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克里曼沙,你太太叫你买Cannoli

(2022-08-12 10:34:43) 下一个

我看《God Father》第一集,被胖子克里曼沙Castellano吸引了。他哪里像一个黑帮老大的副头目,他就是隔壁家的好大叔,好丈夫,

《教父》让有的观众容易半途而废是因为人物面貌在暗暗光影里造成“眼盲”。毕竟男人都穿深色西装,戴礼帽为主,不像女人穿裙子的辨识度高清了。不怕困难,知难而行,再观看时,先记住容易记住的,慢慢突破。比如大哥Sonny 好认,二哥Fredo,差不多看到一半才确认。

记住克里曼沙,我来用画面图解。

开场纽约长滩的室外婚宴,像回到西西里岛的小镇广场,克里曼沙兴奋的载歌载舞,胖子瞬间就是意大利好妈妈捏出的大号通心粉。渴了大口喝酒,与水浒梁山伯好汉不当想让,克里曼沙拿盛葡萄酒的pitcher直接喝,喝完可打郑关西了。然而克里曼沙喝着没忘记教训保利,那意思是气氛是要的,为教父嫁女锦上添花呀,外松内紧是必须的。二战刚结束,好不容易来的和平加喜宴,但时刻要注意会不会被仇家“偷袭”。

  

引起我对克里曼沙注意力拉紧发条的是一款甜品,我看的中文字幕译成“油饼”,太乡土了。好在原版英文,我根据口音查到是意大利甜品Cannoli。

克里曼沙的太太在他执行任务前,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不要太晚,记得买Cannoli。

 

上面第一张是克里曼沙带着妻子去教父庄园,他站起来安慰Michael。暖手一握,传递爱心。

要出门时,克里曼沙的妻子站在门口叮嘱买Cannoli 。又问回家时间。其实女人知道即将一场血雨腥风,但希望丈夫回家的天伦之乐。两个男孩子在边上玩。克里曼沙叫保利倒车时,小心孩子。克里曼沙的细致可见一般。诚如教父说过,孩子和女人可以粗心,男人不可以。

出卖教父的车夫保利开车去城外,自己去路边站着撒尿。保利被车厢后坐的弟兄枪杀了。克里曼沙一泡尿的功夫完成除内奸任务。走到车门,让手下把买好的白盒子给他,里面是太太要的Cannoli。

这之前,他去哪家Pastry西饼店买的呢?没有透露。我猜是婚宴期间第二个找教父解决困难的西饼店主。他的女儿和假释的意大利俘虏安索好上了。求教父把安索留下,不要遣送回去。这里引出了二战战俘问题,内容不述说。好电影,是一团毛线,拉得出慢慢长长粗粗细细的线头。

前脚离开杀人现场,提着Cannoli,后脚估计回家一趟,上岗待命,克里曼沙大叔在安全房给二十个男人做饭,人家西装革履,他前面还系着白围单。

他去喊窗外院子里落寞的Michael听电话,他的叫法从Michael的昵称,像Mike,再叫Migi。那是自家人的亲切。老教父在医院危在旦夕,克里曼沙却举重若轻,心理素质过硬。他好像不是等着去火拼仇杀。他悠闲地教Michael怎么说出对女友的爱。 

这几分钟着实好看,一个长辈的关怀,过来人的经验。此时克里曼沙一边打开番茄sauce 罐头,一边开番茄Paste 罐头。番茄酱与番茄膏不同。镜头也不忘记给水池边几只红番茄闪过。

饮食男女是一路。克里曼沙即刻教Michael怎么做地道的家乡菜,说给二十个男人。他聪明地预料Michael会接替教父的位置。

克里曼沙说加糖是他的秘密。十足的厨师长说话口气。感情克里曼沙家原来在曼哈顿开餐馆。

为了致敬电影里的Cannoli,那是黑帮电影里的家庭氛围,老教父最为看重的。我昨晚放下各段视频评论,简中媒体的文字与视频评论,都往复杂里剥洋葱皮,没有提到Cannoli。我查城中意大利店,得来不费功夫。近的是多年前我每周要经过几次的西西里的咖啡店—Sicilian SIDEWALK CAFE。它家位于College街712号,小意大利区,上午11点开到晚上10点,周五周六11点。1959年开业至今,在Montrose街拐角,故它可用两边的露天座位。

