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雨轩

追梦是潇洒,忆梦为绮丽,圆梦最灿烂!当心弦被拨动,人间正是沧桑!我的梦想加园!
正文

母亲和县委书记一家的故事

(2019-05-17 22:16:59) 下一个

每年的母亲节,儿子和女儿通常一早就准备好了贺卡、礼物和蛋糕,一家子开开心心地给我过母亲节兼生日(这两天往往紧挨在一起),令我这个做母亲的心里感到特别的踏实、满足和幸福。也是在这个日子里,我特别思念天堂里的一个人,那个生我养我、以她的善良坚韧深深影响我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农村老太太,她就是我深爱的母亲。

 

我的母亲出生在粤北山区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山村,外公是解放前国民县政府的一个财税官,经常要下到各乡镇里去巡查,工作可说是十分繁忙,因此他在老家乡下购置了良田大宅,用来安顿家小。外公外婆那时已结婚多年,先后生下了五六个孩子,但仅有母亲存活了下来。由于外公长年在外,外婆和母亲在乡下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在母亲11岁那年,外婆又怀孕了,全家人都很开心,小心翼翼地期待着新生命的降临。有一天,久未回家的外公突然被一顶轿子送回了家,原来外公不幸得了重病,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他强撑着命人送他回家见妻女的最后一面。正值壮年的外公很快就撇下妻女,还有那未出世的儿子离开了人世。

 

自从失去了外公这个顶梁柱,这个小康之家就迅速走向了衰败。为了养活一对儿女,外婆在几年的时间内被迫把外公留下的田地和房子都先后卖了,但生活仍然捉襟见肘。虽然年龄不大,但身为长女的母亲不得不外出打工挣钱,帮人插秧、割草、放牛,晚上一回到家,就帮着外婆照顾小舅舅,以期尽量减轻外婆的负担。

 

五十年代中期,年轻的母亲经人介绍,去给当时的县委书记(也是我们县的首任县委书记)做保姆,主要是照顾他们家的四个孩子。母亲提出不要工钱,只希望允许她的幼弟和她同住他们家,并在县城当地的小学上学,书记同意了母亲的这一请求。从此,母亲每天起三更睡半夜,悉心照料县委书记一家人的起居饮食,接送他们的四个孩子和小舅舅上下学。身居要职且工作繁忙的县委书记,没有当官的架子,倒十分尊重母亲,有空时还会指点一下舅舅的功课,这使得母亲非常感动。虽然在书记家做保姆的时间不太长,但勤劳、善良、能干的母亲,仍然赢得了书记夫妻俩及孩子们的信任,并和他们一家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

 

在后来的文革运动中,县委书记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常被造反派批斗关牛棚,那时他们家大的孩子已陆续下乡去了外地,最小的孩子则还在上小学。当时已回乡结婚生子的母亲,看到书记两夫妻整天被人揪去批斗,年幼的孩子忍饥受饿,无人照顾,感到十分心痛,因此母亲不时带一点乡下的番薯芋头和豆子等,偷偷送到城里老书记家,顺便给孩子做一顿简单的农家饭菜。

 

文革的中后期,县委书记一家被下放到了农村,进行劳动改造。在那个人人自危黑白颠倒的年代,周围的人都对这个反革命分子”家庭避之不及,恨不得马上跟他们划清界线,但是母亲,这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农家妇女,硬是从家里不多的口粮里抠出一点吃的,偷偷送给家徒四壁三餐不继的书记夫妻和他们的孩子,母亲说她还曾带着三、四岁的我,走远路去探望老书记(可惜我全不记得了)。母亲就这样以她特有的质朴的方式,帮助着与她仅有短暂保姆之缘的老雇主一家。

 

文革结束后县委书记得到平反官复原职,再后来又升职调去了省城,但他对母亲在他们家最困难时期给予的帮助十分感激,80年代末他回到我们县里省亲,还特地把母亲和舅舅(他当时已是县里的一名干部)请去叙旧。90年代中期,母亲来省城帮我带孩子,老书记闻讯后,特地找了一天叫齐他的四个孩子,并派他的警卫员开车来到我家,把母亲接去省部委他的家里团聚。据母亲回来说,已近耄耋之年的老书记夫妻俩见到母亲,显得十分激动,他们的孩子也很高兴能再次见到当年的保姆姐姐,小四子说永远都记得母亲当年煮的那些番薯粥、芋头饼,是他人生中吃过的最美味最可口的佳肴。

 

那是母亲跟县委书记一家最后的一次见面,不久后我就出国了,母亲也回到了乡下老家,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母亲继续平凡而卑微地生活着。母亲这一辈子永远都在为他人着想,她善良、坚强、有担当,极富同情心,母亲就象一支小小的蜡烛,点燃自己,照亮他人,在沉沉的黑暗中透出一丝丝温暖和光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潇潇雨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eYOUsure' 的评论 : 谢谢朋友,周末愉快!
潇潇雨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byoung' 的评论 : 我从母亲零碎的话语和回忆里整理出了这个故事,也从中更深地认识了母亲。
潇潇雨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不羁的云' 的评论 : 母亲自己没多少文化,但很敬重有能力有良心的文化人。
潇潇雨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购物不狂' 的评论 : 母亲那一代人日子过得确实很苦,但人很朴实。
潇潇雨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应该是的,除非因为是小地方,政治运动比别的地方搞得迟。
潇潇雨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是呀,文革真是害惨了几代中国人。
webyoung 回复 悄悄话 令人感动,这故事太好了。
不羁的云 回复 悄悄话 赞你有这么好的妈妈!
购物不狂 回复 悄悄话 你妈妈真吃了苦。
areYOUsure 回复 悄悄话 感动!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文革中后期,官员肯定绝大多数己复职,应不在下乡,下乡应七o年前。
smithmaella 回复 悄悄话 感动!这才是中华民族的人呢。Mao贼害苦了中国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