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雨轩

追梦是潇洒,忆梦为绮丽,圆梦最灿烂!当心弦被拨动,人间正是沧桑!我的梦想加园!
正文

木棉花开

(2018-06-30 16:31:06) 下一个

进入盛夏时节的多伦多,到处都是枝繁叶茂的树木,枫树、橡树、梨树、桃树,汇成了一道道绿色长廊;路边、草地、公园、山峦,铺展开一幅幅浓荫画卷。

 

也许今年春天时雨水充沛,家附近公园边上那几排枫树和橡树长得特别高大挺拔,层层叠叠的绿叶在枝桠间伸展着,挨挨挤挤地,在草丛里投下一片浓荫。孩子们在大树间跑来跑去,他们跳跃的小身影在我眼前晃动着,开心的笑靥绽放在如花的脸庞上。

 

我顺着环绕社区公园的小路,慢慢地欣赏着这沿途的美丽风景,脑中不时浮现出一些景象,那些久远的已有些泛黄的记忆,那一簇簇如燃烧的火炬般热烈的木棉花,此时清晰地撞击着我的心怀。

 

我的故乡,位于群山环抱的一座粤北小城,那里山清水秀、树高林密,四季鲜花常盛,有白色的玉兰花、红色的杜鹃花、黄色的菊花、粉色的桃花,但我最喜爱的还是火红的木棉花。

 

那时故乡的小城到处都有木棉树,公园里、道路旁、草丛中都可见它们的身影。每年早春,木棉花开满枝头,高大的光秃秃的树枝上首先绽出硕大的红色花朵,一簇一簇地挂在树杈上,如一盏盏红灯笼,木棉花瓣红红的,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绚丽,远远望去,娇艳似火,甚是撩人心扉。

 

三四月份过后,木棉花落,新叶萌发,并长出了长椭圆形的蒴果,慢慢地树上的枝叶更多了,郁郁葱葱,如一把把撑开的大伞。初夏时分,蒴果成熟后果荚裂开来,裂开的果实露出棉花一样的白絮,柔软的棉絮随风飘散,朵朵如雪花飘飞。

 

记得上中学那会,学校附近有一家电影院,影院前面是一个公园,公园里没有鲜花和草地,只有高大的梧桐树,还有许多错落有致的木棉树。每年春天,是木棉花开得最茂盛的时候,无数个清晨和傍晚,我和班上的小姐妹们一起,总喜欢结伴去那些木棉树下捡木棉花。只见硕大的木棉花点缀在灰黑的树枝上,花朵饱满丰硕、柔韧厚实,色彩鲜艳,如焰火般热情奔放,一眼望去,似乎整棵树都在燃烧。当我站在树下,正低头俯身捡拾木棉花时,一阵风吹来,从树上会落下一些小水滴。而当我抬起头来,不经意间看到有木棉花离开枝桠,在空中一路旋转而下,最后地一声落到地上,于是女孩们的手上就又多了几朵新鲜还带着露珠的木棉花。

 

那时小城的天空还是蓝色的,清澈纯净如宝石,每当我经过公园看见那些木棉树时,总觉得它们是那么的高大、挺拔、粗壮。站在大树下,树影婆娑,丝毫感觉不到夏日的炎炎气息。向上仰望,树姿巍峨,枝叶嫩绿,顶端是蔚蓝色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偶尔几只小鸟飞过,就勾画出了一幅美丽和谐的画面。

 

如今那个电影院早已被推到,那一大片的梧桐树和木棉树也已被砍伐掉,变成了豪华气派的政府机关所在地以及漂亮宽阔的广场。煦暖的春风依旧年年轻拂着,但没有了满树绽放的鲜红来随风摇曳和迎合,自然也没有蜂鸟和蜜蜂来寻找和采集淡黄色木棉花蕊里的蜜汁。

 

时光匆匆,岁月的河流虽然冲刷掉了故乡江畔青青小道旁的木棉树,木棉花未开,但是青春年少的欢笑总是灿烂无忧的,那些高高向上的木棉树早已根植在我的心中,火红的木棉花也已执着地盛开在我的生命内外,直至永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