厨师长躺平休息在沙发上,我决定一个去西西里。路上脑海里都是电影画面,和各种评论。不是周末,外面只有几张台坐满,里面也散落几位客人。店堂不小,十多张台子。没有时尚的装饰,是亲民的街坊店。

我看着玻璃门边贴着的价目表,找到了Cannoli,四元多一只,厨师长说不爱吃,外面皮厚硬。这算是我一个人的奢侈,再点一小杯咖啡吧,价目表上不少咖啡名字,我看不懂,贵的要九元。进门,柜台后架上排列着很多塑料冰淇淋盒。这家冰淇淋出名的。

姑娘很和气,我付二十元纸币,她开心。我想给小费,她说不必担心,不过我还是找出硬币,她指台上的很小的冰淇淋纸杯,里面有几个。她问我坐外面吗,我说好。

等我坐下几分钟,咖啡来了。我还给厨师长汇报了我的位置。因为十几年前,这里一个黑社会分子被枪杀了。小意大利区呀,人家有西西里人的传统规矩,警方都懂。

我沉浸在电影里,等待中。咖啡喝完了,Cannoli怎么没有来。二十分钟过去了,难道女招待收了钱不认账了,黑吃了?我不相信。另一个姑娘对顾客也是非常温和,可能是常客,要给她小费,她都不必了,好像为客人捂紧钱包对付通胀意思。两个小姑娘,街坊的,买了冰淇淋,拿在手上走回去了。连那个坐一边的亚裔男客人也吃喝完走了。将近九点了,我进门询问。第二个姑娘说抱歉。过一两分钟,前面的姑娘出来了,手里拿着塑料外卖盒,说多给我一个,她给我挤眼睛,可爱温柔。

我这样的人哪里会得寸进尺。出门在外,有时吃亏就是便宜。特别在西西里的地盘上呀。我打开,拍照留念,再尝了两口,甜。打包回家。就像克里曼沙提着盒子给妻子。

我指给厨师长看两张街景照片里的红色,是很有点电影画面的意思吧。特别是那辆白车,好像克里曼沙的人会即刻出来,横扫仇敌。车的后面,右面的红色灯是Matro超市,左面的红色灯是Shoppers 的药店。此地是小意大利区的中心。

导演是白羊座,我们生日接近,难怪我看得要用力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老皮卡。音乐也经典,贯穿三部。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教父》属于经典的老片,非常耐看,看两遍才能理解更深。男主角演的特别好!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看完了《教父》三部,记住了Michael的一句话,做诚实的人是很危险的。连教宗在电影里都被谋杀,因为他是正真信教的人。

第三部,处处有致敬第一部的,连同第一部提到的甜品Cannoli,在第三部,被用做杀人的道具。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双子。我只敢小声说,我对闻香那部,没有特别感觉。觉得咆哮过分了。倒是第三部,他与女儿共舞这段,更有意思。致敬了第一部开场婚礼老教父与爱女共舞。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Cowwoman。我今天下午看第三部。龄说她早就看过三部。
灵动的双子 回复 悄悄话 这几天也在看教父,不得不佩服柯波拉的导演技巧。al pacino的一双眼睛都是戏,他是成也教父败也教父,他说成名后就沉溺于酒精和毒品,除了女人香以外再也没有好片子。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教父一是圆满的结局,算是喜剧。老教父逃离了意大利,在纽约成了协调各种关系的大亨。最后死在和孙子的嬉戏中,他原谅了杀死大儿子的仇敌,盼望家族能洗白。
教父二是悲剧,小教父麦克尽了很大的努力,也无法洗白,还妻离子散,盼着他家能不涉黑的妻子最后绝望离开他。最后压不住,他为了保全家族,失去了二哥。
这电影不看点评,不容易懂。这也是为啥在电影届里声望如此之高。说中国人家族情感复杂,意大利这家族情感也更错综复杂。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默默。住城里的确方便。但是也有不便。哈哈。就在我去买Cannoli的前天中午,我去寄信。路上,一个黑人骑自行车从人行道划向车道,几乎撞了我。其实,他上一秒刚偷了旁边送外卖小哥的自行车。小哥醒悟过来,拼命追,身上背着大包。我看着远去的背影,无可奈何。我拉紧我的小皮包。不过,仍然会散步。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Cowoman 好。上面默默对Cannoli的评价中肯。你不妨配咖啡。我昨天早上就是吃了未吃完的那个。我想吃食物有时是品里面的另一层内涵。我刚才刚补完《教父》2的结尾。它的确与1各有千秋。我觉得在意大利电影The Best of Youth 里的西西里岛,有明媚的一面,我看过三遍了,是五年里。
2的结尾,二哥在湖上小舟,知道自己的命运即将结束,不停祷告,向圣母玛丽亚。
这部电影,有太多值得深思的。
陈默 回复 悄悄话 《教父》这样的经典之作确实值得细细品味,想觉晓这样看细节并体会背后的意味。

