提二、三年赶英,七、八年超美,是为了麻痹敌人…(上引刘少奇谈话,见刘少奇:在景山发电厂的讲话<1958年7月5 日>,同前[A])。

 1958年7月19日,刘少奇在天津讲话中提出:在并社时一乡一社,政社合一。他说:将来是否叫社,农庄也包括不了,因为有工业,有学校,有商业,又有民 兵,生孩子也有人管,实际上是共产主义的基层结构。这就是组织起来的公社,有农业,有工业,有学校,有商业,生老病死都在这里,这是共产主义公社。(许全 兴《毛泽东晚年的理论与实践》,中国大百科出版社,1993年版,第119、120、175、176页)。 1958年7月14日—18日,刘少奇在山东寿张县视察,有报导说:少奇同志非常关心共产主义生活方式萌芽的出现。少奇同志说:现在有的地方组织了公共食 堂、托儿所、缝纫组等等,使家务劳动社会化。刘少奇对当地的浮夸风,亩产几万斤,大加赞尝,说这是“压倒了科学”,“是一个革命”。并要求当地政府拨出几 百亩地,办一个学校,学生一面学习,一面生产,用这个办法,不要很久,全国人民都能上大学。(《光明日报》1958年8月4日)

刘少奇在江苏常熟县视察 时,一个乡的党委书记告诉他稻谷亩产1万斤,刘少奇反问道,还能再多吗,你们这里条件好,再搞一搞深翻,还能多打些。

(《人民日报》1958.9.3日) 

1958年8月6日,刘少奇派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副部长陈正人,带着康有为的《大同书》到河北省徐水县搞共产主义公社试点。陈正人传达了刘少奇关于搞试点 的指示,还把康有为的《大同书》送给一些人(赵云山、赵本荣《徐水共产主义试点始末》《党史通讯》1987年第六期)。 

徐水县委第一书记张国忠立即宣布“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成立公社,树木归集体,房屋也由公社统一分配,社员实行工资制,社员和干部大搞实验田,计划一亩山 药产120万斤,一棵白菜500斤,小麦亩产12万斤,皮棉亩产5000斤。这些将要发射的卫星庄稼,是在迈向共产主义的人民公社殿堂上空飘扬的鲜明耀眼 的红旗,也只有人民公社才能竖起这样的红旗,一个二分地沼气山药堆就得花几百个人工,成本更是不可计算,这除了几万人的人民公社,那一个普通农业社能够办 得到!(康濯:《徐水人民公社颂》1958年9月1日《人民日报》) 这两篇报导,可以说是浮夸风、高指标风,强迫命令风、瞎指挥风、“共产风”一应俱全。

这是刘少奇、邓小平所把的舆论关口所放的“卫星”新闻,是刘少奇搞的 共产主义试点取得的“成绩”。 

中共徐水县委作了一个《关于最近几年全面跃进规划草案》,送刘少奇看,少奇同志不仅在视察前看过,而且还记得非常清楚,于是少奇同志于1958年9月10 日—11日到徐水视察,作了许多深刻而全面的指示: 

第一,少奇同志感到徐水的“工业发展布局”的规划仍有些毛病,于是引用孟子的话“且一人之身而百工之所为备”,精辟地说明了生产计划安排的复杂性和重要 性。在肯定了这里公社社员要求实物加货币的工资制以后,也同样用孟子上述的话,指示县委,必须慎重考虑实物加工资的比例,以便满足社员们复杂的生活需要。 

第二,少奇同志指示徐水县委按照《礼记》上面的话,修订规划,设法使非生产人员和非生产时间尽量减少。报导说:少奇同志还指示县委对全县工、农、后勤和文 教各方面的人力算一笔细账,又引证〈礼记》上面的话“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野,则财恒足矣!”让县委根据上述细帐,设法使非生产人员和非 生产时间尽量减少。 

第三,少奇同志指示县委要发展高中,以作为发展大学的后备;并且建议省委解书记帮助徐水大学解决三两个教员。少奇同志在知道徐水大学和县科学研究所共有一 部分仪器设备以后,指示说:好呀!你们慢慢地就会办成正式大学,同大城市的差不多,或许比那还好呢!

 第四,由于徐水的公社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实行了全民所有制,少奇同志又告诉人家,全民所有制还并不是共产主义性质的,希望大家努力,争取早日进入“共产主义 时代”。少奇同志对徐水县人民急迫渴望早日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热情和干劲,都给予了最大的鼓舞和赞扬。

 第五,少奇同志还对徐水全县人民的生产和生活作了许多美妙而宽广的安排。(康濯:《少奇同志在徐水》1958年9月18日《人民日报》) 

由于少奇同志做了许许多多的重要指示,到了9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李先念等人到徐水视察时,徐水县已经实现了“一县一社, 县、社合一”。一县一社,即一县一个公社,全县统收统支,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原来各社队的收入统一交县,支出统一由县核拨,供给标准,工资水平全县基本 上一致。

徐水人民公社已经消灭了生产资料私有制的某些残余,徐水全县没有一个小商贩,他们全都实行了供给制。(李先念:《人民公社所见》1958年10月 17日《人民日报》) 

如今的青年一代不懂什么叫“共产风”,不知道什么叫“穷队和富队拉平”,“搞年均主义”,“刮共产风”等等,看了刘少奇在河北徐水县搞的“共产主义公社试点”的 经验和实际情况,就略知一二了。

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在别的地方搞了共产主义的试点,  由邓小平主导的宣传部门大肆宣传下吹向全国各地,   对新中国的《大跃进》《人民公社》的正常发展大有影响,   从中央到基层的许多干部和广大的人民群众意见很大!  

最后还得由毛泽东出面来纠正"左倾错误"收拾残局!  直到次年1959年7月,庐山会议召开才得以基本控制。这方面毛泽东有很多的讲话!

经过毛泽东的批评纠正了"左倾错误"《人民公社》逐渐地走上正确的道路!

但《人民公社》在改开后不久也成为历史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来访和留言。
haiwaiyouzi 回复 悄悄话 从下面邓的这些话看来,邓就是个高级黑毛的首领 !
毛泽东逝世不久,邓小平在《对起草的意见》中说:“‘大跃进’,毛泽东同志头脑发热,我们不发热?刘 少奇同志、周恩来同志和我都没有反对,陈云同志没有讲话。”(《邓小平文选》<1975—1982>,第206页。)邓小平这番述说,从而开始了使一些别 有用心的人,不吝笔墨,不惜唇舌,不厌其烦的攻击毛泽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