觉晓你们这样真是充分利用了住在都市的好处,体会不同的文化、美食、人文。我以前也很喜欢这样细细地品味曼哈顿,随意走一个小区域。疫情后好像没有了这份兴致,毕竟我不像你们这样抬起脚就到了,我还得做公车、得考虑回程的时间,加上社会治安和防疫的种种不利,让我懒得大动干戈地出门了。羡慕你这样的都市生活,好好玩,写来与我们分享,让我们也沾光了。

Cannoli 我也不很喜欢,嫌炸得起泡的外皮口感太硬,里面的填料也有点过于甜腻。不过如果配着咖啡吃个新鲜的,也很美味。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觉晓,我鼻子还是很不容易闻到气味,不过,看了你的文,我准备今早去买一个卡诺丽。估计吃不出味道。喜欢看你分享的教父。教父的音乐,场景,故事都很匠心。意大利的服装,文化也很精致,豪华,美丽。我去过两次,都是米兰和瑞士交界的阿尔卑斯山脚,没去过罗马。我看了教父,以后去就去准备去西西里。:)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游海儿。第二部我仍然没有看到结束,是第一部反反复复看了。第二部涉及古巴政变,想到《百年孤独》里提到美国香蕉公司。
第一部里开场第一段,我想到唐山打人事件。第二部的登陆新大陆,纽约爱丽丝岛,群众场面大,有纪录片真实感。实在是看一部电影了解美国方方面面。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太爱北京了。重看经典电影啊。我觉得这比追某些长长国产剧有意思。每个年龄阶段会有不同体验。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码农。我的只是小小感想,电影是巨片,导演当年把剧本拆开,一页页重新贴本子,空白处写了不少。
游海儿 回复 悄悄话 超喜欢的影片,都是经典镜头。还有老二被杀时的小船,令人叹息。
太爱北京了 回复 悄悄话 高中时看的录像带已经记不清了,还真没吃过这款甜品以后买来尝尝。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看你的评论,比自己看有意思。好多细节都漏了也不记得了。我住的城有两家买 cannoli 特别有名,队伍排的老長,在那附近逛,也總看見人手一只白盒子。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Cowwoman ,你好。在《教父》1,第一个求教父去给把女儿打伤的两个年轻人惩罚的,是开殡仪馆的老板。教父叫Tom(军师),把这件事交给克里曼沙去处理,下手不用太重。这里就显示克里曼沙在教父下受到重用
网上有说扮演克里曼沙的演员,本来是此道上的,某帮派主的侄子。所以自如的很。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cowwoman。昨天看见城头新闻里川普提到第五修正案,在《教父》2,麦克在听证会上也提到用第五修正案。记得这部里参议院对麦克当面的用言语鄙视意大利人。而在听证会上打起族裔牌,夸意大利移民对美国的贡献,他们最勤快。政客的丑陋无比赤裸裸。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弄弄。你说的大概是第二集。他没有出现,有提到他去世了。我看了第二集大部分,又重回炉再看。还想读原著。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她这个是教父一,看麦克和老头在饭馆谈话准备杀人的场景确实是一。我也超喜欢Al Pacino。教父是绝世之作。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的文章。我粗粗看了教父一,对这个胖子都没印象。每个人的注意力真是不同。看完教父一,我无比崇拜马龙白兰度演技。意大利人不容易,在美国永远洗不白,只能走黑道。现在不一样了,意大利裔佩罗西是议长了。时代在进步。

我也喜欢科诺里。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这可能是教父的另一版本,我看是那个名演员叫什么来着?演的,这个和那个不大一样。我去搜索一下,挺好的,不同的故事:)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电影照片是我用手机拍ipad 屏幕,不是选用网络照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